红糖糍粑

特色小吃,欢迎品尝~
主刀乱,鹤厨,爱全本丸
墙头众多,杂食
另在英美/楚留香中反复纵跳~

婶婶今天又疯了(六)

又名婶婶那些年和四花F4之间的黑历史(bushi)

不知不觉写完就要翻天了。。。。民那すみません!

啊般喵,此处吐槽一下。。。。。这孩子自从回家以后就处于被鹤球持续性追杀的情况中,有他没鹤有鹤没他,光忠完全保不住他。

祈福10点的小豆,虽然我没有谦信QAQ

-------------先给我个小蓝手吧明天早上看吧好晚了快去睡了-----------

在众多的刀剑男士中,有四个人一直是众多审神者眼中永远的高人气存在。

他们的掉落方式从日常地图的敌军手中拯救到每天的锻刀炉中范围广泛,但依然有大量的审神者上任接近一年依然没有接回他们;他们的外貌俊美,其中更是有人靠着一张脸直接威胁了三日月宗近看板郎的位置(bushi);他们是万千少女心中的梦,也是。。。。。。。

“我最不想回忆的黑历史。”婶婶黑着脸啃西瓜,“特别是他们没满级的时候。”

是夜婶婶带着一群小短刀一起收看一部非常报社的深夜美食纪录片。光忠实在看不下去婶婶和一群短刀一起对着屏幕里的烧烤流口水的样子,背着鹤丸拿出了白天在井水里镇好的西瓜,让婶婶带着短刀们聚众吃瓜。

信浓作为话题发起者在婶婶怀里抬头:“为什么是黑历史啊?”

婶婶暂停了视频,把秋田从毛利的魔爪下拯救出来:“想听一下他们四个当年的故事吗?”

药研专心吃瓜:“又名大将的血泪史。主要人物,一期尼,莺丸老爷,江雪老爷,大将。配角有我,也有几乎是大半个本丸吧。”

厚从西瓜间抬头:“现在大将还觉得一期尼吓人吗?”

婶婶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古人有云,防火防盗防一期。。。。。也不对,唉。”

“不要被一期他们几个现在的样子骗了。今天婶婶就来讲讲当年的他们是怎么样的吧!”

 

 

 

 

 

诸位都知道,婶婶和鹤丸的恋爱关系几乎是在两人一见面就确定了,所以婶婶对于同为四花天团的一期一振和江雪左文字的好感度也是不低的。

本丸开荒初期,婶婶错误的赌了刀。赌刀的结果就是婶婶很快很欧的接回了全体四花,但是婶婶也就没多少资源修刀了。对于一个新手审神者而言,没有资源修刀的意思就是。。。。。

“阿鲁及!山姥切君又中伤了!”“阿鲁及我们的玉刚不够修蜂须贺君了!”“啊啊啊阿鲁及乱被敌刀砍成一血了QAQ”

婶婶在崩溃的边缘反复纵跳,最后发现作为四花的鹤丸一期江雪和莺丸虽然受伤了修刀要用的资源很多但是他们实力在,所以反而更容易打过诶!于是。。。。。。

“一期尼大将别给乱梳头了让你现在和江雪老爷出阵桶狭间。”“莺丸大人别喝茶了阿鲁及叫你去出阵了。”“鹤先生您别处理文件了,长谷部刚刚从炉子里出来了你快出阵吧!”

一期:(▼ヘ▼#)我要弟弟。

莺丸:(▼ヘ▼#)我要喝茶。

江雪:(▼ヘ▼#)我要和睦。

鹤丸:(▼ヘ▼#)我要媳妇。

终于有一天,一期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他冲向了婶婶的天守阁!他打开了门!他。。。。。

华丽的打出了GG。

好不容易和媳妇独处的鹤丸:谁来都会一个死字。

每天都没法愉快的和弟弟们一起愉快玩耍的一期觉得这样布星。终于,一天他受伤后泡在手入池子的时候,他和婶婶进行了一场对话。

一期:“阿鲁及我觉得你这样不好。”

婶婶:“怎么了?你是说今天去阿津贺志山吗?不好意思啊我没注意到检非让你受伤了。”

隔壁手入好了的鹤丸发出了死亡警告。

一期清清嗓子:“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

“阿鲁及你一直不去池田屋!弟弟们就一直不能极化!阿鲁及你听说过极短爸爸们的威力吗!”一期瞬间面目狰狞,“以后还有夜战啊!到时候没有弟弟们怎么办!”

婶婶蹲地抱头:“弟弟们等级不够嘛,再等段时间我就让他们去池田屋啦!”

一期如同贞子爬出电视机一样想要爬出手入池子:“阿鲁及放弃吧!三日月殿不值得!弟弟才值得!他又不能夜战!”

婶婶泪眼汪汪:“他不是你媳妇吗?”

一期茫然:“有这事?”

“不管!弟弟赛高!阿鲁及你别这样!”

当然这次事件的结果就是护妻心切的鹤丸最后把快修好的一期又打成了轻伤。而自此之后,甭管谁告诉婶婶一期温和谦让儒雅有礼,婶婶回忆起的都是那犹如OOC一样的恶鬼一期。。。。。。

但不满婶婶这疯狂的出阵安排的不止一期一个人。江雪和莺丸也觉得这样不行。

莺丸采取的是曲线救国:“鹤丸桑。我觉得阿鲁及现在这么疯狂的让我们出阵阿津贺志山找三日月殿,你就不怕他来了以后和你争宠吗?你要不劝劝阿鲁及?”

鹤丸表示不怂:“这事你去找小狐丸,他怂恿的。”

就此,一句话,本丸内部第一次内战开始了。主战方为莺丸联合了一期和粟田口众多的弟弟们,防守方为小狐丸和三条家其他人(那时候只有今剑和石切丸)还有被拉来的笑面青江。双方打得天昏地暗,草木低伏,没有被拉进战场的其他人哭爹喊娘的去找婶婶。等婶婶出现在战场上拉架时,小狐丸已经被莺丸打得满头包了。

在了解了事发的全过程后,婶婶严厉批评了莺丸:“再怎么样也不能殴打同事啊!再说了,小狐也就是想念自家弟弟而已啊,你看到时候大包平实装了我也这样帮你接他回家啊!”

莺丸不说话,一期被鹤丸又要数落到地上了。这时候,不知道谁说了一句:“只是接自家弟弟吗?我还吃小狐三日嘞。”

。。。。。。大战再起。

这件事的直接结果就是后来小狐丸接过了去阿津贺志山的任务。但是莺丸由于婶婶一句“帮他去接大包平回家”成功变身复读机,以至于婶婶后来真的接回了大包平以后,看见莺丸的第一反应都是“大包平来了吗?”

最后是江雪。他很安静,但是也很直接。

出阵:“无论如何。。。也避免不了战争吗?”(盯)

婶婶:“那个啥,战争分正义的战争和非正义的战争,江雪我们是在为了正义而战啊。。。。”

“通往和睦的道路,没有吗?”(盯)“江雪你别看我就算你看我也没法物理和睦的啊!”

“。。。并不高兴”“江雪你拿誉飘花了啊。。。。。。”(盯)“我错了!”

婶婶深刻的觉得,江雪小公举不说话或者只是看两眼,她就要升天了:“江雪我们要和睦!”

。。。。所以江雪满级当天婶婶买来了全套《金刚经》,恭恭敬敬的让他老人家钻研佛道,并且只要被他看一眼,什么条件都答应。(小夜想修行?好的所有人靠后让小夜先出门!)(宗三不喜欢现在部屋的窗户?好的我们立马拆了重新修!)

 

 

婶婶默默回忆完了当年这群四花太刀的故事,有短刀嘻嘻哈哈的说:“但是不管当初其他人给您留下了怎样的心理阴影,鹤丸桑还是对您一如既往的宠啊!”

“我怎么了?”门口白影浮现,“啊你们果然都在这里。”

婶婶立刻朝药研身边缩,鹤丸无奈扶额:“知道自己没做对朝药研身边躲也是没用的。说了你多少遍了,不要贪凉不要吃太多湿气重的东西,脾虚就不要吃冰西瓜啊。光坊又宠着你乱让你吃东西,回头我去说他。在看什么?烧烤?你想吃吗?不行的哦,这个吃了你上火,而且你咳嗽还没好吃这个又严重了怎么办?今天晚上睡觉也别开空调了,又着凉了什么都别吃,还有啊。。。。。。。”

有短刀悄悄吐槽:“我们家这位鹤丸君是OOC了吧?”

鹤丸一秒转头过去:“嗯?”

婶婶无力的抓住鹤丸的袴:“亲爱的,夏天不吃西瓜那还叫什么夏天?夏天不吹空调还叫什么夏天?”

鹤丸一把拖起婶婶:“不吃西瓜我给你准备了凉卷,不过一天也不许吃多了,那个糯米的吃多了消化不好。没有空调就抱着我睡啊,不是说我身上凉快吗?好啦很晚了大家都去睡吧,等下极短一队再去一次江户城内,没有数珠丸就早点洗洗睡了,我看一期又要发疯了。药研你也管管。”

短刀们发出了“你懂得”的窃窃笑声,药研吃干净最后一点西瓜抹干净嘴:“知道了鹤老爷。行了诸位今天八卦也听够了,整理行装准备去最后一次出阵,回来我还想泡个澡呢。”

“知道了!”

“哦哦,是远征部队!”今天的近侍一听就知道是谁,婶婶探出头去:“让他们去休息吧,晚上别出门了。”

鹤丸蛮横的打横抱起婶婶:“他们休息什么!吉行,三队再出门!”

过来收拾东西的光忠无力叉腰:“鹤先生你不能这样折腾我们长船派的独苗苗啊,我觉得长光也没做错什么啊。”

鹤丸面无表情的公主抱着婶婶:“光坊你再说一遍?这熊孩子不仅勾引我老婆喝酒,还。。。。”

婶婶一把捂住鹤丸的嘴:“够了!别说了!咪酱让般喵出门,求求你们让我清净一点啦!”

身后准备出门的药研拉走看热闹的乱:“行了别看了。”

“咱们本丸的四花F4,只有这位的黑历史是太多的狗粮,咱们是吃不完的啊。”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