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糖糍粑

特色小吃,欢迎品尝~
主刀乱,鹤厨,爱全本丸
墙头众多,杂食
另在英美/楚留香中反复纵跳~

I am the 婶 which is god choose
π_π

白夜(十六)

年底了,期末了,死线了!!!!

会计啊,毛概啊,线代啊!!!!

这次真不是我要咕咕了,这学期我再挂科你们可能就见不到你们可爱的糍粑了。所以从今天开始到1月5号我正式回到家为止,全系列(包括白夜和日常吐槽)全部停工

等我考完试回家了,等风头过去了,我带着大家上高速兜风~

爱你们哦~

----------------------------------------划水的一更--------------------------

“敌在本能寺”这句话白夜是不知道有什么问题的,但是一众织田刀听了差点没集体心肌梗塞,还好又都缓了过来。在狐之助那里拿到权限允许多带人以后,白夜叫来了所有人在大广间待命。

一众人戎装跪坐,看着白夜和狐之助确认着什么。这个本丸一共其实有两只狐之助,出阵一只,内政一只,一直被白夜威胁恐吓(?)的是出阵的那只,今天把内政的这只叫来也不知道为了什么。

一番确认后,两只狐之助坐好给所有人行礼:“我们确认了审神者大人的灵力可负荷状态,建议是审神者大人带领大约四队部队出阵,其他人留守。”

众人哗然。一般审神者带领一队部队出阵还有时间限制,自家审神者可以一次性带四队同时出阵?

本丸里资历最老的切国第一个不同意:“本能寺不是难度多大的战场,大家的练度也都不低了,我觉得最多带两队出发就可以了,不,两队是不是都会负荷太大了?”

平时陪伴部队出阵的狐之助资历更老些,笃定的摇头:“四队是我们确定的数字。按审神者大人的灵力,或许更多的人出阵都可以,但是我们需要有人留守在本丸以防有任何的不测。”

另一只狐之助舔了舔爪子:“放心吧,审神者大人灵力超群,而且她和一般的审神者还不同,作为某些历史的经历者,时空对她的排斥不会和一般审神者一样那么大。换句话说,只要审神者自己的灵力撑得住,不引来检非违使的话,审神者大人可以在本能寺的战场上想呆多久呆多久。这次的敌人也不是普通的时间朔行军,还是多带点人小心为上。”

大家都有些目瞪口呆,白夜倒是没说什么,拿着资料在研究本能寺之变的相关知识。坐的和狐之助离得近的和泉守小心的低声问狐之助:“你给我透个底,我家大人的灵力到底有多强?”

狐之助顿了下,确定白夜没看他们:“一般的审神者我们按照灵力可以划分为从甲到丁四个等级,甲之上的我们称为‘地’,‘地’以上是‘天’。现在‘天’阶的审神者全政府不过两个人,都是身处要职的重要人物。可依我看,白夜大人的能力,特别是灵力,不亚于那两位‘天’阶的大人。”

和泉守倒抽一口冷气,被安定一把捂住嘴。堀川有点发蒙:“那大人怎么不在政府工作,还跑来领导我们啊?”

狐之助轻轻摇头:“这个我不清楚,你们也别问了。。。。。但是灵力是可以通过锻炼继续提升的,白夜大人的能力还没到她的天花板呢。”

老资历的狐之助咳了一声,众人立刻收声。白夜没抬头,手上工作面板已经打开了七八个界面:“咱们在这个战场就没过败绩,但是得慎重。除了本丸里已经满级的切国,鹤丸,退退,安定,清光,乱,蜂须贺,鸣狐,已经修行过的药研,九十级以上的人我们还有几个来者?”

近侍的长谷部立刻报数:“目前我还差一点就是满级,宗三,石切丸,笑面,一期,鲶尾,骨喰,前田和小夜目前在九十级以上。八十五级以上的有光忠,莺丸,江雪,萤丸,歌仙,堀川,和泉守,大俱利,山伏。还有八十级以上的就是源氏兄弟,陆奥守,狮子王,同田贯还有大太兄弟了。”

白夜数了数:“人数超了。就从八十五级以上的人里挑。”

这下报到数的可不管什么希望白夜少带人了,一个个把手都要举到白夜鼻子底下了。白夜抬头:“急什么,我再看看。长谷部,你和切国谁留下照顾本丸里的事?”

长谷部立刻和切国眼光里对战十万八千次,然后缩在一团激烈的讨论起来。药研叹了口气:“大将,我虽然修行了也链结完了,可还没正式上过战场。要不这次我就留下吧?”

长谷部和切国闻言抬头都愣了,白夜揉了一把药研的头:“不,你去。你不想亲自报仇吗?”

药研叹了口气,转而不说话开始整理自己的东西。白夜瞄一眼众人都要吵开锅的架势,无语的拿出一个筛盅:“点数超过五的就不去了。”

众人立刻摩拳擦掌起来。狐之助淡定舔毛,眼看着大广间变成了赌场,互相甚至还赌了一盘油豆腐。

白夜收好资料,拿出一个签筒虔诚的捧在胸前:“三清大帝在上,保佑弟子旗开得胜。”

一来就扔了个一的鹤丸好奇的凑了过来:“大人你在干嘛呢?”

白夜不答话,使劲摇晃签筒,很快摇好了签。鹤丸抢先一步捡起来,却发现上面什么都没写:“您这是算的什么卦啊?”

白夜笑了笑,手一抹签上才现了数字,是一个“九”:“这个是我才知道的内容。问卦的内容不能让别人知道,结果也无需告诉他人,心里有数就好。”

鹤丸嬉皮笑脸的凑过来:“咱们还算别人啊?”

白夜弹了个脑瓜崩给鹤丸:“这种事情不能开玩笑。”

鹤丸捂着脑袋叫疼:“鹤本来就秃,您下手又太重了吧!”

白夜看着还在摇色子的众人,伸出几个指头给鹤丸揉刚刚被她弹着的地方:“无事不问,问则必灵。鹤丸,我有点害怕。”

鹤丸享受着白夜给他揉额头,不在意的说:“那我还是相信凡事信则灵。以前我在神社的时候还是遇见很多人来向我祈祷啊,可他们真的是向我或者向神祈祷吗?很多时候他们内心已经有了答案啊,所谓求签不过求一个心安而已。您只要对这次的行动是有自信的,那就不怕了。比起求的这一签,还是您的内心更重要吧。”

白夜被鹤丸说的低头沉思,鹤丸趁机握住白夜的手放在自己胸前:“那大人,你既然这么信这个,不如让我来算一下?我也有些事情想问呢。”

白夜看着鹤丸无奈,抽回自己的手把签筒递给鹤丸:“在内心默念自己的问题,摇出来把签给我就好。”

鹤丸嘿嘿一笑,卯足了劲大力晃动签筒。白夜吓了一跳,差点以为鹤丸要把签筒摇坏:“你轻点,这个签筒比你年纪还大。。。。。”

一个竹签被摇了出来,鹤丸满不在乎的把签筒放好去拿那枚竹签:“咱们本丸里比我年纪大的都没几个,这签筒能比我年纪大?”

白夜好笑:“这是当年汉武帝求仙问道之时做的签筒签文,当年是李淳风给我的,你在他面前还真就是个小辈。若是哪天这签筒得化人形,我看他不找你麻烦。”

鹤丸吓得浑身一哆嗦,赶紧双手把签文递上:“那大人你给我看看吧。”

白夜看了看:“廿六,逢凶化吉,诸事不忌,大吉签。”

鹤丸双手一拍:“那就最好了!”

白夜笑着摇头:“也不知道你问的什么,你也别告诉我了,这签是最好的之一,好好珍惜就好。来,结果出来没,谁不去?”

那边差点和长谷部手合了一场的切国颇有些意气风发,但还是害羞的拉低了自己的被单:“长谷部君留守。”

摇色失败的鸣狐和山伏倒没觉得有什么,但粟田口家的几个小短刀还是挺替自家小叔叔可惜的。白夜点了点人:“那这会儿就去准备吧,一个小时后集合在传送装置前。”

众人纷纷答是,立刻投入了作战准备之中去。


良心子爵
讨好婶婶

那个啥,最近查的严,带颜色的我就删了

望谅解


万圣节

不给糖,就捣蛋!

一次性婶婶,和本篇,和白夜没有任何关系。

顶锅盖逃。












“不给糖,就捣蛋~”鹤丸摇晃着脚坐在树上,把自己的羽织蒙过了头,简单的变成了幽灵的样子,“一期也是,粟田口那么多糖不给我,还让老虎吼我,一会儿就去吓他们去。”

本丸里现在是秋夜的样子,枫叶如火,但是还是挺暗的。鹤丸灵敏的穿梭在各个部屋之间,打算遇上谁就吓谁。

第一个遇见的是国广家的几个人。山伏到了秋天也穿的很少,抱着一堆床单被罩“咔咔咔”的大笑着,山姥切并不过多回应他,只堀川一个人努力的没话找话,看样子是拿着全新选组的衣物。

鹤丸费力的爬上房梁,拼了自己的一把老腰准备倒挂吓他们一跳。走在最前面的山姥切已经走过了转角,回头正在点头附和堀川说的什么,然后猛地一转头。。。。。。

“什么!。。。。。。。邪灵退散!”山姥切惊得把手上所有东西一起朝前扔了过去,自己整个跌坐在地上。鹤丸哈哈大笑,跳下房梁撒腿就跑。

堀川和山伏都吓了一跳,赶紧扶起山姥切,山姥切惊魂未定,忽然想起了什么事,也不管满地的衣物,慌作一团回头就往婶婶的天守阁跑。

鹤丸开动最大机动,感觉自己一瞬间是骑上了装备着小云雀和望月的极短一样,成功三个转弯后遇到了今天的第二批倒霉鬼:虎彻一家。

蜂须贺把自己打扮成巫师的样子,正在从糖果罐里给前来要糖的小夜拿糖。浦岛很随意的把自己打扮成桃太郎的样子,惹的蜂须贺不停的抱怨,说还不如小夜在宗三帮助下打扮成的僵尸装。

长增弥是不敢在这时候插话的,只能拿出自己买好的巧克力递给小夜。小夜很乖巧的道谢,和浦岛一起数已经要到的糖果,里面金灿灿的金币巧克力一看就知道是谁送的。

鹤丸缩在所有人的视角盲区,看着小夜和浦岛把糖果倒在地上,想按颜色分开。长增弥侧躺在地上慈祥的看着他们,不过已经有些昏昏欲睡。蜂须贺和宗三背对这里,和江雪探讨婶婶越来越喜欢过这些有些灵异的节日了。

依仗着身形伟岸的长增弥的遮挡,鹤丸果断下手,把浦岛珍而重之垒成一摞的金币巧克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偷了过来,全数凌乱的放在了长增弥的怀里。

蜂须贺转头,一瞬间就怒了:“赝品!你这是干嘛!居然偷浦岛的巧克力!”

长增弥瞬间清醒了,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怀里的巧克力掉了一地,其中几个落在了蜂须贺脚下,蜂须贺一个没看见,踩了上去。。。。。。

虎彻的部屋瞬间炸了。宗三眼疾手快的抱起小夜和浦岛远离战场。鹤丸蹑手蹑脚的走开,江雪却仿佛不经意的回头望了一眼,也不知看见鹤丸没有。

成功捣蛋的鹤丸浑身舒坦,左转迎面走来的是数珠丸和笑面青江,鹤丸不想看见他俩赶紧紧急右转,撒丫子就跑。

青江走到转角的地方,微微皱眉,数珠丸发觉了,问:“怎么了贞次?”

虎彻部屋的战火已经快要烧出来了,青江赶紧拉着数珠丸走开:“没什么,你要不要先回去了?我可能要去三条部屋一趟呢。”

数珠丸了然,默念一句什么,青江听见了,只暧昧的笑笑:“是的呢,我要去找那位,有些不可以让大家知道的事情要做呢。”

这边鹤丸终于跑远了,在走廊里喘个不停。今天佃当番的是三池兄弟,两个人明显累的不行,这会儿看样子是要去洗澡。鹤丸暗叫一声不好,又没法按原路折返,看见走廊下的花草,一个猛子扎了下去,只露出一双眼睛看着他俩。

骚速剑是累的腰酸背痛,和大典太探讨着想在泡澡的时候来杯酒的问题。鹤丸不敢惹大典太这位大佬,但是依然悄悄从花坛里摸出两个鹅卵石,放在了骚速剑的必经之路上。

事实证明太刀的夜视能力大家还是都明白的。三池兄弟俩没一个看见了这罪恶的小石子。骚速剑一脚踩了上去,溜圆的小石头让他立刻摔了下去,大典太吓了一跳赶紧想扶,却没注意到另外一颗石子已经滚到了他的脚下。。。。。。

“咚”“嘭”两把太刀互相撞击的打击力度事实证明不是简单的相加就可以解释的。在前田来寻找大典太之前,二人成功短暂的晕了过去。

鹤丸在大典太和骚速剑撞在一起的第一时刻迅速跑掉。不想还没跑多远,就看见了大队人马来临。

髭切和膝丸打头,居然还带上了本体,婶婶被石切丸和青江夹在中间,一群人哆哆嗦嗦跟在山姥切后面,惹得山姥切不停的小声说:“我只是个仿品而已啊!”

鹤丸迅速上树。婶婶吓得眼睛有点红,小声问身边的青江:“你真的觉得是吗?”

青江前所未有的紧张:“如果是我一个人的感觉就算了,可是山姥切殿也觉得有的话。。。。”

髭切缓慢而有力的拔出了刀:“不管是人是鬼,我都会斩了哦?”

婶婶突然用力挣开石切丸的手,哭了出来:“可万一是他呢?”

膝丸吓了一跳,连忙回身安抚婶婶:“如果是他,我们当然不会下手的啊,请您冷静一点呀。”

婶婶跪在地上哭了出来:“鹤丸是你吗?你出来见见我啊!”

树上的鹤丸愣了一会儿,看见长谷部上去想要扶起婶婶:“阿鲁及,您不要这样,鹤丸殿他已经。。。。。。”

鹤丸苦笑了出来,对啊,他已经在战场上为了保护婶婶回到本丸,和敌人同归于尽了啊。

婶婶撕心裂肺的号了出来:“不!我不相信!我把极御守都给他了,他肯定没事的!戏弄切国,折腾长增弥,他最喜欢干这种事情了!他肯定回来了!你们去找他啊!他肯定在本丸里准备给我们一个惊吓啊!”

大家都沉默了。无法回城的刀剑,孤立无援的情况下,极御守也只是徒增多一次的伤害罢了。只是大家不肯把这件事告诉婶婶罢了。

婶婶死死抓住青江的裤腿:“髭切膝丸是太刀看不见,药研他们是短刀看的见的!药研,你带着弟弟们去找他啊!他一定在这里的!”

青江和山姥切同时无言的抬头,飘在半空中的鹤丸把自己的羽织整理好,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吓到你们了吗?”

数珠丸默念一声佛号,吓得鹤丸连连摆手:“我就是回来看看你们,你可别直接送我走了啊。”

“今天是万圣节,往年她最喜欢这个日子了。今年我没法陪她过了,你们可要记得给她发糖哦!”

“很晚了,天太冷了,你们送她回去吧。我马上就要走了,切国殿对不起啊,刚才不该吓你的。。。。。。也替我给蜂须贺解释下,我就是好玩,让长增弥殿别在意。。。。。。。”

髭切收刀,沉默的望着鹤丸。膝丸已经满目泪水,却还抱住了婶婶:“您别这样了,我们都看了,鹤丸殿不在这里,他不在这里啊!”

婶婶哭号:“你看不见的!你晚上瞎!你看不见!极短呢!药研爱染不动,你们是不是看见他了!说话啊!”

所有人都沉默着,只有退退的大老虎发出了一声长啸。

婶婶就这样哭着,哭着,直到药研实在看不下去,狠狠一记手刀劈晕了婶婶。长谷部打横抱起婶婶,按照青江指的方向给鹤丸鞠了一躬:“您请回吧,我们一定会照顾好她的。”

鹤丸微微一笑,冲所有人鞠躬:“麻烦大家了。”

 

 

第二日,时之政府终于在战场上找到了已然折断的太刀鹤丸国永。奇怪的是,这把已经折断的太刀上完整的挂着一枚自制的极御守,打开,里面只写了一句话:“这,惊吓到你了吗?”

-------------------------------------------------------------------------

在知道自己已经无法获救的情况下,鹤丸到最后是舍不得毁坏婶婶留给他的最重要的东西的。

墙头之谜

众所周知,本丸别的不多,美男特别多,各种类型,各种美。

所以即使婶婶的极御守一直以来只有一个主人,但婶婶的墙头有无数个人。

某鸟太刀常年吐槽自己的白发已经要变成另外一位鸟太刀的绿发了。

婶婶答:“其实也不多啊,你看我的墙头也就只有爷爷,狐球,珠子,一期,信浓,乱酱,药研,萤丸,小幸运,sada,龟甲,咪酱,宗三三,小夜,清光,被被,哥哥切,膝宝宝,部部,不动,还有日向而已啊!”

“以上排名不分先后,纯粹按照刀帐来的!你看我都没有爬墙还没来咱们本丸的人呢!”


#限锻连续坠机之谜解开#

#这个本丸不许再有新人了#

#不能再多了,她的墙头#

 


白夜(十五)

迟到的更新,咕咕使我快乐~

本章微刀,顶锅盖跑

------------------------------------继续去联队战了---------------------




看见图片,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反而不是织田刀,而是三日月宗近。三日月呵呵一笑,放下茶杯:“原来是她啊,那我知道她为什么要对前田下手了,不过真是作孽啊。”

一期猛地一抬头,被三日月瞪了一眼:“哈哈哈,老爷爷记性虽然不好,但是对她的样子可是记得很清楚呢。”

有人立刻担忧的看向一期,药研赶紧使劲拉他哥的衣摆,却挡不住一期还是疑惑的问出口了:“这位大人是?难道和秀吉大人有什么关系吗?”

药研面带不忍的捂住了脸,三日月目光似箭:“一期君觉得,是宁宁好看还是茶茶好看呢?”

一期感觉这是个送命题,还好白夜出声拯救了他:“好了,别打哑谜了,我只想知道她是谁。她对药研和前田出手我就不会放过她。长谷部,你给我介绍下。”

长谷部面无表情:“织田市大人,魔王的妹妹。她的第二任丈夫死在前田的前主的父亲手上,不过按说她自己也应该和她第二任丈夫一起死了就是了。”

一期终于反应过来这是哪位,立刻把嘴闭的紧紧的。前田握紧了拳头:“她和那个叛徒说,好像是要复活信长大人。”

一群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前田以为自己听错了,只有宗三不屑的冷笑了起来:“复活那个魔王?她是疯了吗?”

白夜仔细看了看织田市的照片,下了个定语:“有病。”

 

 

知道了是谁,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怎么找到她。白夜本来准备的是扶乩请神,但是被鹤丸阻止了:“您这准备请神,请哪路神啊?我们要说也算神啊。”

白夜想了想:“可能会知道她行踪的神有吗?”

鹤丸脸都扭曲了:“这可是请来就要惊吓到所有人了。比如您要是把建勋神社那位请来,长谷部,宗三,不动,药研都得疯了。”

白夜好奇:“那你和光忠不都以前在他那里待过吗?”

鹤丸耸肩,装作不在意:“我的前主太多,信长大人不过也只是其中之一罢了。对于我和咪酱来说,还是在政宗大人那里的记忆更重要一点啊。”

闻言白夜张了张嘴,却没说出什么。鹤丸伸了个懒腰:“好啦,我自己都不在意的,您也别这样了。您要是真想向哪位神询问什么的话,不如去问问本丸山上的神祗们。我们的力量不足,祂们的力量可是很足的。”

“鹤丸。”

“嗯?大人有什么问题吗?”鹤丸回头,一幅吊儿郎当的样子。

白夜深吸气:“你放心,我一定不会抛弃你的。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再让你们飘零了。”

鹤丸愣了愣,伸出小指贼兮兮的笑:“拉钩上吊,说谎的人要吞一千根针哦。”

“嗯,拉钩上吊。”

 

 

 

有了鹤丸的提示,白夜很快就带着长谷部偷偷来到了本丸山下。月光幽微,本丸山的结界发着淡淡的光。长谷部有点头大:“大人,咱们怎么进去啊?”

白夜拿出一个神乐铃:“那几位偷偷给我的,估计摇一摇他们就知道了吧?”

二人很严肃的开始摇铃。过了一会儿,突然看见结界出现了一个一人高的洞,几个木偶一样的神官立在洞里,排成两排。领头的双目无神,做了个请的动作。白夜和长谷部对视一下,大着胆子走了进去。

进去后神官就不见了,只有一些金色的光点指出了一个箭头,方向是本丸山上最大的一个建筑。长谷部小心的给白夜开道,却没看见一个人,白天还会看见的伺候神祗们的神官和巫女没有一个在。

走到建筑门口,长谷部突然头疼的蹲了下去。白夜吓了一跳:“怎么了?”

长谷部缓了缓:“没事,是本体的大人吩咐我不要进去,要我在外面等您。”

白夜有点担心:“就你一个人?”

长谷部脸色有点发白,却还是严肃点头:“您放心好了,本体大人不会害我的。”

在长谷部的再三催促下,白夜还是进去了。

外面看着不算高的建筑内里却又大又空,远远看去是一个奇怪的喇叭形。白夜脚下的道路直指喇叭口,四周无依无靠,挑高的穹顶上描绘着高天原八百万神明的样貌,每一个神明所占的位置都不大,却画的精细无比,恍惚间神祗们就站在了你的面前。白夜顺着道路向前,越往里走,神明就越重要,绘画的面积就越大。白夜对日本神道教了解不多,此刻仰头仔细打量着这些神祗,却没发现自己的脚下已经全部都是刚才指路的金色光点了,看起来就像一条金色的道路一样,正铺满白夜的前路。

穹顶上的画慢慢延伸到了墙壁上,道路越来越狭窄。终于,路变成了只能容纳一个人通过的小道,墙壁夹在白夜身边,这时的画面上已经是著名的稻荷神了。

终于前面出现了一扇门,门上画着天照月读二位大神。门口站着两个白夜熟悉的祂:本体的平野藤四郎和前田藤四郎。

两个祗等了白夜很久的样子,白夜很好奇的看了看他俩到底是怎么站在这个堪堪只能站下一个人的道路上的,但是无解。

前田开口,是白夜熟悉的声音,却多了几丝空灵的感觉:“我们已经知道你为何而来了,请进吧,我们都在等你。”

大门刷的打开,白夜跟着走了进去。比起接地气的前田平野,白夜抬头看见所有的祂,都飘在半空中,底下是万丈虚空。前田和平野走着走着就浮了起来,白夜停脚,道路戛然而止。

祂们全部穿着出阵服,白夜一眼就看出祂们手中的佩刀赫然正是自己的本体,那些该放在博物馆的文物。不过有些神祗是没有本体的,刚刚指路的金色光点构成了祂们的本体,比如这位飘到了白夜眼前的药研藤四郎。

祂的眼神无悲无喜:“你的本丸发生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当初我们也支持你就任审神者,是存了私心的,但没想到另外的不幸却发生了。”

白夜有些懵:“什么?不是织田市吗。。。。。。。。。你们什么意思?”

药研轻轻触碰了一下白夜的额头:“更大的危机还在后面。阿市公主的事情,只是一个开端罢了。”

“你可以回去了。”

白夜还没有反应过来,人已经站在了那个建筑外面。被一群木偶样的巫女环绕正无所适从的长谷部看见白夜出来了,赶紧跑了过来:“大人?”

白夜有些头晕,蹲在地上好久才缓过来:“你让我缓缓。”

长谷部大气不敢出,弯腰看着白夜。白夜猛地一抬头,差点磕到他的下巴:“行了,我知道怎么回事了。赶紧走,天亮了这些神官巫女就不受祂们控制了。”

长谷部小跑跟上脚步如飞的白夜:“大人,祂们说什么了?阿市公主人在哪里?”

白夜头也不回:“回去带上人马,你先去趟万屋买点东西回来。”

“敌在本能寺!”


就,谦信没来,没心情更文,原定今天发的白夜第十五章推后。

另求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