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糖糍粑

特色小吃,欢迎品尝~
主刀乱,鹤厨,爱全本丸
墙头众多,杂食
另在英美/楚留香中反复纵跳~

墙头之谜

众所周知,本丸别的不多,美男特别多,各种类型,各种美。

所以即使婶婶的极御守一直以来只有一个主人,但婶婶的墙头有无数个人。

某鸟太刀常年吐槽自己的白发已经要变成另外一位鸟太刀的绿发了。

婶婶答:“其实也不多啊,你看我的墙头也就只有爷爷,狐球,珠子,一期,信浓,乱酱,药研,萤丸,小幸运,sada,龟甲,咪酱,宗三三,小夜,清光,被被,哥哥切,膝宝宝,部部,不动,还有日向而已啊!”

“以上排名不分先后,纯粹按照刀帐来的!你看我都没有爬墙还没来咱们本丸的人呢!”


#限锻连续坠机之谜解开#

#这个本丸不许再有新人了#

#不能再多了,她的墙头#

 


白夜(十五)

迟到的更新,咕咕使我快乐~

本章微刀,顶锅盖跑

------------------------------------继续去联队战了---------------------




看见图片,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反而不是织田刀,而是三日月宗近。三日月呵呵一笑,放下茶杯:“原来是她啊,那我知道她为什么要对前田下手了,不过真是作孽啊。”

一期猛地一抬头,被三日月瞪了一眼:“哈哈哈,老爷爷记性虽然不好,但是对她的样子可是记得很清楚呢。”

有人立刻担忧的看向一期,药研赶紧使劲拉他哥的衣摆,却挡不住一期还是疑惑的问出口了:“这位大人是?难道和秀吉大人有什么关系吗?”

药研面带不忍的捂住了脸,三日月目光似箭:“一期君觉得,是宁宁好看还是茶茶好看呢?”

一期感觉这是个送命题,还好白夜出声拯救了他:“好了,别打哑谜了,我只想知道她是谁。她对药研和前田出手我就不会放过她。长谷部,你给我介绍下。”

长谷部面无表情:“织田市大人,魔王的妹妹。她的第二任丈夫死在前田的前主的父亲手上,不过按说她自己也应该和她第二任丈夫一起死了就是了。”

一期终于反应过来这是哪位,立刻把嘴闭的紧紧的。前田握紧了拳头:“她和那个叛徒说,好像是要复活信长大人。”

一群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前田以为自己听错了,只有宗三不屑的冷笑了起来:“复活那个魔王?她是疯了吗?”

白夜仔细看了看织田市的照片,下了个定语:“有病。”

 

 

知道了是谁,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怎么找到她。白夜本来准备的是扶乩请神,但是被鹤丸阻止了:“您这准备请神,请哪路神啊?我们要说也算神啊。”

白夜想了想:“可能会知道她行踪的神有吗?”

鹤丸脸都扭曲了:“这可是请来就要惊吓到所有人了。比如您要是把建勋神社那位请来,长谷部,宗三,不动,药研都得疯了。”

白夜好奇:“那你和光忠不都以前在他那里待过吗?”

鹤丸耸肩,装作不在意:“我的前主太多,信长大人不过也只是其中之一罢了。对于我和咪酱来说,还是在政宗大人那里的记忆更重要一点啊。”

闻言白夜张了张嘴,却没说出什么。鹤丸伸了个懒腰:“好啦,我自己都不在意的,您也别这样了。您要是真想向哪位神询问什么的话,不如去问问本丸山上的神祗们。我们的力量不足,祂们的力量可是很足的。”

“鹤丸。”

“嗯?大人有什么问题吗?”鹤丸回头,一幅吊儿郎当的样子。

白夜深吸气:“你放心,我一定不会抛弃你的。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再让你们飘零了。”

鹤丸愣了愣,伸出小指贼兮兮的笑:“拉钩上吊,说谎的人要吞一千根针哦。”

“嗯,拉钩上吊。”

 

 

 

有了鹤丸的提示,白夜很快就带着长谷部偷偷来到了本丸山下。月光幽微,本丸山的结界发着淡淡的光。长谷部有点头大:“大人,咱们怎么进去啊?”

白夜拿出一个神乐铃:“那几位偷偷给我的,估计摇一摇他们就知道了吧?”

二人很严肃的开始摇铃。过了一会儿,突然看见结界出现了一个一人高的洞,几个木偶一样的神官立在洞里,排成两排。领头的双目无神,做了个请的动作。白夜和长谷部对视一下,大着胆子走了进去。

进去后神官就不见了,只有一些金色的光点指出了一个箭头,方向是本丸山上最大的一个建筑。长谷部小心的给白夜开道,却没看见一个人,白天还会看见的伺候神祗们的神官和巫女没有一个在。

走到建筑门口,长谷部突然头疼的蹲了下去。白夜吓了一跳:“怎么了?”

长谷部缓了缓:“没事,是本体的大人吩咐我不要进去,要我在外面等您。”

白夜有点担心:“就你一个人?”

长谷部脸色有点发白,却还是严肃点头:“您放心好了,本体大人不会害我的。”

在长谷部的再三催促下,白夜还是进去了。

外面看着不算高的建筑内里却又大又空,远远看去是一个奇怪的喇叭形。白夜脚下的道路直指喇叭口,四周无依无靠,挑高的穹顶上描绘着高天原八百万神明的样貌,每一个神明所占的位置都不大,却画的精细无比,恍惚间神祗们就站在了你的面前。白夜顺着道路向前,越往里走,神明就越重要,绘画的面积就越大。白夜对日本神道教了解不多,此刻仰头仔细打量着这些神祗,却没发现自己的脚下已经全部都是刚才指路的金色光点了,看起来就像一条金色的道路一样,正铺满白夜的前路。

穹顶上的画慢慢延伸到了墙壁上,道路越来越狭窄。终于,路变成了只能容纳一个人通过的小道,墙壁夹在白夜身边,这时的画面上已经是著名的稻荷神了。

终于前面出现了一扇门,门上画着天照月读二位大神。门口站着两个白夜熟悉的祂:本体的平野藤四郎和前田藤四郎。

两个祗等了白夜很久的样子,白夜很好奇的看了看他俩到底是怎么站在这个堪堪只能站下一个人的道路上的,但是无解。

前田开口,是白夜熟悉的声音,却多了几丝空灵的感觉:“我们已经知道你为何而来了,请进吧,我们都在等你。”

大门刷的打开,白夜跟着走了进去。比起接地气的前田平野,白夜抬头看见所有的祂,都飘在半空中,底下是万丈虚空。前田和平野走着走着就浮了起来,白夜停脚,道路戛然而止。

祂们全部穿着出阵服,白夜一眼就看出祂们手中的佩刀赫然正是自己的本体,那些该放在博物馆的文物。不过有些神祗是没有本体的,刚刚指路的金色光点构成了祂们的本体,比如这位飘到了白夜眼前的药研藤四郎。

祂的眼神无悲无喜:“你的本丸发生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当初我们也支持你就任审神者,是存了私心的,但没想到另外的不幸却发生了。”

白夜有些懵:“什么?不是织田市吗。。。。。。。。。你们什么意思?”

药研轻轻触碰了一下白夜的额头:“更大的危机还在后面。阿市公主的事情,只是一个开端罢了。”

“你可以回去了。”

白夜还没有反应过来,人已经站在了那个建筑外面。被一群木偶样的巫女环绕正无所适从的长谷部看见白夜出来了,赶紧跑了过来:“大人?”

白夜有些头晕,蹲在地上好久才缓过来:“你让我缓缓。”

长谷部大气不敢出,弯腰看着白夜。白夜猛地一抬头,差点磕到他的下巴:“行了,我知道怎么回事了。赶紧走,天亮了这些神官巫女就不受祂们控制了。”

长谷部小跑跟上脚步如飞的白夜:“大人,祂们说什么了?阿市公主人在哪里?”

白夜头也不回:“回去带上人马,你先去趟万屋买点东西回来。”

“敌在本能寺!”


就,谦信没来,没心情更文,原定今天发的白夜第十五章推后。

另求奶

月色和醉酒

 @Twilight君 今天也喜欢药研 T君点的药审,憋了好久,还是短小。。。。

我慢慢写点文,明天看情况还是更一章白夜吧,你们都不猜敌婶的身份我觉得不好玩了。

以下正文。

审为一次性用完就完的审,和其他系列都无关。

--------------------------------正文---------------------------------------

婶婶并不会喝酒。

但是架不住本丸一群人都嗜酒如命。上至小祖宗,下到和泉守,连短刀都人人可以喝上至少二两清酒。加上光忠又会酿酒,从梅酒到各种花酿酒,整个本丸成天都浸在一股酒香里,人乍一闻,头都是晕乎乎的。

婶婶的酒量按照大家的说法是“极限也就是吃个酒酿鸭子”,平日里看着连红酒腌过的牛排都不许动。但偏偏每次婶婶晚上路过刀刀们设立的居酒屋,每次都会被喝高了的人拉进去逗她一样的给她喂上一口,非要看她被辣的吐舌头才肯放过她。而这样的结果,就是大家经常可以收获一只喝醉的婶婶。

不幸中的万幸,婶婶喝醉了并不闹腾,只是坐在那里一个劲的傻笑。当然这是有前提的,前提是来找她的人,千万别是药研。

所以当今天药研冷着一张脸打开居酒屋的门来找婶婶时,正抱着婶婶企图再让她喝上一口的次郎整个人就傻了。偏偏婶婶已经看到了药研,憋了憋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药研他们欺负我!”

药研斜靠在门边,面无表情的看着定格了的众人。过了两秒,婶婶被几乎是扔出门外,扑了药研满怀。药研无奈,只好越过婶婶的肩膀大喊:“下次别叫我再看见你们欺负大将!”

居酒屋里又是一阵大笑。药研揉一揉眉心,打横抱起婶婶,一步一步往隔了半个本丸的天守阁走。

婶婶大概是被抱的姿势不舒服,在药研怀里扭来扭去的,被药研不轻不重的拍了拍大腿:“别乱动,小心掉下去。”

婶婶委屈的瘪嘴:“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药研头疼:“为什么这么说?”

婶婶可怜巴巴的看着药研,絮絮叨叨的扳手指:“你是不是嫌我重了?我跟你说这不怪我,都怪咪酱,他做饭太好吃了,还要给我做小蛋糕,晚上还有夜宵。我跟你说,昨晚咪酱做的杏仁酥可好吃了!我想给你留的,但是包丁抢走了。。。。。。”

药研眉毛都没抬一下:“我知道,一期哥后来说他了。”

婶婶突然用力从药研怀里跳了下来,自己跌跌撞撞的走到台阶边缩成一个球:“你果然不爱我了。”

药研哭笑不得,也走到婶婶旁边蹲下:“又怎么了?我又怎么了?”

婶婶歪过头去不看药研:“你又说他。”

药研傻了:“我说谁了?”

婶婶拿脚尖划拉地面:“你说呢!我就不该去把一期带回来!”

事情是这样的。婶婶并不是一个欧审,所以本丸里很长一段时间是没有一期一振这把刀的。药研是婶婶的初锻刀,也是本丸资历最老的人之一,所以不得不肩负起带领弟弟们的使命。后来弟弟们变多了,其他刀派的弟弟也要拜托药研来带。看着药研辛辛苦苦的带着短刀们在池田屋七进七出,婶婶实在心疼,就和其他人商量一下,跑了几趟阿津贺志山,在带回了好几把搞事鹤和江雪以及无数的咪酱山伏小狮子后,看似樱飘雪实则累成狗的大家终于带回了一期一振。

婶婶本来以为有了一期带弟弟,药研就可以多陪陪自己了。但是由于一期等级太低了,所以药研其实还得带他哥升级。所以婶婶很快发现,药研是不用操心弟弟了,他得操心哥哥了,还是没陪着自己。

婶婶仗着自己喝了酒,颇有些撒疯:“每次和你说起什么,你都在说一期哥!你说说,为了他,你都推了几次近侍了?人长谷部帮你替了好几次班了!”

药研有点无力:“他不是也挺乐意吗?”

婶婶一下子哭了出来:“你还说!你就是不爱我了!”

药研蹲在婶婶旁边看着她从假哭变成了真哭,彻底慌了神:“我没有!这不是我哥刚来嘛,这两天过了他能独当一面了我不久回来了吗?”

婶婶抹一把眼泪,气冲冲的往刀铃走:“我把大家叫来,让大家评评理!”

药研赶紧抱住婶婶:“别,大家都睡了,你何必呢。乖大将,有什么事情明天我们再说不好吗?”

婶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好!你就是想着一期睡了不想吵着他是不是!我看透你了!我要去把鸣狐的小狐狸揍一顿,然后去自杀!”

药研头疼欲裂:“你干嘛要揍小狐狸啊?”

婶婶恶狠狠的看着药研:“你果然不爱我了,你都不拦着我自杀了。”

药研叹口气,抱住婶婶的肩膀:“因为守护大将的工作是交给我的啊,就算你想,我也不会让你自杀的。这是我的信念啊。”

婶婶终于冷静了一点,还是很闹脾气:“那又有什么,只要是你的主人,你都会这么说,不管是不是我。”

药研把婶婶的脸扳向自己,一字一顿的说:“不在乎别人,也不是别的。我会这样,是因为你是我的大将。你也不必为了一期哥吃醋,我会这样,是因为我想陪着你,所以我要让一期哥学会去照顾弟弟,这样我才能照顾你。”

婶婶哼了一声,转而抬头指着月亮:“今夜月色很美。”

药研失笑:“对啊,今夜月色很美。可是我不懂那些风雅的事,我只知道。。。。。。”

婶婶满脸问号,药研温柔的刮了刮婶婶的鼻子:“我只知道我想和你一起去屋顶看月亮,不想和一期哥或者别的任何人看月亮。今夜月色很美,但是在我心里,大将比月色更美。”

婶婶的脸爆红,药研微微一笑,发力把婶婶抱了起来:“不过今天晚上咱们还是别看月亮了,太冷了。改天我们一起去看月亮哦。”

“嗯。”

“大将你下次绕着居酒屋走吧。”

“还不是因为你,去粟田口的部屋必须路过那里!”

“这样啊。。。。。那我知道了。”

“你又知道什么了,╭(╯^╰)╮”

今夜月色很美,真的很美。

-------------------------------------------------------------------------

第二天粟田口全家搬家到天守阁旁边,鸡飞狗跳X1

结果婶婶看见一期天天在自己面前晃,坚决认为一期是为了自己身边的药研所以和自己住的这么近。

然后粟田口除了药研以外又全部搬回了原来的地方,鸡飞狗跳X2

婶婶终于满意了,可喜可贺。

提前几分钟截止点文
恭喜 @糯米狐  @Twilight君 今天也喜欢药研  @墨染瑶 三位小可爱~
我会在接下来几天写完点文的~
让我们向三位欧皇鼓掌👏
占tag抱歉

50fo感谢……
刚刚还在说要冲一下50fo,结果一看就已经有了……
这两天在旅游,10.3回去就写,10.3中午十二点前有效
此条评论下留言点文,n抽3,不足全写,限刀乱,乙女腐向不限,除短刀(药总可以)外可以酌情开车……
占tag致歉,图源网络侵删

中秋快乐

今年是第二个没有家人陪伴的中秋,不过感谢本丸的大家陪伴着我。

中秋快乐!

---------------------------------------------------------------------------




今天婶婶和朋友们出去玩了。由于对方不是婶婶,所以鹤丸没有去陪同。在传送机面前挥手送别婶婶后,鹤丸发动最快机动召集了全本丸的人开会。

长谷部很紧张:“出什么大事了?阿鲁及的生日不是过了吗?”

鹤丸一脸深沉:“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

众刃茫然摇头。鹤丸深深的叹口气:“今天是华国传统纪年法的八月十五。”

有刃举手:“所以是中秋吗?”

鹤丸打个响指:“答对了!所以我们来给阿鲁及准备个惊喜吧!”

长谷部点头:“这种华国传统节日当然要庆祝一二的。所以鹤丸殿有什么安排呢?”

鹤丸帅气的一挥手:“我都准备好了,所以诸君来帮我,一起给准备一个婶婶最棒的中秋节吧!”

 

所以鹤丸带领大家做了哪些准备呢?我们的前线记者乱藤四郎和信浓藤四郎临时组队,为你发来现场报道。

 

 

 

 

视角一

厨房里,鹤丸亲自督场,奈何掌厨的烛台切光忠、歌仙兼定和帮厨的大般若长光宛如吃了熊心豹子胆公然和本丸除了婶婶最大的鹤丸对上了。

不过在和鹤丸对视不超过十秒后,光忠就弱了下来:“不是我们不想做,是我们真的不会做。”

鹤丸把自己本体撑在身下,笑嘻嘻的眯眼:“小光,之前你们要求财政拨款给厨房,不管是烤箱还是空气炸锅,都是婶婶拿自己钱贴补的厨房,这会儿叫你们做个点心,怎么就做不出来了呢?”

空气中火药味偏重,乱和信浓不自觉压缩自己的存在感,发挥出极短的隐蔽,试图让三太一打忽视自己。歌仙赶紧拉开鹤丸和光忠:“鹤丸殿,不是我们不想做,这是我们不会做啊!月饼。。。。。之前政府的景趣里倒是有那么一两个月饼,但我们不知道怎么做出来的啊!”

鹤丸深吸气,拿出一张纸:“我拿婶婶的电脑搜索的月饼制作方法,本丸里还有面粉鸡蛋和油的话你们就能做了吧。”

光忠一幅牙疼模样的看着配料表:“鹤老爷,你确定我们做这个榨菜鲜肉馅的月饼?”

鹤丸自信满满:“这个很多人推荐的!而且她喜欢吃咸口的点心,你就做就是了。不过大家还是喜欢甜的,你就还是做点豆沙和莲蓉的吧。”

光忠点头,回头对大般若道:“那你去万屋买点咸鸭蛋吧,这上面写的莲蓉里可以放咸鸭蛋黄,我觉得婶婶也会喜欢这种的。”

歌仙松了口气,借口要去准备中秋诗会的事情,把做月饼的重担留给了光忠和大般若。

乱和信浓看此间事了,赶紧溜走了。

 

 

 

 

 

视角二

前几天大家累到要死的终于领回了这次活动景趣,这会儿也就换上了。大家集体望天,一朵乌云刚好遮住了青天之上的一轮皓月,不偏不倚,愣是一点月光都漏不下来。

提着刚刚从田地里摘下的水果的长谷部都惊了:“你们做了什么?”

负责换景趣的三条家众刃否认三连:“别问我,我不知道,和我没关系。”

一旁观望的陆奥守吉行蹲在栏杆上:“听说中国有一个美人对着月亮祭拜,因为长得太好看,所以月亮因为羞愧也躲起来了。”

站在旁边的山姥切国广立刻拉下了自己的被被,然后背对身旁的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哈哈笑了起来:“哈哈,你们是想说是月亮看见了老爷爷的脸所以躲起来了吗?这可真是神奇啊。”

长谷部放下水果十分头疼:“啊中秋按照华国习俗就是要赏月啊,这可怎么办?”

今剑跳了起来:“只要是赏月就好了吧?那我们有别的月亮啊!”

众刃都转头看今剑。

今剑跑去找来龟甲贞宗:“我需要你的帮忙。”

龟甲满脸潮红:“是需要我做什么吗?我很善于给别人束缚的,当然你们要是能帮我那就最好了!”

今剑指着三日月:“那你帮我把他绑起来挂在屋檐下吧!”

三日月还没有反应过来,龟甲已经拿出了自己的红绳朝自己走了过来:“兄长,你这是要?”

今剑指挥龟甲把三日月五花大绑,龟甲不等三日月挣扎就用自己最擅长的龟甲缚让三日月动弹不得。一群人目瞪口呆的看着今剑的所作所为,竟然一时之间没人对三日月施以援手。

待龟甲行动力满分的把三日月挂在了神乐铃旁边,今剑拍拍手:“好了,毕竟三日月也是月亮嘛,如果今晚真的没有月亮大家欣赏你也是可以的啊!不过三日月你最好赶紧呼唤月亮出来,今晚好像有点冷呢。”

三日月深深感受到了龟甲缚越挣扎越紧的特点:“哈哈,兄长觉得我这个月亮也是可以的吗?不过我的腰好像有点疼啊。。。。。。”

今剑阻拦想要把三日月放下的小狐丸和石切丸:“没关系的,一会儿月亮出来了龟甲先生会把你放下来的。今天是个晴天,一会儿就好啦!”

围观了一切的信浓悄悄对乱说:“月亮看着三日月先生的脸,真的不会一直躲在云里面吗?”

乱摇摇头不说话,拉着信浓前往了下一个地点。

 

 

 

 

视角三

粟田口的部屋里,一期正带着短刀们做花灯和兔儿爷。中秋赏灯虽然是习俗之一,但到底不如元宵节隆重,所以大家也只是意思意思做了几个,重点还是在兔儿爷上。

乱和信浓一进门就被左文字家出神入化的雕塑技术惊呆了。江雪拿泥土已经做出了很多,其中有几个乱一看就知道是拿小夜的样子做的。一期和鸣狐努力学习江雪的样子把兔儿爷的样子做成短刀们的样子,结果却做成了长着兔子耳朵的短刀。

五虎退的大老虎好奇的想碰一碰做好的兔儿爷,吓得五虎退赶紧拦住他们:“这个不可以碰的小虎!”

信浓畏惧的看着比自己还高的大老虎,决定自己也动手做一个自己样子的兔儿爷。

药研终于把手上的兔儿爷的眼镜做好了:“成功。”

一期做的汗水都下来了:“这个可真难,比刀装难做多了。”

鸣狐的小狐狸围着狐之助打转,看前田和平野做出了狐之助样子的兔儿爷(所以长得到底是像狐狸还是兔子),兴奋的鸣狐说:“鸣狐,你也给我做一个把!”

鸣狐沉默点头,拿出了已经做好的一个,小狐狸一看眼睛就亮了:“哦哦哦,这是按照小狐丸大人的样子做的吗?做的很不错啊!”

乱仔细端详了一下,最后还是求生欲极强的没问出这到底是狐狸还是兔子的问题。

 

 

 

 

 

下午,婶婶终于回到了本丸。道路两旁挂满了短刀们做的中秋花灯,亮堂堂的照的和白天似的。婶婶高兴的举着迎接她的小夜转了一圈:“你们为我准备的?我很喜欢!”

宗三接过婶婶手里的包:“大家还给你准备了其他东西,我们一起去赏月吧。”

婶婶回头看了看天:“只可惜是阴天。。。。。”

小夜很认真的点头:“我们有月亮的。”

婶婶到了地方才知道,原来三日月还没被放下来,这会儿已经冻的失智了。

所幸由于婶婶回来灵力终于充足的原因,月亮终于出来了,三日月也终于被放下来了。

光忠端上了精心准备的各色月饼,几个佛刀贡献了自己的香炉以供大家祭月。源氏更是贡献了自己的署名线香让婶婶点燃以表心意,熏得石乐志的三日月不停的打喷嚏。①

婶婶很有耐心的陪着大家按照网上搜索来的习俗一项一项进行着中秋活动,终于到了分吃月饼的环节。婶婶拿刀很用力的切开月饼,不禁吐槽:“光忠你这是做了个铁饼吧。”②

切开一看,婶婶笑眯眯的把第一口月饼塞给鹤丸:“亲爱的一看这个馅儿就是你推荐的。”

光忠不忍直视的捂脸。鹤丸鼓着腮帮子说话都不清楚了:“亲爱的你不喜欢吗?”

婶婶吃了一口:“还行,但是我其实没吃过这个味道的。咪酱做的不错。”

光忠如释重负,招呼着大家把剩下的月饼分了。不过和泉守吃月饼的时候发生了吃一口团子时的惨案,搞得险些进了手入室。

把月饼吃完,这个中秋之夜其实也算过完了。婶婶打总结陈词:“大家其实有心陪我过这个节日我就很开心了,大家真的很棒。”

“我想说的是,这个节日本质其实是团圆。希望大家在以后的每一天都可以像今天一样团团圆圆,诸事圆满!”

----------------------------------------------------------------------------

①三日月失智表现为他认为此刻成了兔子,并且半夜跑去田地里祸害了一地的白菜苗,被长谷部训了好久。

②铁饼是因为光忠没有切榨菜就包了月饼,所以婶婶切不开。

那啥,就是我最近要去练车,更新今天明天停一下。。。。

中秋会有贺文和更新

国庆要去旅游,回来大概会更新

就酱

白夜(十四)

感谢婶子 @达尔林普尔 倾情出场并且写了这篇的部分内容!(鼓掌啪啪啪)

战前动员会议开始,马上就去打BOSS了。

这章除婶子外有奖竞猜敌婶身份,真的很明显了。

------------------------------哦我求一个评论小蓝手小红心-----------



白夜简单的杀掉了那个叛徒,但这事并未就这么结束。

回头看着时政方来的洽谈人员,白夜抿紧了嘴唇把自己本体上的鲜血一甩,眼里怒意深重:“这就是你们的人干的好事?”

时政方的人终于回过神来,大喊:“你怎么能杀了他?!”

“所以这就是你们的回答吗?不但不为你们御下不严反思,却反过来指责我的不是?”白夜眯起眼,声音放轻,如风一般带起一身鸡皮疙瘩,“叛军之将你们还要怎么原谅?让我们这些受害人去引颈就戮?”

“我们并没有这个意思,白夜大人!”夏安脸上汗水滚滚而下。

“但在我看来你们就是这个态度。那个人,我斩了便是斩了,你便说说吧,要我怎样?”白夜抱剑而立,目光冰冷,“去牢里坐坐?为那个叛徒偿命?如果你们想要如此,我倒不介意。”

伴随着这句话的,是白夜本丸刀剑们纷纷拔刀出鞘的声音。

“大人……!”夏安头疼地揉了揉额角,“那个人……即使他的背叛已经确定,也不该用私刑来处置啊。”

“送回去让你们给他改名换姓重出江湖吗?”白夜讥嘲地笑了笑,“看起来这个人像是你们的高层。”

一旁终于有人沉不住气了:“你这女人怎么能这样!当现在还是你那个年代吗?完全不讲道理——”

“我便是不讲道理了又怎样!”白夜猛地拔剑出鞘,指向了那人鼻尖,“我的人,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来伤害,我的仇,什么时候轮到你们来说正反!”

气氛伴随这句话瞬间降至冰点。而这时候,门外突然叮铃一声。

“姑娘。”推门而入的人语气平静,“你且听我说。”

夏安看见来人从心底里一块石头放下去一半,局长跟在这个人身后,使劲打手势让时政的人冷静下来。时政的人看见管事的人来了,也纷纷坐了回去。

来人走近,用中文向白夜打招呼:“你好,白夜小姐。”

局长赶紧做介绍:“这位也是来自中国的一位审神者,是非常古老的中国刀化成的刀妖,你可以叫她九黎小姐。”

白夜眯眼看着九黎,完全没认出来这是当年在战场上骗了自己百年修为的老妖怪。与当年初见时相比,如今的蚩尤刀身上的气息平和了不少,看着也不似过去狼狈。一头乌木色的发随意绾起,以形状精巧的银饰别住。几缕发垂落下来,落在她遮面的青铜面具上。

“姑娘。”苗九黎平静地伸手摸了摸白夜的头,被白夜厌恶的偏头躲开。但趁此机会,白夜看见了她的护腕下露出来的皮肉狰狞的伤痕。

苗九黎收回了手,转而平静的看着时政的那群人:“外敌未肃,你们这是打算内战一番?”

时政的人想要说什么,白夜嘲讽一笑:“我是没那个兴趣。”随即挥手示意自己本丸的刃把刀收回。一期心中不平,却也在鹤丸的安抚下大力收刀入鞘。

苗九黎与白夜对视,声音轻柔:“我也是一个审神者,我和你一样对每一把刀都感情深重。在本丸里我最喜欢的刀也是药研藤四郎,他是个好孩子。如果谁要对他做什么,我可能比你还激动。”

白夜呼吸平和下来,苗九黎继续说道:“咱们都是几千岁的老人了,要做什么自然也轮不着这群还没我们零头大的孩子教。只是你这样杀了这个叛徒,的确也是不妥。这只是对方的马前卒,幕后黑手我们还不知道,你杀了他,我们不知道对方的真正面目,也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啊。”

后面夏安点头如小鸡啄米,白夜嫌弃的收拢自己的道服,免得地上的鲜血沾染了自己的衣摆:“无妨,前田知道对方是谁了,我要找到她易如反掌。”

苗九黎和局长交流一个眼神:“你知道了?”

白夜示意平野上前:“我是不熟那位,但平野知道。自晴明公陨落后我就沉睡了,很多你们家喻户晓的人物我都不知道。前田说他了解对方的来历,那找到她也是分分钟的事吧。”

平野用力点头:“我当时看清了对方的样子,绝对是。。。。。。”

苗九黎打断平野的话:“你如果知道对方是何人,并且有自信找到对方的话,杀了这个喽啰也无妨。只是你能找到吗?我们可是没有线索了。”

白夜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唇边,笑了起来:“晴明告诉我,姓名是最短的咒,这就够了。”

局长立刻拍板:“既然您如此有信心,那不如您来把她,把她捉拿回来!这样我们也不追究这个叛徒的死了。”

白夜看看局长,回头嘲讽的扫视身后面色不善的时政众人,冷哼了一声:“我也不放心你们去捉拿她。”

苗九黎叹口气,在空气中划了一道:“如果你需要帮助,这是我的本丸的坐标,你可以来找我,我会尽我所能的帮你的。”

时政众人虽然仍然有不满的,但最大的局长已经把此事决定了,便也不再说话。将叛徒的尸首拖走,长谷部提着刀送客,本丸终于又安静了下来。

施法把鲜血的痕迹清楚干净,白夜摇响悬挂的铃铛:“全员到大广间来,开会。”

 

 

 

 

 

十分钟后众人齐聚大广间。白夜放下自己的本体,若有所思的用手指敲打膝盖。长谷部清点完人数,小声道:“大人,都来了。”

白夜抬头看着长谷部,看的长谷部身上发毛。鹤丸小心翼翼的问:“怎么了大人?”

一期把手搭在前田肩膀上神色紧张:“是前田看见的人很麻烦吗?”

白夜沉默一下,问:“织田信长,是个什么人?”

整个大广间瞬间安静下来。鹤丸面色古怪:“哇偶,大人你这个问题真是一个遗留千古的好问题。是呢,织田信长是个什么人呢?”

曾为织田刀的长谷部、宗三、药研和不动脸都有点僵硬。药研最先回过神来,拍了拍有点激动不动的肩膀示意他不要说话:“大将是完全不知道他是谁吗?”

白夜点头,药研松了口气,简单介绍起来:“这样啊。织田信长是一个战国时期的大名,曾经差点夺取了天下,一生毁誉参半,也曾经是我,长谷部君、宗三君和不动的主人,鹤丸老爷和烛台切老爷也曾经在他手上待过一段时间。我这次就是去信长公那里修行的,您在信里想来也看见了。”

狐之助赶紧冒出来把织田信长的资料给白夜看,白夜扫过两眼:“是个枭雄,与阿瞒有几分相似。”

长谷部不屑的冷哼:“您是说中国的曹操大人吗?他可比不得曹操大人,不过是个笨蛋罢了。”

不动立刻忍不住了:“信长公才不是呢!你懂什么。。。。。”

药研赶紧拉开马上就要干一架的长谷部和不动,宗三悠悠叹气:“那个魔王啊。。。。。。”

鹤丸赶紧结束这个引战的话题:“所以大人为什么要了解信长公呢?和这次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呢?”

长谷部和不动立刻停止了幼稚的打斗行为看向白夜。白夜调开狐之助工作界面中的某一页,放大一张图片给众人看:“前田说他看见想要弄死他的那个人就是她。”

大广间里落针可闻。所有人都惊呆了:“她?”

白夜点头:“现在新的问题来了,谁来给我介绍下她又是谁?”


一周年了!
昨晚十二点一直截图到了十二点四十才截完全员,这里只放出部分
没有全刀帐,但仍然是刃口众多啊!
大家这一年都辛苦了!爱你们!
(放出的代表为全部的极化刀和婚刀鹤丸国永先生,初始刀山姥切国广先生,第一极短大队队长药研藤四郎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