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糖糍粑

特色小吃,欢迎品尝~
主刀乱,鹤厨,爱全本丸
墙头众多,杂食
另在英美/楚留香中反复纵跳~

白夜(十)

失踪人口回归!民那久等了!

我真的很喜欢千代金丸那个头发啊!垂顺有光泽!

然后这也是个伏笔,关于为啥千代金丸现在就要在白夜这个国服婶婶本丸实装的问题之后会告诉大家的!

晚点会有一个日常。大家可以等一等~

---------------------------失踪人口的分割线--------------------------------

送走药研修行的本丸一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白夜招呼其他人正常的出阵远征内番,自己又默默的开始了日常。

很快药研的第二份书信都回了家。一期带着弟弟们仔细阅读着书信,脸上的笑意与忧愁各占一半。白夜看在眼里,递了一杯茶给一期:“担心吗?”

一期脸上微笑减弱两分:“到底是,会有的啊。。。。。”

白夜吐一口气:“中国人有一句诗,叫’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于我们而言,千年百年弹指而过,数十年在一个地方度过如同一日的生活都是常事,如此算,可忧愁的事情是不是太多了?我曾经对我身边的人放不下,抛不开,后来我才明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数,你是左右不来的,不如就随他去了,这样反而最好。”

一期低头,轻轻道:“可,毕竟是弟弟,放不下啊。”

白夜点头:“也是。不过修行毕竟是安全的,还是期待更强的他回来吧。”

平野给白夜续上茶水,转头看见狐之助一步分作三步走的扭扭捏捏的过来了,不由出声问:“狐之助先生,您怎么来了?”

狐之助听到平野的声音浑身毛一下就炸开了,白夜不经意的扫了一眼狐之助:“怎么了?”

被这眼神吓到了的狐之助立刻拔高了声音:“报,报告审神者大人!政府有人来访!”

所有人嘴里不约而同的“啧”了一声,有人小声嘟囔:“又来干嘛。”

白夜起身:“请他们到会客室。厚你跑一趟厨房让歌仙准备一点茶点,不要准备太多了。”

厚应声往厨房走,包丁眼巴巴的看着厚的背影:“我也想吃,一期尼。。。。”

一期很冷静的起身:“走吧包丁,今天是你和山姥切先生的马当番,你还是先去吧。”

白夜无奈的笑笑,弯腰小声对包丁道:“回来我给你吃桂花糖。”

包丁瞬间化身小鸡啄米。

 

 

来到会客室,两个白夜并不熟悉的工作人员对着佩刀端坐的长谷部和光忠比谁更面瘫。白夜随手放下自己的拂尘:“今天又是什么事劳政府派人光临寒舍?”

工作人员缓缓开口:“并不是什么大事。政府最新召唤出了一位刀剑男士,他在本丸山听别的刀剑男士说起您之后,十分相见您。”

白夜并不抬眼看那个工作人员,只把玩自己的发尾:“他认识我?我可不认识多少日本的刀。”

两个工作人员对视一眼,摸出一张符咒:“或许您见了面就认识了。”

白夜低笑一声,动作疾如闪电的夺过二人手中符咒:“阴阳师?你们已经在这个本丸做了什么手脚了吧。我给你一次机会,自己撤掉,否则。。。。”

白夜素白如玉的手腕上浮起黑色的纹身:“我在咸阳宫和阴阳家的那群老东西过招的时候,徐福都还没进宫呢。”

两个人触电一样退了两步,长谷部刷的一下就想拔刀,被白夜制止:“不必。”

白夜轻轻朝符咒吹了口气,符咒上闪现诡异的蓝色符火,待符咒燃尽,一把漂亮的刀剑出现在白夜面前的桌案上,而那两个工作人员额头上已经是汗如雨下,整个人瘫在了地板上。

光忠干脆利索的把两人如同拖死狗一样拖走,长谷部担心的看着白夜:“大人,这?”

白夜笑了笑:“你去和光忠把那两人看好,如果他们身上有什么符咒都直接拿鸡血泼了,整个人也拿鸡血浸一遍。”

“至于这把刀,”白夜歪头,“确实是本体。他想和我说什么呢?”

长谷部领命出去了。白夜倒好两杯茶:“先生出来吧。”

刀剑上金光四射,白夜只道没看见一样把茶推到对面。长发飘飘的付丧神一个大礼拜了下来:“白夜大人,有幸见到您。”

白夜愣了一下:“你认识我?”

刀剑男士沉默一下,用一种白夜熟悉又陌生的语言缓缓道:“千代金丸,生于大和长在琉球,姑且算是太刀,但不要太在意。把我放在日本刀的范畴里,还是有些不太适应啊。”

在门口待命的平野和前田听见房间里传出一阵瓷器打碎的的声音,慌忙前去查看:“大人我们听见有什么打碎了。。。。。”

白夜挥手变没碎掉的杯子:“没事。你们去吧,我这里没事。”

“见到了可以算是故人的人,太激动了而已啊。。。。。。”

 

 

直到千代金丸已经在本丸里生活战斗了很久以后。他也一直以一个记录受到本丸里所以人的尊敬:第一个面不改色的喝下白夜准备的唐茶的人。这次白夜不止加入了鸡舌香,还放入了数量可观的姜末等香料,当平野拿着残茶给莺丸看的时候,莺丸只闻了一口就险些中伤。

但是现在的白夜和千代金丸一起品茶却是感慨万千。千代金丸很珍惜的一口口喝着杯中的茶,用几乎已经失传的冲绳话感慨:“当其他人告诉我您来自大唐时,我就在想您是否是我在这异国他乡最后的知己了。如今相见,真是惊喜。”

白夜用着大唐官话回答他:“故国一去何止八千里,相见,都是缘分啊。”

二人一起笑了起来,千代金丸拈起一块白夜拿出来的糖莲子:“您看起来已经习惯了在这里的生活啊。”

白夜笑着摇头:“习惯不习惯,再多些日子也就这样了。你呢?现在在日本也算生活了很久了吧?”

千代金丸还没回答,就看见长谷部一身血的走了进来:“大人,那两个人已经处理好了,你看接下来怎么办?”

白夜冷冷的道:“去找狐之助,我不想再看见他们了。”

千代金丸盯着长谷部看,看的长谷部浑身发毛:“我怎么了吗?”

白夜笑了起来:“是鸡血,你别这样。”说着挥手一个小法术把长谷部身上的血处理干净,搞得长谷部面色通红的跑了出去。

千代金丸挠挠下巴:“我怎么感觉他这么眼熟呢?”

白夜好奇:“是以前遇见过吗?”

千代金丸摇头:“不知道。对了,我今天找您来是有别的事情的。”

白夜点头:“说吧。”

千代金丸有点不好意思:“是这样,您也了解现在时之政府为了方便管理把审神者分成了不同的战区,我了解到您所在的战区我目前还不能被安排实装,但是我又很想来您这里。所以我和时之政府的人商量了一下,您要是愿意的话,我能不能让我的分灵先来您的本丸?”

白夜想了想答应了:“如果时之政府不反对的话我会很欢迎的,毕竟你还蛮对我口味的。”

门口传来木头被掰下来的声音,白夜回头:“鹤丸?”

鹤丸国永努力让自己看起来风度翩翩一点:“啊,歌仙阁下又做了点茶点,叫我送过来呢。”

白夜眯起眼睛,仔细看了看鹤丸手里的茶点确实是一眼就看出来没有问题的羊羹,就举了一块给千代金丸看:“你在琉球吃过大唐的羊羹吧?那可是货真价实的羊肉做的。第一次吃这种红豆做的,我还以为这就是红豆糕呢。”

千代金丸接过羊羹咬了一口:“唔,好甜!”

白夜微笑着把另一块羊羹塞进鹤丸嘴里:“吃不惯吗?那你来了我的本丸以后我来做正宗的羊羹吧,这么多年没吃我也很想念啊。”

鹤丸被这巨大的羊羹塞得差点噎住,好半天才吞下去。白夜举了杯茶递到他嘴边:“我喝过的杯子,你别嫌弃,喝点吧。”

鹤丸一口气没提上来,惊天动地的咳嗽起来。白夜和千代金丸赶紧一起来给他拍背,让他把那块羊羹吐了出来。鹤丸有气无力的摆手:“我没事了大人,你让我歇一下。”

白夜还是不放心的拿过杯子:“那你喝口水吧。”

求生欲让鹤丸可怜巴巴的拉住白夜的袖子:“大人我不想去手入室。。。。。。”

白夜反应了半天才明白过来,哭笑不得道:“那你休息一下吧。”

千代金丸笑的一脸温和:“看来我以后的日子会很有趣呢。”

白夜rua了一把鹤丸的头发:“他就是这样的。话说我们要去锻刀室接你吗?”

千代金丸点头,白夜给鹤丸倒了一杯纯茶:“那鹤丸你在这里休息,我去把千代金丸接回来。”

鹤丸一边给自己灌茶一边用力点头,白夜便招呼千代金丸:“那我们出发吧。”

等白夜走远了,鹤丸才放下茶杯,苦笑道:“这是又多了一个情敌吗?”


评论(8)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