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糖糍粑

特色小吃,欢迎品尝~
主刀乱,鹤厨,爱全本丸
墙头众多,杂食
另在英美/楚留香中反复纵跳~

白夜(十六)

年底了,期末了,死线了!!!!

会计啊,毛概啊,线代啊!!!!

这次真不是我要咕咕了,这学期我再挂科你们可能就见不到你们可爱的糍粑了。所以从今天开始到1月5号我正式回到家为止,全系列(包括白夜和日常吐槽)全部停工

等我考完试回家了,等风头过去了,我带着大家上高速兜风~

爱你们哦~

----------------------------------------划水的一更--------------------------

“敌在本能寺”这句话白夜是不知道有什么问题的,但是一众织田刀听了差点没集体心肌梗塞,还好又都缓了过来。在狐之助那里拿到权限允许多带人以后,白夜叫来了所有人在大广间待命。

一众人戎装跪坐,看着白夜和狐之助确认着什么。这个本丸一共其实有两只狐之助,出阵一只,内政一只,一直被白夜威胁恐吓(?)的是出阵的那只,今天把内政的这只叫来也不知道为了什么。

一番确认后,两只狐之助坐好给所有人行礼:“我们确认了审神者大人的灵力可负荷状态,建议是审神者大人带领大约四队部队出阵,其他人留守。”

众人哗然。一般审神者带领一队部队出阵还有时间限制,自家审神者可以一次性带四队同时出阵?

本丸里资历最老的切国第一个不同意:“本能寺不是难度多大的战场,大家的练度也都不低了,我觉得最多带两队出发就可以了,不,两队是不是都会负荷太大了?”

平时陪伴部队出阵的狐之助资历更老些,笃定的摇头:“四队是我们确定的数字。按审神者大人的灵力,或许更多的人出阵都可以,但是我们需要有人留守在本丸以防有任何的不测。”

另一只狐之助舔了舔爪子:“放心吧,审神者大人灵力超群,而且她和一般的审神者还不同,作为某些历史的经历者,时空对她的排斥不会和一般审神者一样那么大。换句话说,只要审神者自己的灵力撑得住,不引来检非违使的话,审神者大人可以在本能寺的战场上想呆多久呆多久。这次的敌人也不是普通的时间朔行军,还是多带点人小心为上。”

大家都有些目瞪口呆,白夜倒是没说什么,拿着资料在研究本能寺之变的相关知识。坐的和狐之助离得近的和泉守小心的低声问狐之助:“你给我透个底,我家大人的灵力到底有多强?”

狐之助顿了下,确定白夜没看他们:“一般的审神者我们按照灵力可以划分为从甲到丁四个等级,甲之上的我们称为‘地’,‘地’以上是‘天’。现在‘天’阶的审神者全政府不过两个人,都是身处要职的重要人物。可依我看,白夜大人的能力,特别是灵力,不亚于那两位‘天’阶的大人。”

和泉守倒抽一口冷气,被安定一把捂住嘴。堀川有点发蒙:“那大人怎么不在政府工作,还跑来领导我们啊?”

狐之助轻轻摇头:“这个我不清楚,你们也别问了。。。。。但是灵力是可以通过锻炼继续提升的,白夜大人的能力还没到她的天花板呢。”

老资历的狐之助咳了一声,众人立刻收声。白夜没抬头,手上工作面板已经打开了七八个界面:“咱们在这个战场就没过败绩,但是得慎重。除了本丸里已经满级的切国,鹤丸,退退,安定,清光,乱,蜂须贺,鸣狐,已经修行过的药研,九十级以上的人我们还有几个来者?”

近侍的长谷部立刻报数:“目前我还差一点就是满级,宗三,石切丸,笑面,一期,鲶尾,骨喰,前田和小夜目前在九十级以上。八十五级以上的有光忠,莺丸,江雪,萤丸,歌仙,堀川,和泉守,大俱利,山伏。还有八十级以上的就是源氏兄弟,陆奥守,狮子王,同田贯还有大太兄弟了。”

白夜数了数:“人数超了。就从八十五级以上的人里挑。”

这下报到数的可不管什么希望白夜少带人了,一个个把手都要举到白夜鼻子底下了。白夜抬头:“急什么,我再看看。长谷部,你和切国谁留下照顾本丸里的事?”

长谷部立刻和切国眼光里对战十万八千次,然后缩在一团激烈的讨论起来。药研叹了口气:“大将,我虽然修行了也链结完了,可还没正式上过战场。要不这次我就留下吧?”

长谷部和切国闻言抬头都愣了,白夜揉了一把药研的头:“不,你去。你不想亲自报仇吗?”

药研叹了口气,转而不说话开始整理自己的东西。白夜瞄一眼众人都要吵开锅的架势,无语的拿出一个筛盅:“点数超过五的就不去了。”

众人立刻摩拳擦掌起来。狐之助淡定舔毛,眼看着大广间变成了赌场,互相甚至还赌了一盘油豆腐。

白夜收好资料,拿出一个签筒虔诚的捧在胸前:“三清大帝在上,保佑弟子旗开得胜。”

一来就扔了个一的鹤丸好奇的凑了过来:“大人你在干嘛呢?”

白夜不答话,使劲摇晃签筒,很快摇好了签。鹤丸抢先一步捡起来,却发现上面什么都没写:“您这是算的什么卦啊?”

白夜笑了笑,手一抹签上才现了数字,是一个“九”:“这个是我才知道的内容。问卦的内容不能让别人知道,结果也无需告诉他人,心里有数就好。”

鹤丸嬉皮笑脸的凑过来:“咱们还算别人啊?”

白夜弹了个脑瓜崩给鹤丸:“这种事情不能开玩笑。”

鹤丸捂着脑袋叫疼:“鹤本来就秃,您下手又太重了吧!”

白夜看着还在摇色子的众人,伸出几个指头给鹤丸揉刚刚被她弹着的地方:“无事不问,问则必灵。鹤丸,我有点害怕。”

鹤丸享受着白夜给他揉额头,不在意的说:“那我还是相信凡事信则灵。以前我在神社的时候还是遇见很多人来向我祈祷啊,可他们真的是向我或者向神祈祷吗?很多时候他们内心已经有了答案啊,所谓求签不过求一个心安而已。您只要对这次的行动是有自信的,那就不怕了。比起求的这一签,还是您的内心更重要吧。”

白夜被鹤丸说的低头沉思,鹤丸趁机握住白夜的手放在自己胸前:“那大人,你既然这么信这个,不如让我来算一下?我也有些事情想问呢。”

白夜看着鹤丸无奈,抽回自己的手把签筒递给鹤丸:“在内心默念自己的问题,摇出来把签给我就好。”

鹤丸嘿嘿一笑,卯足了劲大力晃动签筒。白夜吓了一跳,差点以为鹤丸要把签筒摇坏:“你轻点,这个签筒比你年纪还大。。。。。”

一个竹签被摇了出来,鹤丸满不在乎的把签筒放好去拿那枚竹签:“咱们本丸里比我年纪大的都没几个,这签筒能比我年纪大?”

白夜好笑:“这是当年汉武帝求仙问道之时做的签筒签文,当年是李淳风给我的,你在他面前还真就是个小辈。若是哪天这签筒得化人形,我看他不找你麻烦。”

鹤丸吓得浑身一哆嗦,赶紧双手把签文递上:“那大人你给我看看吧。”

白夜看了看:“廿六,逢凶化吉,诸事不忌,大吉签。”

鹤丸双手一拍:“那就最好了!”

白夜笑着摇头:“也不知道你问的什么,你也别告诉我了,这签是最好的之一,好好珍惜就好。来,结果出来没,谁不去?”

那边差点和长谷部手合了一场的切国颇有些意气风发,但还是害羞的拉低了自己的被单:“长谷部君留守。”

摇色失败的鸣狐和山伏倒没觉得有什么,但粟田口家的几个小短刀还是挺替自家小叔叔可惜的。白夜点了点人:“那这会儿就去准备吧,一个小时后集合在传送装置前。”

众人纷纷答是,立刻投入了作战准备之中去。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