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糖糍粑

特色小吃,欢迎品尝~
主刀乱,鹤厨,爱全本丸
墙头众多,杂食
另在英美/楚留香中反复纵跳~

万圣节

不给糖,就捣蛋!

一次性婶婶,和本篇,和白夜没有任何关系。

顶锅盖逃。












“不给糖,就捣蛋~”鹤丸摇晃着脚坐在树上,把自己的羽织蒙过了头,简单的变成了幽灵的样子,“一期也是,粟田口那么多糖不给我,还让老虎吼我,一会儿就去吓他们去。”

本丸里现在是秋夜的样子,枫叶如火,但是还是挺暗的。鹤丸灵敏的穿梭在各个部屋之间,打算遇上谁就吓谁。

第一个遇见的是国广家的几个人。山伏到了秋天也穿的很少,抱着一堆床单被罩“咔咔咔”的大笑着,山姥切并不过多回应他,只堀川一个人努力的没话找话,看样子是拿着全新选组的衣物。

鹤丸费力的爬上房梁,拼了自己的一把老腰准备倒挂吓他们一跳。走在最前面的山姥切已经走过了转角,回头正在点头附和堀川说的什么,然后猛地一转头。。。。。。

“什么!。。。。。。。邪灵退散!”山姥切惊得把手上所有东西一起朝前扔了过去,自己整个跌坐在地上。鹤丸哈哈大笑,跳下房梁撒腿就跑。

堀川和山伏都吓了一跳,赶紧扶起山姥切,山姥切惊魂未定,忽然想起了什么事,也不管满地的衣物,慌作一团回头就往婶婶的天守阁跑。

鹤丸开动最大机动,感觉自己一瞬间是骑上了装备着小云雀和望月的极短一样,成功三个转弯后遇到了今天的第二批倒霉鬼:虎彻一家。

蜂须贺把自己打扮成巫师的样子,正在从糖果罐里给前来要糖的小夜拿糖。浦岛很随意的把自己打扮成桃太郎的样子,惹的蜂须贺不停的抱怨,说还不如小夜在宗三帮助下打扮成的僵尸装。

长增弥是不敢在这时候插话的,只能拿出自己买好的巧克力递给小夜。小夜很乖巧的道谢,和浦岛一起数已经要到的糖果,里面金灿灿的金币巧克力一看就知道是谁送的。

鹤丸缩在所有人的视角盲区,看着小夜和浦岛把糖果倒在地上,想按颜色分开。长增弥侧躺在地上慈祥的看着他们,不过已经有些昏昏欲睡。蜂须贺和宗三背对这里,和江雪探讨婶婶越来越喜欢过这些有些灵异的节日了。

依仗着身形伟岸的长增弥的遮挡,鹤丸果断下手,把浦岛珍而重之垒成一摞的金币巧克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偷了过来,全数凌乱的放在了长增弥的怀里。

蜂须贺转头,一瞬间就怒了:“赝品!你这是干嘛!居然偷浦岛的巧克力!”

长增弥瞬间清醒了,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怀里的巧克力掉了一地,其中几个落在了蜂须贺脚下,蜂须贺一个没看见,踩了上去。。。。。。

虎彻的部屋瞬间炸了。宗三眼疾手快的抱起小夜和浦岛远离战场。鹤丸蹑手蹑脚的走开,江雪却仿佛不经意的回头望了一眼,也不知看见鹤丸没有。

成功捣蛋的鹤丸浑身舒坦,左转迎面走来的是数珠丸和笑面青江,鹤丸不想看见他俩赶紧紧急右转,撒丫子就跑。

青江走到转角的地方,微微皱眉,数珠丸发觉了,问:“怎么了贞次?”

虎彻部屋的战火已经快要烧出来了,青江赶紧拉着数珠丸走开:“没什么,你要不要先回去了?我可能要去三条部屋一趟呢。”

数珠丸了然,默念一句什么,青江听见了,只暧昧的笑笑:“是的呢,我要去找那位,有些不可以让大家知道的事情要做呢。”

这边鹤丸终于跑远了,在走廊里喘个不停。今天佃当番的是三池兄弟,两个人明显累的不行,这会儿看样子是要去洗澡。鹤丸暗叫一声不好,又没法按原路折返,看见走廊下的花草,一个猛子扎了下去,只露出一双眼睛看着他俩。

骚速剑是累的腰酸背痛,和大典太探讨着想在泡澡的时候来杯酒的问题。鹤丸不敢惹大典太这位大佬,但是依然悄悄从花坛里摸出两个鹅卵石,放在了骚速剑的必经之路上。

事实证明太刀的夜视能力大家还是都明白的。三池兄弟俩没一个看见了这罪恶的小石子。骚速剑一脚踩了上去,溜圆的小石头让他立刻摔了下去,大典太吓了一跳赶紧想扶,却没注意到另外一颗石子已经滚到了他的脚下。。。。。。

“咚”“嘭”两把太刀互相撞击的打击力度事实证明不是简单的相加就可以解释的。在前田来寻找大典太之前,二人成功短暂的晕了过去。

鹤丸在大典太和骚速剑撞在一起的第一时刻迅速跑掉。不想还没跑多远,就看见了大队人马来临。

髭切和膝丸打头,居然还带上了本体,婶婶被石切丸和青江夹在中间,一群人哆哆嗦嗦跟在山姥切后面,惹得山姥切不停的小声说:“我只是个仿品而已啊!”

鹤丸迅速上树。婶婶吓得眼睛有点红,小声问身边的青江:“你真的觉得是吗?”

青江前所未有的紧张:“如果是我一个人的感觉就算了,可是山姥切殿也觉得有的话。。。。”

髭切缓慢而有力的拔出了刀:“不管是人是鬼,我都会斩了哦?”

婶婶突然用力挣开石切丸的手,哭了出来:“可万一是他呢?”

膝丸吓了一跳,连忙回身安抚婶婶:“如果是他,我们当然不会下手的啊,请您冷静一点呀。”

婶婶跪在地上哭了出来:“鹤丸是你吗?你出来见见我啊!”

树上的鹤丸愣了一会儿,看见长谷部上去想要扶起婶婶:“阿鲁及,您不要这样,鹤丸殿他已经。。。。。。”

鹤丸苦笑了出来,对啊,他已经在战场上为了保护婶婶回到本丸,和敌人同归于尽了啊。

婶婶撕心裂肺的号了出来:“不!我不相信!我把极御守都给他了,他肯定没事的!戏弄切国,折腾长增弥,他最喜欢干这种事情了!他肯定回来了!你们去找他啊!他肯定在本丸里准备给我们一个惊吓啊!”

大家都沉默了。无法回城的刀剑,孤立无援的情况下,极御守也只是徒增多一次的伤害罢了。只是大家不肯把这件事告诉婶婶罢了。

婶婶死死抓住青江的裤腿:“髭切膝丸是太刀看不见,药研他们是短刀看的见的!药研,你带着弟弟们去找他啊!他一定在这里的!”

青江和山姥切同时无言的抬头,飘在半空中的鹤丸把自己的羽织整理好,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吓到你们了吗?”

数珠丸默念一声佛号,吓得鹤丸连连摆手:“我就是回来看看你们,你可别直接送我走了啊。”

“今天是万圣节,往年她最喜欢这个日子了。今年我没法陪她过了,你们可要记得给她发糖哦!”

“很晚了,天太冷了,你们送她回去吧。我马上就要走了,切国殿对不起啊,刚才不该吓你的。。。。。。也替我给蜂须贺解释下,我就是好玩,让长增弥殿别在意。。。。。。。”

髭切收刀,沉默的望着鹤丸。膝丸已经满目泪水,却还抱住了婶婶:“您别这样了,我们都看了,鹤丸殿不在这里,他不在这里啊!”

婶婶哭号:“你看不见的!你晚上瞎!你看不见!极短呢!药研爱染不动,你们是不是看见他了!说话啊!”

所有人都沉默着,只有退退的大老虎发出了一声长啸。

婶婶就这样哭着,哭着,直到药研实在看不下去,狠狠一记手刀劈晕了婶婶。长谷部打横抱起婶婶,按照青江指的方向给鹤丸鞠了一躬:“您请回吧,我们一定会照顾好她的。”

鹤丸微微一笑,冲所有人鞠躬:“麻烦大家了。”

 

 

第二日,时之政府终于在战场上找到了已然折断的太刀鹤丸国永。奇怪的是,这把已经折断的太刀上完整的挂着一枚自制的极御守,打开,里面只写了一句话:“这,惊吓到你了吗?”

-------------------------------------------------------------------------

在知道自己已经无法获救的情况下,鹤丸到最后是舍不得毁坏婶婶留给他的最重要的东西的。

评论(9)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