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糖糍粑

特色小吃,欢迎品尝~
主刀乱,鹤厨,爱全本丸
墙头众多,杂食
另在英美/楚留香中反复纵跳~

白夜(十二)

我的阅读量和点赞小红心算是彻底崩了。。。。。

没人看我也保持这样一周一次吧,我也没法再怎么的了,精力不足。

反派开始作妖,白夜小姐姐准备开打了。

就酱

------------------------------开始--------------------------------------



上野也一个人兜不住这么大的事情,赶紧向上级报告。不一会儿时政相关的人员不管睡得多死还是在做什么事都统统起床往时政赶。局长下令立刻封锁所有相关消息,带着夏安和几个心腹赶到了白夜的本丸。

那个技术人员早就被这样的大事吓得尿了裤子,局长看都不看他,让时政真正的技术高手替代了他的位置。白夜本丸里所以人披甲待命,鹤丸和长谷部门神一样站在手入室门口,局长好说歹说都不让人进去。

三日月宗近难得没喝茶,和小狐丸按着刀冲局长笑:“您又不是审神者,又帮不了药研什么忙,干什么还要干扰我们审神者大人手入药研呢?”

随行的几个心腹听了这话脸都白了,当即有人就忍不住了:“你怎么说话呢!”

小狐丸慢条斯理的抚摸自己的刀鞘:“难道不是吗?刚刚那两位大人来了那么久,结果还不是我们自己人发现的药研。您的人做什么了吗?”

几人被怼的说不出话来,局长不耐烦的一挥手:“他说错什么了吗?上野人呢!叫她来给我汇报!你们几个还不快去这附近沿路看看,说不定还能找出什么线索!”

夏安赶紧把众人赶去做事情,带着局长往上野那里带。还没等二人走到茶室,就听见里面摔杯子的声音,二人一惊害怕白夜的这群刀忍不住打人,赶紧走了进去。

里面的确一片狼藉,却是上野在发火:“什么叫我都干了什么!我今天来就说了找到药研的技术难度很大,我们也尽力了!药研重伤又不是我把他伤了的,你们这一个个都来问我的罪,是觉得这都是我害的不成?你觉得我很想这样吗!”

一期一振脸阴的可以掐出水来:“但你下午这几个小时都做了什么有意义的事情吗?如果你能早一点,那药研也不会。。。。。”

上野吼了出来:“那也要能啊!你行你上啊!”

一屋子的粟田口的刀齐刷刷的拔刀,大包平更是重重的一拍桌子:“那要你何用?”

局长和夏安赶紧上去拦住上野免得双方真的打起来。上野气的眼睛都红了,夏安赶紧安抚住激动的众刃:“这件事我们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如各位稍等,等药研手入完毕以后询问下当事刃,如果时政真的真的做错了什么,各位把我给劈了都成!但也请各位容我们询问下她的工作流程,毕竟之前也没有过这样的事情,她也很难办,如果真的是她工作懈怠了导致延误了对药研的寻找,我们自然会对她进行处罚的!请各位相信我们!”

莺丸拉住激动的一期低声说了句什么,一期终于冷静了一点。莺丸反手递给大包平一杯茶,盯着夏安语气温和但是坚定:“我相信你明白如果这件事处理不好的话,不仅是我们阿鲁及,那么多的审神者大人都不会让你们好过的,所以我们也知道你们也很紧张。正因为如此,我们也不是非要把她怎么的心里才高兴,把事情调查清楚才是最重要的也是我们最关心的。所以在这一点上,我们会尽力帮助你们的。”

夏安稍稍松了口气,回头看着局长点头。一期突然说话:“等下,我们这里派一个人跟着你们全过程,看看你们怎么查的可以吧。”

局长面露难色:“这个。。。。。”

一期深吸一口气:“我知道我们肯定看不懂你们具体的操作,但是我们也只想确认你们没有偷奸耍滑哄骗我们。我去过时政,你们的办事效率我领教过,不派个人监督着你们我实在不放心。”

局长和夏安当即尴尬起来,局长僵硬的点头:“那也行吧。你们要派谁来?”

前田主动请缨:“我来吧。放心,我不会干扰诸位的工作的。”

局长见识前田这个好说话些的终于暗自松了口气:“那我们现在就开始看她下午的工作记录了。你们其他人

要不先去休息一下?有结果了我们会通知你们的。”

在手入室门口待命的小狐丸这时走了过来:“药研伤的太蹊跷,阿鲁及不该直接用符咒结束手入,估计早上才能手入完毕。阿鲁及让我通知你们这会儿先去睡了,明天早上再看情况。顺便,近侍不换还是长谷部。大家先散了吧。”

众刃闻言纷纷离开,鸣狐也领着其他小短刀赶紧休息,只有一期还在站着:“小狐君,阿鲁及她。。。。。”

小狐丸拍拍一期肩膀:“现在的检查结果是就是一般的重伤,阿鲁及说等明天药研醒了再做进一步检查,你先去休息下吧。在本丸里这么多人在,不会再有事了。”

一期还是忧心忡忡,小狐丸没法,突然发力敲了一期脖子一下把他打晕了过去。还没走的莺丸和大包平看的目瞪口呆,小狐丸使劲把一期抗在肩膀上,冲莺丸比个手势:“别告诉三日月,不然回头他可不会放过我的。”

莺丸深深的望了一眼宛如麻袋一样被小狐丸抗在肩膀上的一期,畏惧的点了点头。

 

 

 

第二天天没亮,众刃纷纷起床。熬了半夜的时政工作人员几乎去了半条命,却发现上野她们的工作是没有问题的。所有的焦点,就落在了药研这个当事刃身上。

在白夜强大的灵力加持下,即使没用符纸,药研的手入时间还是缩短了不少。但手入完成的药研只短暂的清醒了一会儿就由于精力不支又睡了过去,白夜和局长等人也由此没有询问他什么。

确认药研身体无碍,所有人心里的石头都放下了一半。然后,就是等待药研的清醒。

直到中午药研才悠悠转醒,守在他身边的一群小短刀宛如点燃一样到处去报信,一期更是激动地直接哭了出来。一番人仰马翻后,药研草草吃过一点光忠煮的粥水,终于缓过来了。

局长终于小心翼翼的询问:“药研,你到底是遇见了什么?”

药研放下碗,直直的看着局长:“我从传送点回来,抬头就遇见了整整四队敌刀,全是大太刀,本来该在那里引导我的工作人员影子都没有。我没刀装和御守,一路且战且走,被他们引到了我不认识的地方,费了好大劲才全部干掉他们。等我想要回到回本丸的路上,又差点被时空漩涡卷走,所以走到本丸门口晕了而已。”

药研把“而已”这两个字念的如同想要从局长身上咬一口肉下来。局长一听药研的话脸都青了,站起来就想往外走,被白夜拦住:“昨天,狐之助信誓旦旦告诉我,政府的工作人员接到了药研,把他带到了回家的路上。”

夏安连连追问药研:“真的是出来就看见敌刀?没有看见任何的工作人员?尸体都没有?”

药研摇头:“我的侦查没问题。当时传送台附近除了敌刀,什么都没有。”

一期低吼:“够了!药研他是受害者,没理由欺骗你!现在是不是有线索了就该给我们一个解释了?”

夏安不说话了,局长叹气:“如果真的如药研所说,这可能就不是普通的溯行军偷袭事件了。如此高智商的有预谋事件,怕是。。。。。。”

白夜起身,直勾勾的看着局长:“我不管是谁,什么背景,多厉害,我只知道他伤害了药研。”

“道君有言,言不动,而众生听令,身不动,而天地俯首。以无情化大爱。天道无情,太上忘情。我可以对自己无情,忘情,但是正因为如此,我绝不允许谁对我在乎的人动手。”

白夜握起了自己的本体:“我不学最下之人不及情,但这不代表我无情。”

“去查,是谁干的。”

“我会让他明白惹怒我的代价。”


评论(7)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