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糖糍粑

特色小吃,欢迎品尝~
主刀乱,鹤厨,爱全本丸
墙头众多,杂食
另在英美/楚留香中反复纵跳~

(一期兼)我想听你叫我

诸君先听我解释为啥会有这个邪教产生!

本人坚定的药一党和土方组不拆不逆不动摇,但是为什么会有现在大家看到的这个八竿子都打不到的出现呢?

这都怪时辰啊!(bushi)

但是也怪时辰,怪B萌。今年和去年 B萌,一期和兼桑都很顽强的进入了128强,但是他俩老是死亡分组分在一起!而且每次都是一期的票数高出兼桑一点,然后夫夫双双把家还!

这不是爱情,是什么!(被打)

所以我毅然决然的写出了这一篇一期兼,供君娱乐。

此婶与白夜和日常疯掉的婶无关。

养成,可接受可往下。。。。。。

标题其实关系不大。

----------------------------堀川别打了我错了!!!------------------------





“お手合わせ、お願い申し上げる。”水蓝色头发的男人深深的鞠了一躬。

对面的红衣男子咬紧了牙关,眼中有一抹不甘:“手合わせじゃ、実戦殺法使えねえからなあ。どーしよっかな。”

手合场上气氛一触即发,门口叠罗汉一样叠了三个人。婶婶被压在最底下,伸手拨了一下耳朵上的翻译器:“我是说。。。。。关了啊,怪不得听不懂。”

堀川快把衣服捏的发皱了:“卡内桑不会被欺负吧?”

药研紧张的扶一把眼镜:“没事,一期尼有分寸的。”

婶婶拍拍身上的堀川:“放心好了,今天卡内桑一定能嫁出去的!”

药研回头看了看不远处一样十分紧张的粟田口众人,把堀川拉起来:“我们还是商量下聘礼的事情吧。”

堀川立马不高兴了:“说什么呢,我们才是出聘礼的!你们给的是嫁妆~”

婶婶乐呵呵的笑了:“不管怎样,红包我给双份啦!”

手合场内刀光剑影已经开始,而手合场外则开始了其乐融融的婚礼筹办事宜。。。。。?

 

 

 

这个本丸,婶婶是把刀男们当孩子养的。和婶婶一起养孩子的是初期刀山姥切国广,但是大家都知道被被是一个非常害羞的刃,所以婶婶带孩子是带的非常非常辛苦。而这种单亲妈妈(?)带孩子的情况终于在一期一振来到本丸后得到了改善。

本丸里最早没有如母的烛台切光忠,没有如父的石切丸,单亲老母亲婶婶看见一期一振的到来简直觉得自己终于有了帮手,而这位粟田口的大哥的确不负众望,将婶婶的养孩子大业操办的井井有条。

而一期一振养的第一个孩子,就是和泉守兼定。

本丸里和泉守来到的时间早于堀川。所以婶婶在面对和泉守的时候,感觉自己面对了一个大龄儿童:他除了不像三日月一样连衣服都不会穿以外,简直和三条家这位失智老人一模一样!

不会叠被子,不会洗衣服洗碗,帮歌仙晒个衣服晒得泥点全弄上去全本丸都没被子盖。带了三天孩子以后,二代目表示自己想要风雅的干掉这个后辈为全本丸除害。

此时此刻,勇敢的一期一振接过了这个带孩子的重任!

一期拿出自己面对全粟田口的弟弟的耐心,教和泉守叠被折衣服,教他洗碗用微波炉开空调(对我们是现代化本丸),在他生病受伤时甚至抛弃了弟弟们委托婶婶照看弟弟,自己跑到新选组的部屋给和泉守换退烧贴。

此举引起了粟田口众多弟弟的强烈不满。药研为此亲自去了战场,带回了著名兼吹堀川国广,希望他能照顾好自家的大龄失智儿童,还给他们亲爱的一期尼。

堀川欣然接过了带孩子的重任,但是纵使兼吹如堀川,也遇见了滑铁卢。

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堀川刚刚来到本丸。安顿好自己的行李,堀川转头给自家兼桑开始铺床,却发现自家兼桑以一种很幽怨的眼神盯着自己,并且缩进了墙角。

堀川:“卡内桑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和泉守很怨念的看着堀川:“平时打雷,一期都会抱着我哄我睡觉的。”

堀川:笑容逐渐消失。

堀川试图讲道理:“卡内桑你也不小了,你要学会自己睡觉啊。而且打雷什么的,我们在战场上遇见检非违使不也会打雷吗?那个时候你也害怕的吗?”

和泉守理直气壮:“那个时候一期会保护我啊,他会上去把检非都干掉的啊!”

堀川头疼:“那卡内桑你负责干什么?”

和泉守很自豪:“我负责上去把检非的刀装打掉啊!然后一期就可以补刀了!”

堀川:我感觉迟早有一天你们要给我表演一个打太开眼。

房门这个时候被敲响,堀川开门,脸上还挂着水珠的一期出现在门口:“打扰了堀川君,我来看看和泉守,外面打雷了我害怕他害怕。”

堀川微笑的让一期进门,然后微笑着看一期熟练的把和泉守的被褥铺好,监督和泉守刷牙洗脸,还温馨的给他讲了个睡前故事。自始至终,二人都没有多看堀川一眼。

第二天,堀川主动找到药研,亲切的握住他的手:“真的不考虑把你家一期尼领回去吗?”

药研眼镜片反光:“你以为这就完了?不,你还太年轻了。”

于是堀川很快发现,一期简直出现在和泉守所在的所有地方。出阵一期带着和泉守七上阿津贺志山,而自己由于等级问题还在桶狭间捅人;远征一期和和泉守一起在江户时代旅行购物怀念土方先生,自己想去给和泉守洗衣服还被告知一期已经把和泉守的衣服和粟田口的衣服一起放进洗衣机了;演练场上一期给和泉守打掉对方刀装好让和泉守补刀拿誉,自己却连演练场都因为等级太低去不了。。。。。。。凡此种种,数不胜数。

终于,在和泉守和堀川又一次种地内番+0后,看着和泉守和一期那一排内番+1的记录,堀川忍无可忍找到婶婶:“阿鲁及你管管一期一振啊!”

婶婶露出了疲惫的笑容:“我能怎么办?和泉守只和一期内番才+1,我也很绝望啊!”

不安的堀川找来粟田口的众人,双方一番讨论后,派出了乱去和一期交涉。

乱气势汹汹的打开门,一期刚刚帮和泉守梳好头发,二人一起看向石化的乱:“有什么事情吗?”

乱皮笑肉不笑:“和泉守先生,刚刚长增弥先生好像在找你,你要不要过去一下?”

和泉守恋恋不舍的离开了粟田口的部屋。乱微笑目送他远去,随即关紧房门,非常严肃的看着一期:“一期尼,告诉我,你和和泉守先生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期笑容不变,伸手摸了乱的头发一把:“乖,我希望有一天,你可以喊他一声嫂子。”

乱:Σ(っ°Д°;)っ

听墙角的粟田口全员:Σ(っ°Д°;)っ

跑来打听消息的堀川:QAQ

但还来不及一期有所表示,和泉守先去和婶婶说了一件事:“呐—。能不能稍微听我说点事情啊?”

婶婶非常不解:“你为什么这么着急去修行呢?”

和泉守脸都羞红了:“因为,我想变得和他一样强,好能够陪在他身边啊。”

婶婶很快允许了和泉守的请求。出门时,一期很温柔的帮和泉守整理好修行衣装:“配合主上是刀的本分。”

和泉守脸都羞红了:“你还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

一期凑到他耳边,小声说:“我等你回来。”

堀川神色复杂的看着和泉守脸色通红的出门,总有一种女大不中留的感觉。

 

 

 

回忆结束,手合场里一期和和泉守的手合也分出了胜负。一期最终以娴熟的技艺成功打败和泉守,把他稳稳的压在了身下。

一期微笑着拉起和泉守:“出了好多汗。你没事吧?”

和泉守颇有些咬牙切齿:“果然啊——没有扬沙迷眼和扭打就不算练习吧?”

一期笑着刮了刮和泉守的鼻子:“没关系的,我会保护你的。”

和泉守立刻面色通红:“谁要你保护啊!”

一期压低嗓音温柔的看着和泉守:“总之,余生,还请多多指教。”

“嗯呐,请。。。。。多多指教。”

“那么,先叫一声あなた听听?”

“。。。。。。。”

----------------------------------------------------------------------------

婶婶们看见了请上B站还是给刀刀们投一票啊!!!!

评论(7)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