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糖糍粑

特色小吃,欢迎品尝~
主刀乱,鹤厨,爱全本丸
墙头众多,杂食
另在英美/楚留香中反复纵跳~

婶婶今天又疯了(五)

第一二段为我联队战坠机后真实内心写照。

毛利是在73层出来的,没来的我奶一口。

毛利来了我家秋田还没满级,又折腾了一会儿才把他满级了,拿着刚热乎的极化纸笔让他出的门。

总之大深坑是个好活动!(大声)

-------------------------------------看lof现在的排版我估计彻底没人看我写得了-------------

整个本丸被阴云笼罩着。

字面意思,本丸本来的夏夜景趣不知为何被乌云遮了个严严实实,月亮星星全没了踪迹。同时审神者自己也是阴云密布,所有刃都围在天守阁门外,只有亲近的鹤丸一个人可以进去。

门外的大家也是面色凝重。刚刚回家的信浓有点害怕的缩到一期旁边:“一期尼。。。。。”

一期默默的拍了拍信浓的背。前田紧张的看着药研:“药研哥,主公真的生气了吧?”

药研叹口气:“这也不能怪你,我也有错。”

骚速剑安慰的拍拍前田的肩膀:“说起来还是我大哥的错。”

鹤丸终于从办公室走了出来,一出门就看见大家如此也不禁扶额:“你们这是干什么,她没生气了。”

所有人整齐划一的抬头:“真不生气了?”

鹤丸嘴角一抽:“开始自我唾弃了,我才劝睡着。”

所有人集体低头叹气:“怎么会这样呢?”

 

 

联队战,初夏之阵,再一次坠机。

上次是20W魂后本丸财政崩溃,由于前期没有充足的小判储备婶婶抱憾停止了出战的步伐。之后多次限锻大典太充分发挥了自己天下五剑的傲娇,死活不出货。这次的联队战,婶婶准备了近40W小判,点上得力的极短队伍,但是依然在32W萤火虫后坠机。

活动在早上五点结束,凌晨三点婶婶垂死梦中惊坐起,在鹤丸怀里放声大哭,宣布活动坠机。哭声之惨烈,整个本丸都被这汹涌的灵力波动弄醒了,一派兵荒马乱差点以为本丸遭时间朔行军袭击了。

现在是早上八点,理论上是本丸的早餐时间。但今天的光忠在进门刚刚把餐盘递给婶婶后,婶婶就开始痛哭,哭得所有人又都一颤。

“原谅六连就不说了,现在所有人都接回家的典典怎么就是不来呢?”婶婶趴在光忠肩膀上肝肠寸断:“小龙不来,谦信不来,咪酱我对不起你啊!”

“我怎么就那么非啊!”

光忠何时见过婶婶这么个哭法,赶紧冲身后的小贞打手势。小贞充分发挥短刀机动喊来了鹤丸,结果婶婶反而看清鹤丸身边的小贞后哭得更厉害了。

“贞啊,婶婶对不起你啊!你大哥都来了,你二哥怎么就是不来啊!新桥我都踩塌了物吉他就是不来啊!是因为我太非了小幸运嫌弃我吗?”

鹤丸连忙接过光忠肩上的婶婶:“哪儿有,你看你都说了,龟甲都回家了,物吉不是时间关系吗?今天让极短大队再去新桥,肯定物吉就回家了的啊。”

婶婶哭得都要打嗝了:“鹤鹤,物吉不是和你一个亲妈的吗?怎么他就是不来啊!我给他种的四叶草田都长不出四叶草啊,一水全是三叶草啊!”

光忠和小贞极速后退,把战场留给鹤丸。鹤丸打手势让他们把门关好,开始仔细劝慰婶婶。

于是有了开头一幕。鹤丸把自己湿哒哒的羽织脱下来,只穿着内搭抱胸看着大家:“咱们家多久没来新刀了我们要不还是检讨一下?最近的还是我锻出来的小乌,那都多久了。”

药研和前田羞愧的低头,鹤丸叹气:“我也不是说什么,联队战本来就难,你们也尽力了。但是刀装问答这事,你们就不会哄哄她吗?”

前田头都低到胸前了:“大人问我关于大典太大人会不会来的时候,我也是手一抖才做的绿色刀装,我是想说会的,但是。。。。。。”

鹤丸打个手势:“你不擅长搓刀装,也不怪你。药研呢?她问你你直接把刀装全绿?不是吧?”

一期果断制止鹤丸继续说他的弟弟们:“够了鹤丸殿,弟弟们也不是故意的。”

鹤丸自知过了,于是转移一下话题:“。。。。。。总之联队战也完了,就算翻过吧。昨天晚上你们也知道她没睡好,现在也别去打扰她,让她好好睡会儿。极短大队现在去新桥看看吧,说不定物吉就来了。”

极短大队的人赶紧起立准备去新桥。三日月淡定起身:“博多啊,现在家里还有多少小判?老爷爷想去买点茶叶了。”

博多愣了一下:“小判?还有28W。。。。。。。茶叶没有了吗?您一会儿和莺丸殿去万屋一趟吧。我马上去拿钱。”

三日月笑的一脸温和:“那博多还是不急着出发吧,十点新的地下城活动就要开始了,听说这次是99层的大深坑,还要麻烦你去那里呢。”

鹤丸和一期听了这话同时精神一震:“新的大阪城?!”

三日月无害的耸肩:“是啊,昨天我还看见本丸门口有传单宣传这次的活动,听说毛利藤四郎的掉率会提升呢。”

鹤丸深吸一口气:“这可真是。。。。。。。”

“太好了!”

 

 

 

 

 

十点,大阪城的门开了。博多领着一堆小短刀冲向地下,身后是一群拿工兵铲、开挖掘机的一期一振。博多把手中铲子往地上一插:“目标!”

短刀部队来自不同刀派,有不动行光,太鼓钟贞宗和粟田口的秋田藤四郎与后藤藤四郎,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毛利!”

随行的苦力监军长谷部清清嗓子:“诸君,我和鹤丸殿还是认为在50层以前还是主要以提升各位的练度为主,毛利藤四郎的。。。。。。”

可惜没人听他的。长谷部一席话还没说完,大家已经刷的冲到了地下。

中午十二点半,大家回本丸吃饭。婶婶苦夏,又是难受,所以开始吃素。

大家一致认为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夭寿了!婶婶都开始吃素了!”

已经到了三十层的小短刀们感觉自己责任重大,吃完饭挥起铲子又冲到了大阪城。

下午两点,大阪城探索到达四十层。未极化的短刀们推不动了,刚刚陪婶婶批了两份文件的鹤丸做出紧急部署:“已经90级的秋田继续在地下,其他短刀回来修整,换极化后的和泉守、大和守、平野还有包丁上场!”

婶婶从文件堆里懵懂的抬头:“地下城开啦?”

大家点头。

婶婶叹气:“又有五花枪了吧,过来我来手入。毛利什么的,不要强求,不存在的。”

博多一个劲摆手:“这次地下城没有五花枪!所以我们可以找到毛利弟弟的!”

婶婶虚弱的挤出一个微笑:“这有什么联系吗?”

博多一下子被噎住,一旁鹤丸赶紧给婶婶打鸡血:“说明这次地下城不一样啊!是男人我们就下99层,这次肯定能找回毛利的!”

婶婶笑笑不说话,低头继续和文件做斗争。鹤丸拼了命给博多打眼色,博多领会,拿着出阵安排发挥最大机动找到出阵的人,挥着铲子张牙舞爪的冲去了大阪城。

晚上六点,多次回城修整后大家到达五十层。秋田羞愧的低头:“都怪我老是被打掉刀装,不然大家早就到下面去了吧。。。。。”

博多安慰秋田两句,带着大家回到本丸。已经是晚餐时间,婶婶拿出西瓜给大家:“今天拿到奖励景趣了?那就不出阵了,大家辛苦了。”

一期正坐严肃道:“阿鲁及我觉得我们还是可以今天再去抢救一下的。”

婶婶换上新景趣,仔细打量时政拜托歌仙本体写的书法:“一期,你看这次的横幅和之前有什么不一样?”

一期借着室内灯光看了半天,旁边的药研不由扶额:“大将你为什么要为难一个太刀的夜晚室内视力?”

大家一起尴尬的笑笑,还是一旁的小夜回答了这个问题:“多了一个感叹号,最左边还有一朵小红花。”

婶婶指了指那朵小红花:“知道它为什么是红花不是绿花吗?”

大家茫然的摇头。

婶婶叹气:“时政就是想告诉我们,无论你怎么努力,你能获得的也只有增加的感叹号,绿毛什么的,不存在的,不可能的,不会有的。”

“所以大家还是洗洗睡了吧,别努力了。”

 

 

 

 

虽然昨晚婶婶已经口头放弃了这次大阪城,但是第二天一早鹤丸和长谷部还是早早起床研究起了出阵名单。等大家吃完饭,出阵名单也下来了。

“队长和泉守兼定,队员堀川国广,包丁藤四郎,信浓藤四郎,秋田藤四郎,博多藤四郎。”鹤丸念完出阵名单,很严肃的看着和泉守:“你是本丸里最小的,也就是毛利喜欢的孩子,可不要让我们失望啊。”

和泉守忍住了一句mmp,梗着脖子和鹤丸争论:“我也两百多岁了,给点面子好吗?”

鹤丸·平安老刀·千岁老人·国永微微一笑:“只有孩子才会努力证明自己长大了。”

堀川赶紧把人拉走:“鹤丸殿放心吧,我们一定会找回毛利的!”

送走了前往地下城的部队,鹤丸松口气回头去找婶婶。找了本丸一圈后,鹤丸打死没想到居然是在左文字的部屋找到的婶婶。

江雪是本丸最早的满级刀剑之一,早已不问本丸事很久,天天也就是在部屋里抄写佛经。婶婶看不懂那些佛经,能做的也只是给江雪提供最好的笔墨纸砚。

但是,今天!婶婶坐在了江雪的面前,拿着一根毛笔,和江雪一起在抄写佛经!

鹤丸觉得自己一定是起太早了产生了幻觉:“这可真是吓到我了。你们在干嘛?”

婶婶拿着笔慢慢抄写那些晦涩难懂的禅语:“没什么,我感觉我需要一场心灵的净化罢了。”

“我以前太执着于新的刀剑了,都魔障了。”婶婶手中居然还拿了一串佛珠,“还是佛家说的好,四大皆空,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为什么要执着于新的刀剑呢?现在本丸里的大家不好吗?我和江雪聊了聊,感觉很有启发。”

鹤丸腮帮子都酸了:“所以江雪殿你这是在给她讲经?”

江雪面色如常的点头,可鹤丸怎么看都是他很高兴:“阿鲁及很有悟性。”

鹤丸头疼的退了一步:“那你们继续。”

桌前两人同时点头,鹤丸一口气没提上来,转头就跑:“不好了!阿鲁及要出家了!快来人救命啊!”

 

 

 

 

终于,下午两点过,大阪城搜索毛利部队凯旋。所有人眼泪汪汪的看着博多手里牵着的绿色头发的孩子,听他做自我介绍:“我名叫毛利藤四郎,因为曾在毛利家待过所以叫毛利藤四郎。以后也齐心合力一起努力加油吧!”

粟田口的短刀们一拥而上:“兄弟你可算来了!”“你再不来我们就要疯了。。。。。。”“你不来阿鲁及已经要疯了!”。。。。。。。

一期握着和泉守的手充满了感谢:“真是太感谢你了!听鹤丸殿的果然没错!”

和泉守头上青筋差点暴起:“我真的,不小了。”

闻讯而来的婶婶鞋都没穿好就跑了过来,身后的长谷部都好险没追上。所有挡在毛利面前人都让开,让婶婶一把抱住了毛利:“你真的来啦!”

毛利差点没被婶婶一下子勒死,只听见婶婶放声大哭:“我终于对得起粟田口吉光大人了!”

粟田口家的所有人都感动的流下了热泪。

鹤丸松口气,回头抓住了想跑的光忠:“咪酱。”

光忠僵硬的回头:“鹤先生。。。。。。”

鹤丸面若恶鬼:“阿鲁及为了让每个刀派的刀团圆这么殚精竭虑,你连续几次长船限锻失利,是不是该有些觉悟了?”

光忠再次想起了,锻刀炉前刀匠可恶的嘴脸,和不断被130所支配的痛苦。

“月底大般若长光在江户城点送,你要是再出岔子。。。。。。”

鹤丸一把提起了毫无防备的大俱利伽罗:“我就把伽罗酱剁了下酒!”

------------------------------------------------------------------------

伽罗酱:???????

评论(1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