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糖糍粑

特色小吃,欢迎品尝~
主刀乱,鹤厨,爱全本丸
墙头众多,杂食
另在英美/楚留香中反复纵跳~

白夜(八)

有请鹤丸发表追妻感言!

阴谋准备上线!

-----------------------------正文开始------------------------------------

莫名其妙的出了个阵,大家回来的时候脸色都有些懵。刚刚踏进本丸大门,就看见五虎退的老虎争先恐后的扑了过来,几把小短刀叽叽喳喳的冲白夜跑来:“白夜大人,有一位时政来的先生说有事要找你商量!这会儿在会客室呢!”

白夜愣了一霎,迈步往会客室走:“我正要找他们。”

负责后勤的人赶紧上去接过出阵部队的东西。鹤丸刚刚把望月的缰绳交给歌仙,长谷部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和药研一起一边一个架起了他:来鹤丸君我们有些事情想和你聊聊来我们部屋吧光忠你去准备点吃的!”

鹤丸反抗不能,被力气突然爆表的长谷部生生拖走。留在原地的光忠深吸一口气,转身问歌仙:“歌仙桑本丸里的纳豆还有吗?”

歌仙抖了一下,鹤丸不喜欢吃纳豆这件事情光忠再了解不过,这会儿是发生了什么:“还有。。。。。。您要用纳豆做什么?”

光忠黑暗的笑笑,一旁堀川小心拉了拉山姥切的被单:“兄弟你们这是怎么了?”

山姥切沉默一下:“没事,我去看看。”

和泉守和歌仙交换了一个眼神,歌仙叹气:“真是不风雅。”

 

鹤丸很快被长谷部和药研一起连拖带拽的带到织田组的部屋。药研和鹤丸本来在这里都有床位但二人都没在这里住,所以这里暂时只有长谷部一个人住(hsb:日本号你和博多快来我不想住这里)。宗三听说了前面的事情,也溜溜达达的过来了。

被药研强制的按在地上,鹤丸狼狈不堪:“你们要干嘛!”

长谷部深吸一口气:“我要————”

药研赶紧按住长谷部:“你想学光忠变成鹤丸切吗?”

宗三冷冷的开个玩笑:“或者叫国永切?”

鹤丸大声抗议:“就算我们五条现在只有我一个人实装了也不要这样欺负人好吗!”

长谷部冷静一下,还是刷的拔出本体:“今天我就要压切了你——”

一番兵荒马乱,宗三和药研总算把长谷部按住了。宗三擦把汗:“什么深仇大恨你要这样折腾他?”

到山姥切和光忠会和来到织田部屋时,已经变成了药研要一个人拉住长谷部和宗三两个人不让他们弄死鹤丸了。宗三愤怒的抄起本体:“你是要玩弄大人的感情吗!”

鹤丸被两把打刀给弄得苦不堪言,光忠终于过来解救了他:“好了,我们听听鹤先生到底是想干什么吧,如果真的你只是想个大人一个惊吓的话,我会。。。。。。”

无力的摆手,鹤丸面有菜色:“我肯定不是的。”

几个人瞪着鹤丸,鹤丸整理下衣服:“嗯,但是我也想给大人一个惊喜!喜!”

药研蹭的站起来:“我只是一把不弑主的刀。”

鹤丸赶紧说:“但是我也是真的喜欢大人!”

宗三面色还是不好看:“男女之情的那种?”

鹤丸认真点头:“当然。”

光忠拿出特制的纳豆薯片:“允许你有三分钟自由陈述时间。”

鹤丸噎了一下,缓缓开口道:“也没别的,一开始是只是觉得大人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

“后来。。。。。。就被吸引了,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人。”

“大人说她修道,她几乎不为外物所动。她不会对饭菜的好坏发表看法,除了我往她碗里放芥末;她从来不挑衣服样子,除了我往她衣服上贴王八;她从来不会生气,除了我捉弄短刀。”

鹤丸自信满满:“我觉得作为本丸里唯一的能让大人对外界有强烈反应的人,大人一定还是对我有感觉的。”

几个人互相看看,药研缓缓开口:“我也觉得大将对你是真爱,居然这样还没弄死你。”

长谷部也觉得自己平常怕是对鹤丸管教太松:“所以今天你对大人是?”

鹤丸一拍手:“我觉得我需要给大人一点提示,让她明白过来她是喜欢我的!”

众人惨不忍睹的同时捂脸,鹤丸兴致倒是很高:“光仔你觉得我今天表现如何?”

光忠真心的握住鹤丸的手:“鹤先生,你追求大人可以,但请不要皮了。不然我可能都忍不住想要切了你。”

药研真诚的提议:“要改名叫鹤丸切吗?”

宗三严肃:“还是国永切吧。”

鹤丸跳了起来:“请不要欺负我们五条家的!等童子切实装了你们都跪下来叫他。。。。。”

“叔公?”

“你们真的够了。。。。。。。”

 

 

 

这边白夜来到了会客室。焦灼的夏安一下子站了起来:“白夜大人。”

白夜从袖子里拿出那个她在初夏之阵不知道装了些什么的瓶子:“我觉得你可能需要好好解释下这种东西为什么会在那里出现。”

夏安刚刚已经得知了白夜把初夏之阵弄坏了的消息,这会儿也是很严肃:“这是您破坏了初夏之阵的原因?”

白夜冷笑一下:“你知道这是什么吗?今天它可能只是伤了平野,它明天说不定就会让刀剑丧命!御守?真遇见这玩意什么御守都不管用。要不是我今天把污染源破坏了,你就等着出大事吧。”

夏安面不改色:“我不认为有什么东西会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但是您这样强势破坏了。。。。。”

白夜抬头看着夏安:“日本人从华国那里学来了百鬼夜行,变成了自己的东西。但是在这个概念来到日本之前,日本本土是有自己的真正可怕的怪物的,你知道吗?”

夏安卡壳了,他向来不研究这个。白夜冷冷的开口:“须佐之男从八岐大蛇的尾巴里拔出了天丛云,这你总知道了吧。”

“这不是日本家喻户晓的神话传说吗?”夏安完全没想到白夜会说这个。

白夜摇了摇瓶子:“八岐大蛇死了,天丛云成了神剑,这是大家知道的部分,还有不知道的部分。八岐大蛇尾巴上随着天丛云拔出流出了污血,是至邪之物。这种东西游离于世间,附着在万物之上,被附着之物就会被邪化,开始为非作歹。不过这个东西怕光,被阳光暴晒就会消失,所以很快世间就安宁了许多。”

“但是它一旦被保护利用起来,那就厉害了。我上一次见这种东西,还是我没睡着的时候,它附着在一个宫女身上,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夏安完全蒙的:“出什么事了吗?”

白夜催动灵力进入瓶子,瓶子刹那间变成了黑色:“宫女是我的前主乐阳公主的侍女,平时胆小怕事,但那次她主动接近了天皇,把乐阳都吓了一跳。”

“然后,她摸出一根簪子,差点杀了天皇。”

夏安抖了一下:“只是这样?那怕是很快就解决了吧,应该不是很大的事。”

白夜又冷笑一下:“大家很快意识到是她中邪了,连忙去找阴阳师来。来的是安倍晴明公,大家都以为有他在,这种邪物不算什么。”

“但是晴明差点被这玩意儿控制了,他做法险些杀死了自己的式神。”

白夜把瓶子捏碎,里面的黑色物质被她控制住。会客室里阳光充足,不过虽然是日暮之时,黑色物质很快还是烟消云散了。

白夜拍拍手:“这种东西不算可怕,也很好解决。但是我是在初夏之阵的时间朔行军身上发现它的。我不了解那里的时间朔行军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如果是真的时间朔行军身上有这个,你就等着倒大霉吧。”

夏安不知为何脸色刷的白了。白夜继续道:“你曾经说过,时间朔行军有可能来自于怨念?那这真是这玩意儿再好不过的寄宿品了。”

白夜言简意赅的做个总结:“反正是要有大麻烦了。”

夏安深吸一口气,对白夜行个大礼:“请大人助我一臂之力!”

“我们真的可能有麻烦了。”


评论(5)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