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糖糍粑

特色小吃,欢迎品尝~
主刀乱,鹤厨,爱全本丸
墙头众多,杂食
另在英美/楚留香中反复纵跳~

婶婶今天又疯了(四)

这篇我写了两天(捂脸)(偷偷跑去打游戏了)(安定:是在玩别的游戏吗?)

哈尔滨市真的热,我也是真的热感冒了。

今天写的时候,安定清光跟着真剑,还由于联队战坑爹的机制俩孩子跟着黄脸,我都觉得我对不起他们,ooc了对不起!

-----------------------------------正文的分割线---------------------------

春天还没过去,夏天就来了。

有时候时政会忽然接到这样的投诉电话:“你们是把本丸的坐标接到太阳上了吗?为什么我的本丸会那么热!”这种情况大多数是来自于使用了夏日景趣和夏日一系列景趣的本丸,时政后来想了个办法:拍摄官方宣传片花丸的时候请三条家的小狐丸和三日月宗近演示了泡冷水脚喝茶。不得不说这个方法在很多本丸得到推广,至少时政收到的投诉电话是变少了。

使用了夏夜景趣的婶婶本丸里虽然没有直射的太阳但是也绝对不是凉快的地方。在阻止了婶婶妄图贪污刀刀们的冷却材来降温以后,鹤丸果断派出远征队伍向古代人民取经,采用古法制冰,保证了本丸每个房间都有相当的冰块纳凉,并且在婶婶的办公室里利用冰块打造了蓬莱仙境,云遮雾绕,成功把带毛的狐之助活生生冻感冒了。

学习冷水泡jio的大和守安定同学正在仔细的给已经在他腿上热睡着的加州清光同学扇扇子。屋檐下的人挺多的,但选择在他俩旁边坐着的人实在没有,安定也乐得这个清闲。

据不愿透露姓名的一位刀剑男士表明:“就算我已经有*广了,但也是不愿意吃他们的狗粮的。”

夏夜太热,大家都不愿意动。但是匆匆而来的脚步声却是十分焦急。

“大和守,阿鲁及她。。。。。。”长谷部还没来得及说完话,就被安定一幅大魔王准备让你首落的眼神活生生吓退。安定眼神危险的看着长谷部,手上却十分温柔的抚摸着清光的头发免得清光的辫子黏在脖子上太热:“您找我?”

长谷部咽一口唾沫:“阿鲁及找你。。。。。。”

安定很轻的拿过一个靠垫,把清光移到上面,动作温柔到清光睡得都没有一点反应。长谷部努力压缩自己的存在感以防自己被狗粮噎死,让路过的广受长谷部压迫的人们心情不由复杂。

确认清光睡得很好,安定松松衣襟:“阿鲁及在办公室?我们走吧。”

天守阁上,青罗缠绕,白烟渺渺,安定踏入的一刻果断退出去一秒,在门外大喊:“阿鲁及我进来了!”

一阵窸窣的声音后婶婶沙哑的声音传出来:“进来吧。”

安定进门心中默念一万遍:“他们自由恋爱,婶婶成年了;他们自由恋爱,婶婶成年了。。。。。”

一个白色的身影从安定斜后方幽幽飘出:“你在想什么?里面不是我。”

“嗷!”安定被直接吓到地上。手里端着水果的鹤丸只穿一件内番服单手叉腰:“你在搞什么?”

婶婶的身影终于出现,伴随身边的是正在勤勤恳恳给婶婶做肌肉放松按摩的乱:“大和守先生你好啊!”

安定楞在原地,鹤丸迈过他把手上水果递给乱:“思想龌龊。”

无处反驳的安定羞愧的低下头。

婶婶一口喝完杯子里的感冒药:“好了亲爱的我把药喝完了你放心吧,今天乱也辛苦了。大家休息一个小时,接下来的时间还是初夏之阵连续作战,让极短二队这会儿好好休息,还是得让他们多劳心了。”

鹤丸拿手指戳戳婶婶额头:“你也好好休息!”

婶婶敷衍的把鹤丸和乱赶走,正襟危坐:“安定啊。”

安定坐正:“阿鲁及。”

婶婶拿起盘子里鹤丸洗好的水果:“昨晚信浓去修行了,你也看到了。”

“短刀里接下来可以去修行的就是秋田了,可他现在才62级。”

婶婶拿出一整套修行套装:“我现在这里还有一套装备。”

“安定,你现在是本丸里现在最有资格在信浓回来以后去修行的人,你做好这个准备了吗?”

 

婶婶是时政中国分区的,但是一直了解着日本总部的一手资料。本丸里有两个人的修行内容自从婶婶知道是怎么回事后一直让婶婶头疼不已,后来这个数字随着日本总部修行计划的放出强势变成了三个。第一个是今剑,了解了今剑修行内容的婶婶现在都不敢让今剑练级生怕他说出他要去找源义经;第二个是安定,和冲田总司说诀别这件事让婶婶知道后差点点兵去时政和上司聊人生;最后的是龟甲的修行,看到龟甲回来后本来会有的样子婶婶本来还想说啊龟甲美美哒,结果知道了他回来会成什么样以后差点掐死翻译的狐之助本狐。

狐之助:我好累,我想辞职。

安定是本丸元老级别的人,在婶婶鸵鸟心理下等级说高不高说低不低。在中国区极打放出计划后安定曾很皮的第一个提出他想要修行,果不其然的被拒绝了。看着婶婶赶鸭子一样的把和泉守练满级送去原主那里修行,安定看着院子里和岩融玩耍的今剑,心说果然如此。

但是最近不一样了。安定的等级坐火箭一样的在联队战里火速提升,现在婶婶更是直接拿出了修行套装,这让安定措手不及:“阿鲁及你想通了?”

婶婶沙哑着声音:“这不是我想不想通,你做好准备了吗?”

安定茫然:“啥?”

婶婶咳嗽了一声:“我不让今剑升级和不让你出门,是两个不一样的概念你懂吗?”

安定摇头:“不懂。”

婶婶觉得自己感冒了还要进行如此词汇丰富的谈心果然是件困难的事情:“嗯,我问过今剑一个问题,我问他如果他见到义经公会对他说什么。你猜今剑怎么说?”

安定想了会儿:“他很想念义经公?”

婶婶定神:“他说他会告诉义经公他在我这里很好。”

安定愣了。

婶婶捏了捏嗓子缓解不适:“他花了半个小时给我说他会在义经公面前怎样说他在本丸里很好,他和岩融在本丸里都适应的很好,大家对他也很好。”

“挺好的,但是我一想到他的这满腔热情到时候注定无处诉说,我就没了勇气让他去面对。可能真的要面对的时候今剑会比我坦然吧,但是我自己过不去那个坎。想想那么活泼的小天狗要去面对这样的事实,我就宁愿他一直是个天真的孩子。”

“但是安定啊,你和今剑不一样的。你和他要面对的不一样。”

安定仰头眼神迷茫。每个人的极化面对的是不一样。本丸最早去极化的是厚和药研。厚去学习了怎样成为更强大的御下的能力,药研则是专注于现在更好的保护大家,之后的每个人去修习的东西都不一样。唯一让人意外的可能只有包丁了,不过婶婶自己都没说什么,安定也只觉得挺好玩而已。

婶婶喝了口水:“安定,你去修行的话,希望自己获得怎样的力量呢?”

安定不假思索:“更为强大的,可以保护自己重要之人的力量!”

婶婶点头:“那如果这份力量需要你用忘记冲田君来换取,你愿意吗?”

门外传来了踢踢踏踏的木屐的声音,婶婶微笑:“看样子是你家那位来找你了,你去好好想想吧,不用着急给我答案。”

 

门外果然是一觉醒来没找着安定的加州清光同学。清光拿着小扇子听完安定的诉说,给他摇了摇扇子:“所以阿鲁及还是希望你自己做这个决定啊。”

安定把脸埋进手里:“我不知道。”

清光歪头:“嗯,怎么说呢,阿鲁及自己也是纠结的吧。她看过那么多的安定了,花丸里那个差点酿成大错的,音乐剧里那个冲动的,还有你这个痴汉粉的。。。。。。。”

安定狠狠的瞪了清光一眼,清光揉了把安定的毛:“这些安定疯狂的源泉都是冲田君啊,所以对于时政来说让大和守安定忘记冲田君可能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吧。但是对于阿鲁及来说,她那么心疼我们,就这样让你忘记冲田君她又舍不得,所以还是希望你自己做决定。”

清光单手撑住头:“你怎么想?”

安定望天:“我不知道。”

“阿鲁及说我们之所以是现在我们,都是由我们经历过的一切造成的。我们在冲田君身边经历过的一切才创造了现在的我们,现在告诉我要忘记冲田君才能继续向前走,我。。。。。忘记了我现在的来源去换取未来的我?我怎么想怎么别扭。”

清光叹口气把安定的头塞进自己怀里:“你觉得冲田君的什么造就了现在的你?”

安定愣住了。

清光拍着安定的背:“于我,是冲田君的精神。我学着他的忠诚,学着他的勇猛,我学着他的这些和时间朔行军战斗,对现在的阿鲁及尽忠,我认为这些都是好的。你呢?你模仿冲田君的一切,打扮,招式,有时候我都觉得和我并肩作战的几乎就是那个冲田君了,可你们又完全不像,你没有学会冲田君骨子里那股真正的东西,你只是形似,你只是学了个表象。”

“我觉得你得去他身边一趟,去想想你应该留住什么,忘记什么。”

 

 

安定在安静的夏夜里坐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他走进天守阁,郑重的对婶婶说:“今天,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

----------------------------------------------------------------------------

婶婶:很好,但是你还是得等信浓回家以后再出门。

婶婶是希望安定想清楚自己花了那么大代价去换来的应该是什么,清光是点出来了安定应该学会什么。

这是我的想法,安定去修行忘记了那些表象的东西,学会了冲田君真正的在战场的精髓,但他还是由于各种原因嫌弃那种狂战士模式啦。

我的个人理解。

评论(9)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