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糖糍粑

特色小吃,欢迎品尝~
主刀乱,鹤厨,爱全本丸
墙头众多,杂食
另在英美/楚留香中反复纵跳~

白夜(七)

我终于在今天写完了这短小的一章。。。。。。。

写了联队战,希望能有典典

跪求一只典典~

----------------------------------典典啊典典你要了我的命哟-----------------

初夏之阵,夏天才会出现的一个场所。按时政的非官方介绍①,初夏之阵是一个幻境一样的存在,里面的时间溯行军和刀男们都是意识上的存在,所以在里面受了伤也不会真的有事,只是在里面受到了锻炼后刀男们会真的变强而已。由于这点,初夏之阵一直是一个很受欢迎的活动地点,里面掉落的大典太光世和集齐一定的萤火虫就可以得到的大包平更是让审神者们趋之若鹜。

但是今天白夜遇见的这件事情却打破了大家的一贯认知。当白夜匆匆跑出,看见受伤的平野的那一刻她差点炸了:“狐之助!”

狐之助比白夜更快炸毛,这会儿已经紧急开始联系上级。白夜低头公主抱起平野往手入室走,吓得一群人在她身后追:“大人!”

平野也被吓坏了,抓着白夜的胸襟一个劲说:“大人放我下来,我只是轻伤而已。。。。。”

火急火燎的赶到手入室,白夜小心放下平野。平野想坐起来,被白夜制止:“给我看看伤的重不重。”

平野立刻涨红了脸:“大人这不好吧?”

白夜哭笑不得,还好药研及时赶到:“白夜大人让我来吧。”

平野的确伤的不算严重,但是五花枪在他身上留下的几道伤痕的确触目惊心。药研收起纱布,白夜默念几遍道号,转头询问队长萤丸:“是怎么回事?”

萤丸这会无比自责,坐在地板上:“我也不知道,本来这次通行证就剩一个了,也到了最后一轮,大家就着急着赶紧回来,中间平野受了伤,我们就以为和平时一样只是虚拟伤害,但谁知道出来以后平野身上的伤也没有消失。。。。。。我该发现的,那几个五花枪不对劲,我该发现的。。。。。。”

白夜拍拍萤丸的肩膀让他不要过于自责,转而看向已经一头大汗的狐之助。狐之助还在和上面的人扯皮,看样子短时间内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白夜眼眸中目光一冷,手中的拂尘一转:“药研,叫上切国和鹤丸,让长谷部去找光忠,我们去秘宝之里看看。”

药研犹豫一下:“大人要出阵?您再叫一个人吧,这配置不齐啊。”

白夜把一头长发束起:“不用,我亲自去会会他,看看何方妖孽敢动我的人。”

一群扒在手入室门口的刃立刻鸡飞狗跳起来:“大人这绝对不可以!”“万一真有危险怎么办!”“白夜大人您要不要还是等时政的人来解决这件事?”。。。。。。。。。。。。。

白夜手中拂尘一抖,赫然变成白夜本体:“我意已决,你们不必再说了。去拿一千小判。”

在一群人的担惊受怕下白夜还是带着人出发了。不到五分钟门口却来了人,狐之助一下子跳过去开门:“夏安大人您可来了!白夜大人亲自去初夏之阵里查看情况了!”

夏安闻言脸刷的一下子白了,但还是很礼貌的冲本丸里脸色不好的众人一鞠躬:“我是来自时之政府的夏安,有要事与白夜大人相商,冒昧打扰,十分抱歉。”

 

 

平野受伤的事情没有传出去,初夏之阵入口的地方还是一切如常。山姥切很头疼的看着白夜:“大人,怕是您这样他们不会让您进去的。”

白夜看了看四周,想了想一抬手一落手,赫然变成了大俱利伽罗的样子:“不想和你们搞好关系。”

鹤丸惊得下巴都要掉了:“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白夜顶着大俱利的皮戳一下山姥切示意他去换通行证,山姥切保持着一种被雷劈中的姿态僵硬的走了过去。光忠仔细上下打量白夜,被白夜瞟了一眼:“别在意,我不是第一次变男人。”

鹤丸则是一脸玩味:“大人能教我这个戏法吗?感觉这样去逗逗伽罗酱会很好玩啊!”

光忠连忙制止鹤丸:“鹤先生还是放过伽罗酱吧,他还是个孩子。。。。。。。”

长谷部头疼的看着吵吵闹闹的二人,药研倒是发现了点别的:“奇怪。”

白夜低头看药研:“怎么了?”

药研摇头:“可能是我的错觉,没事。”

山姥切很快就换好了通行证,一行人混在别的部队中间进入了初夏之阵。

进去就是一场不难的室内战,众人纷纷拔刀,白夜却去掉伪装,挥手一剑————

对面已经烟消云散。

众人目瞪口呆。

接连八把都是如此,不管你是日战夜战室内室外巷战街道,白夜出手只用一剑就解决了全部的问题,什么苦无枪爹,在白夜这里全部不算事。其他五人从起初的震惊直接到了最后成了麻木,看着白夜机械的挥剑,然后场景转换,下一场战斗,又是重复。

到了最后一场战斗,白夜却突然收剑,众人再纷纷拔剑:“大人?”

白夜眯眼:“我听萤丸说联队战会有六个苦无,可没听说过有四个五花枪配苦无的。”

大家定睛一看,才发现问题:“怎么会有这样的配置?”

对面枪和苦无严阵以待,却因为看见白夜这个陌生的对手不敢上前。白夜想了想,从袖子里拿出一个瓶子在空气里收集了些什么,随即又拔剑:“应该是他们搞的平野受伤的。”

大家还没来得及反应,白夜又切了一波白菜。药研无力扶额:“这叫什么事?”

白夜不说话,只并不收剑,却往地上狠狠一跺脚。。。。。。。

天崩地裂!

前面说过初夏之阵只是一方幻境,所以所有的战场都是虚幻的。白夜这一跺脚,直接让初夏之阵露出了他本来的面目:无凭无依的一方虚无。

白夜环视四周:“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

鹤丸开心的在一边蹦蹦跳跳,这个地方无上无下混沌一片,在旁人看来或许还会害怕,但是对于鹤丸来说简直是太有趣了。

白夜蹲下身,长谷部已经快晕了:“大人,这就是初夏之阵本来的面目吗?”

药研眯起眼睛:“小声点,这里好像不止我们。”

光忠一下子拔出了半截刀,白夜起身:“阁下何必藏头露尾?”

混沌间还是恍若无物,白夜挽了个剑花:“你无故伤了我的人,此时又不出现,是想作甚?”

“你既然不出来,那也休怪我不客气了。”

白夜示意身后众人捏紧御守,然后手中本体剑指苍穹。

刷拉一声,幻境破了。。。。。。。

日后时政强行解释初夏之阵的这次“崩塌”是时政的某个工作人员的操作失误造成的,审神者戏称是某个时政工作人员想吃土豆了没买到于是在初夏之阵里种土豆引发的失误。

而幻境破掉后的白夜,则稳稳接住了险些使用了御守的众人。

鹤丸被压在最下面,和白夜来了个面对面近距离接触。

白夜没反应过来,突然被鹤丸用羽织兜了个满头:“大人哟,给你闻下鹤的味道如何?”

猝不及防,羽织下两人四目相对,白夜没来由红了脸。

多年后白夜仍然记得,这只鹤的味道,是雪后的松枝,清香无比,却让她晕了一辈子。

----------------------------------------------------------------------------

①我说的

鹤球为啥突然瞎撩婶婶我下章说。。。。。。。。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