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糖糍粑

特色小吃,欢迎品尝~
主刀乱,鹤厨,爱全本丸
墙头众多,杂食
另在英美/楚留香中反复纵跳~

白夜(六)

过渡过渡,搞事预备了。

520表白本丸全员,鹤球我永远爱你!

------------------------过渡啥也没有--------------------------------

接下来的战斗一切正常,山姥切和鹤丸对付几个时间朔行军跟切菜一样,大家也很快就回到了本丸。

药研把资源都整理好,乖乖在锻刀室等白夜。白夜走进房间,微微皱眉:“那个三小时二十分的还没好?”

自知有错的药研低头:“那个,白夜大人。。。。。。。”

药研很快交代了本丸里没人做饭的困境,白夜倒也理解:“没做错什么,我来召唤吧。”

药研双手递上已经锻好的那把320,白夜挥手,一个男人出现:“我是古备前的莺丸。关于名字的由来,我自己也不太清楚。总之,请多关照。”

白夜和莺丸很友好的互相交换了姓名,药研叹口气:“果然再锻一把刀是正确的。”

莺丸不解:“什么?”

白夜拿起后来药研锻的刀:“没什么,只是莺丸先生好像的确不会做饭呢。”

莺丸笑笑:“品茶我倒是挺会,做饭算了,不过大包平如果来了说不定会想学呢。”

白夜开始给刀剑注入灵力:“品茶?那挺好,我这里有些好茶,回头大家一起吧。”

莺丸欣然接受了这个邀请,并且也密切关注白夜手中那把决定自己今晚晚餐的刀剑。

刀剑很快显形:“我叫烛台切光忠。能切断青铜的烛台哦。……嗯,果然还是不够帅气啊。”

药研长舒一口气,刚现型的烛台切不明所以:“?”

白夜笑着看向烛台切光忠:“看样子你精通厨艺?”

光忠谨慎的点点头:“我的前主伊达政宗公很喜欢下厨,所以我也很喜欢做饭。”

白夜拍拍光忠的肩膀:“那今天先麻烦你给大家做饭了,以后我会做饭的。”

光忠赶紧说:“没关系的,这件事情我来就好,您去休息吧。”

白夜几番推脱不成,只好由着光忠去了。

 

 

很快到了开饭的时间,众人很开心的围坐在一起。大广间里还空荡荡的,白夜也没硬要求大家一个人一张小几,就把桌子拼起来一起吃饭。

今天一切从简,光忠只弄了一点茶泡饭和厚蛋烧,不过大家还是吃的非常开心。饭后白夜去换了身衣服,结结实实吓了众人一跳。

白夜本来就是白发雪肤,之前的衣服如火才衬的她脸上有些血色。而晚饭后的白夜,却去换了身仙气飘飘的白色衣服,鹤丸国永看了吓得连连退后两步:“您这是。。。。。”

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白夜无奈解释:“额,这个,是我的常服。那身红衣是晴明送我的,我睡得时候当睡衣穿。我不常穿红的。”

莺丸仔细看了看:“您这衣服还挺讲究。”

白夜转身给大家展示自己的衣服:“也不是什么特别的,羽衣而已。说起来我们修道之人都挺喜欢的。”

狐之助毛都炸了起来:“修修修道????”

白夜很淡然:“我尚老庄之学,修无为之道,说来已有千年。。。。。。哦日本没有道教,你们懂这是什么意思吗?”

狐之助立刻调出了工作面板:“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有宗教信仰的都要登记的!”

白夜坐下接过莺丸递来的茶:“我忘记告诉他们了,有什么影响吗?”

狐之助低头登记这件事:“本丸里有些刀剑是佛刀,还有刀是信基督教的,为了防止因为宗教信仰起冲突,我们都要登记造册的。”

白夜摇了摇杯子里的茶水:“基督教?是拜火教的别名吗?”

工作内存强大如狐之助也不由卡壳:“拜。。。。。拜火教?不是的,是西方的一个宗教。”

白夜点头,转头给莺丸说:“你这里都是未磨成茶粉的原茶?你们都这么喝?不加调料吗?好奇怪啊。”

莺丸闻言一愣:“您喝抹茶?要加什么调料?”

鹤丸立刻摸出一根山葵:“需要我来给您加东西吗?”

光忠赶紧拦住鹤丸:“鹤先生您那个没法加进茶里。白夜大人和我们的饮茶习惯很不一样啊。”

白夜皱眉喝了一口茶:“是挺不一样的,回头我给你们做茶喝来试试吧。”

 

 

 

以白夜那一夜穿着道袍出现为标志,本丸里的大家很快发现白夜真的是在某些方面挺不一样的。

首先茹素。白夜的茹素不吃一切肉类包括鱼类和鸡蛋。鹤丸发现这点时感慨白夜活的如同平安年代的贵族一样,但那时的贵族好歹还吃鱼。后来光忠进一步发现白夜还不吃葱姜蒜等一切重口味的调味料,有时白夜一碗白水素面就吃下去了,而旁边的刀们正在使劲加各种调料。

其次是饮茶。白夜果然给大家做了一次茶,非常古风的唐茶。那天的茶只有鹤丸一个人喝了下去,莺丸和后来来到本丸的三日月宗近喝了一口差点当场中伤。在仔细辨别了味道以后大家确定白夜在茶粉里加入了古名“鸡舌香”的丁香粉末,辛辣的口感让短刀们差点哭出来,但是白夜喝的很开心。

然后是审美。欧气爆表的白夜在接下来的日课中迅速接回了三日月宗近、一期一振、江雪左文字、小狐丸等等一系列欧刀,其他常见刀剑也很快在战场和锻刀炉中显现。但是一次新来的加州清光询问白夜关于自己可不可爱这个问题时,白夜的一系列回答至少是惊呆了狐之助。

清光首先问:“本丸里谁最可爱?”

白夜答:“短刀们都挺可爱,不过你有时候比他们更可爱。”

清光安慰自己白夜喜欢短刀那是体型问题自己没法比,又问:“那本丸里谁最好看?”

白夜答:“短刀乱最好看,打刀宗三和切国最好看,太刀鹤丸最好看,大太刀次郎好看,薙刀我只有岩融没法比,也不知道其他薙刀长什么样啊。”

路过的狐之助僵直一下,清光接着问:“那您最喜欢谁?”

白夜觉得这是道送命题,谨慎回答:“这个没有最,你们我都很喜欢。”

清光嘟起了嘴,白夜手中变出几朵花:“安定说你要染指甲?外面那种叫指甲油的我感觉不是很好,我来给你染指甲吧,用指甲花可比那个好。”

闻言清光的樱吹雪差点淹没了白夜和整个走廊。

在白夜和清光开开心心的染指甲的时候,狐之助浑身难受的走了。后来不幸被三条喝茶组逮到的狐之助告诉了三日月关于本丸里白夜觉得谁好看的问题后,一直被誉为最美的天下五剑的三日月为此消极了好久,而鹤丸由此沾沾自喜,长谷部不得不亲自动手制裁了他。

但忽略这些,白夜还有一点与众不同的地方就是她的宗教信仰。在一次限锻接回数珠丸恒次后,本丸里的佛刀江雪左文字和山伏国广与数珠丸烹茶论佛,路过的白夜好奇加入,开始了本丸第一次佛道论道大会。

结束了这次大会的数珠丸和江雪抛弃了彼此之间流派的成见,齐心协力前往时政图书馆借了一堆书回来努力了解道教教义和思想,本着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思想一起研读《道德经》,还带动了本丸里一起学习中文尤其是文言文。在白夜每天读经讲经的基础上,本丸里有刀剑甚至一度想要和白夜一起修道,但是因为道家经典实在是太难懂了遂放弃。

在这样的氛围下,本丸里大家的生活非常的安稳平淡。和时间朔行军的战斗有条不紊,白夜带着大家一路推到了池田屋,正式进入了夜战模式。

短刀们本来就有练度,努力如药研甚至还是本丸里练度第二高的刀,但是由于短刀整体能力稍弱,白夜决定让短刀们一起去时政的活动图里提升练度。

风和日丽,莺丸捧着自己的茶微笑着看着白夜临字。白夜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放下笔:“莺丸,咱们有话就说,你这样我压力很大。”

莺丸笑意盈盈:“大包平。”

白夜叹口气:“天长地久。天地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是以圣人後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非以其无私邪!故能成其私。*”

莺丸一脸懵,白夜语重心长:“以退为进,何必如此心急?我又不是不让你去找大包平,你要相信去秘宝之里的大家,很快的,你别这样。”

二人对视,誓要让对方屈服。过了良久二人眼睛都要瞪酸,白夜叹口气:“我和你计较什么,着相了。”

莺丸还是听不懂白夜说的什么,但是捧着茶往门口走了两步望夫石一样望着本丸门口。

过了好久,去秘宝之里的两只队伍回来了。第一部队队长压切长谷部风风火火的冲进来:“不好了大人!有人受伤了!”

白夜把笔一扔:“什么!”

----------------------------------------------------------------------------

*出自《道德经》译文:天长地久,天地所以能长久存在,是因为它们不为了自己的生存而自然地运行着,所以能够长久生存。因此,有道的圣人遇事谦退无争,反而能在众人之中领先;将自己置于度外,反而能保全自身生存。这不正是因为他无私吗?所以能成就他的自身。反应了老子以退为进的思想。

无伤联队战为何有人受伤?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搞事预备,鹤鹤也要准备和白夜正式一起谈恋爱了~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