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糖糍粑

特色小吃,欢迎品尝~
主刀乱,鹤厨,爱全本丸
墙头众多,杂食
另在英美/楚留香中反复纵跳~

今天的药研姐姐!

 @达尔林普尔 婶子我对不住你,我想不到橘里橘气的药总。。。。钢铁直女哇的一声哭出来

将就着看,不要嫌弃我

因为药总已经嫌弃过我一波了QAQ

---------------------------------------我爱药总-------------------------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扛着锄头啊?

我去大阪城,天天挖弟弟,砍枪爹,削苦无,只是为了接回毛利呀!

一年n度,大阪城又开业了。勤劳的婶婶叫上刀刀们,再次出发前往地下。

不料出门前,突发了一件事故:极短刀们拦住婶婶,死活不让她和刀刀们去地下城,原因非常…………可怕。

“由于我长期不让药研出阵,只带着打刀们练级去大阪城,他久久不能上战场,又不能去接弟弟,所以情绪不稳,体内激素紊乱,产生了变异?”婶婶被惊吓出了高低眉。

一期非常严肃:“不是变异,是变性。”

婶婶扶额:“一期尼你开玩笑也有个度,时政有记录的刀剑变性是因为那位审神者怀孕造成的灵力不稳,我单身这么多年男朋友还不知道在哪你别这样。”

一期刷的拉开粟田口部屋的:“您看了就知道了。”

黑发紫瞳,白肤挺鼻,长腿细腰,胸前至少36C,如果不是面前人腰上熟悉的短刀,婶婶估计以为这是哪里来的性感小姐姐。

“哟,大将你来啦。”

婶婶蹭的一下拉上木门,又蹭的拉开确定不是自己起太早眼花了。一期提起婶婶的后衣领:“面对现实吧,我真的没有骗你。”

连滚带爬的扑腾到药研小姐姐面前,婶婶吓得脸都白了:“我真的没有未婚先孕!”

药研无奈扶额:“大将你冷静点。”

婶婶深吸一口气,回头冲门边的博多吩咐:“通知长谷部带着你们几个出阵,今天我就不去大阪城了。告诉长谷部让他加油,今天他要是能满级极打出来我第一个送他!”

药研无奈的看着自己面前的社畜婶婶:“大将我………”

婶婶双手合十:“平野前田,拉开你一期尼,我要做一件大事。”

平野和前田同时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但还是闻言抱住了一期的腿。婶婶目光坚定的看着药研小姐姐,然后头一低………

“小姐姐的胸好棒!”

我们仍然不知那天一期是如何在两把极短手中挣脱出来,并且暴打了婶婶一顿的。

只能说,大事都是让婶婶干死的。

 

药研灵力紊乱成为了小姐姐这件事很快传遍了本丸。狐之助检查了半天得出的结论居然真的是药研“长期不出阵,久久不能上战场,又不能去接弟弟,所以情绪不稳,体内激素紊乱”。婶婶鼻孔里塞着两个纸巾球,很严肃的把这一异常事件报告给了时政,而时政给出的回复是“静待一天,明天估计就好了。”

婶婶啪的关上笔记本电脑,对着药研小姐姐正襟危坐:“药研姐姐~”

旁边的一期额头上爆出几个井字:“主公你正常一点。”

婶婶很猥琐的笑了一下,目光朝药研的腿上瞟。一期忍无可忍,冲旁边吃瓜的乱问:“你真的没有再长一点的裙子了吗?”

药研闻言脸一白,婶婶很激动的站了起来:“小裙子找我要啊!药姐你要长裙短裙,格子百褶?我这里新买的lo裙还没穿过,哥特萝莉风的,你都可以穿!”

药研感觉自己今早起来发现自己变成女孩子都没这么心累过,只好开口:“大将啊……”

婶婶一脸痴汉:“药姐声音好温柔~”

药研尴尬至死,婶婶咳嗽了一下:“但是说真的哈,药姐你一定要穿短裤吗?我那里有短裙你可以挑战一下的。”

药研礼貌的假笑:“死都不。”

乱努力把一期挤开:“哎呀裙裙可以不穿,但是药研姐姐这会儿里面还是真空的可不行,婶婶件小衣服给药研姐姐穿啊!”

婶婶微笑:“我的小了,她穿不上。”

于是,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后,婶婶行动力满分的半绑架着药研小姐姐和乱一起去了万屋街。

万屋街,啥都有。婶婶连拖带拽的拉着药研走向一家从头到尾散发着一股浓浓少女心的店,药研几乎使出了自己和五花枪爹搏斗的力气想挣脱婶婶的束缚:“我不会穿那些衣服的!”

乱拿出自己极化短刀的实力死命拉着药研:“姐姐你不穿内衣会****的!”

药研作为一把千年老刀,没想到有朝一日会沦落到这般地步,一时悲从中来竟然就硬生生的被婶婶和乱拉近了那家粉红粉红的店。婶婶把药研往试衣间里一塞,开始肆无忌惮的选各种颜色各种样式的衣物,药研愤怒的从布帘子后面钻出一个头来:“你们到底要做什么!”

婶婶神采飞扬的回头:“我都好久没有来购物了,今天一定要买买买个够!”

终于,鸡飞狗跳的半个小时后,药研小姐姐被婶婶全副武装,小lo裙配高跟鞋,淑女的路过的几个其他本丸的一期一振看了足足五分钟都没认出来这是药研藤四郎。

心累的药研跑去拿了把折扇遮住自己的脸,结果被婶婶和乱一脸“你居然还会自己搭配”的眼神搞得生不如死。婶婶一幅人生圆满下一秒就原地升天的表情强势挽住药研的手:“来都来了,我们去逛街吧!”

女人逛街,会逛什么?药研自诩不懂风雅,也从来没有关心过这个问题。然而今天婶婶和乱几乎是实力向他解释了这个问题:她们先去了四家服装店,然后逛了五家饰品店,去了六个甜品店纠结堂食炸鸡还是外卖甜筒,最后在日暮西沉的时候到了第八家化妆品店试色。

踩了一天高跟鞋的药研小姐姐此刻心中只有一个想法:“穿着高跟鞋上战场的加州清光才是本丸里最厉害的人!”

坐下来柜姐拿来了五瓶粉底液打算给药研试色,药研本来就白的脸更白了:“这几个有区别?”

乱扫了一眼:“不要拿黄调的,药姐皮肤白,拿个冷色调一白的吧。”

药研满脸写着“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在做什么”,婶婶就直接多了:“买什么粉底,药姐皮肤够白了,拿点胭脂来。”

乱两眼放光:“那个时政推出的苏芳颜色!给药姐专用的啊!”

婶婶脸上笑一僵:“我………钱不够了。”

药研看着婶婶刚想说什么,婶婶已经一拍桌子:“但是为了药姐,这点钱算什么!买!”

柜姐已经殷勤的拿出了一盒苏芳给婶婶试色,婶婶拿指头沾了一点胭脂凑上去给药研上脸:“我们药研平时最努力了,帮我做了那么多事情,买盒胭脂而已,肯定要买的!”

两个人凑得足够近,药研可以清楚的看到婶婶眼下的乌青,婶婶把胭脂抹开:“我平时全靠着你们,现在也让我回馈下你们吧。”

婶婶仔细描摹药研的面颊和唇形:“药研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我最喜欢药研了。”

“所以药研一定要漂漂亮亮的!”

 

 

 

-------------------------------------------------------------------------- 

虽然没有懂婶婶的话语间的逻辑,但是药研小姐姐还是樱暴雪了。

淹了整个店,三个人打扫了好久。

第二天药研就恢复了,去大阪城杀了个几百战。

但是还是没有毛利………


评论(8)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