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糖糍粑

特色小吃,欢迎品尝~
主刀乱,鹤厨,爱全本丸
墙头众多,杂食
另在英美/楚留香中反复纵跳~

白夜(五)

哇我的FLAG完全没人理会,是因为我写的不好所以大家没兴趣吗?

那大家可以在这条下面评论我,一样点梗,时间到明早六点为止。。。。。

伤心,地下城还没有毛利,抱住我家鹤痛哭

前文请点头像查看,喜欢请点一个小红心小蓝手,你们的支持是我写文的动力

------------------------------正文的分割线--------------------------------

白夜一句“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让本丸诸位很是鸡飞狗跳了一下,然而狐之助用自己一年的油豆腐打赌表示所有新召唤出的注入了审神者灵力的刀剑男士绝对都是崭新的独一无二的个体,白夜绝对不会见过这位鹤丸国永。面对这个问题白夜也只好吞下满满的疑问,转而面对下一个问题。

按照狐之助的指引,白夜领取了几把时政给的短刀本体,学会做合成日课后正式给继承来的几把短刀注入了自己的灵力。这表示几把小短刀正式成为了白夜的刀剑男士。

使用了一点点资源锻刀的白夜看着莫名兴奋的刀匠有点犹豫:“我要不要再锻几把刀?这才几个人怎么去战场啊?”

狐之助赶紧拦下:“审神者大人,一次性出阵的刀剑男士只能有六位,您现在已经有了七位刀剑男士,第一次出阵还要留一位在本丸呢。您不如先出阵一次以后回来再锻刀,这个不急在一时的。”

白夜哦了一声,看了看自己麾下的众人。药研自告奋勇:“大将带着山姥切大人和鹤丸大人去战场吧,弟弟们可以帮助您熟悉一下出阵的相关事务,我来把这些资源收拾归仓好了。”

闻言白夜点头,指导着山姥切又往两个炉子里各投了一个all350:“那药研你守着这个炉子,我回来再召唤他们。”

药研平静的看着炉子里已经出现的一个4:00:00和一个3:20:00:“大将您注意安全。”

按狐之助说的配置好队伍,众人踏上了第一次出阵的道路。

 

注入灵力,金光闪烁后白夜已经带着几人来到了第一次出阵都会来到的战场:函馆。在弄清楚如何指挥刀剑出阵后,白夜身先士卒带着一队刀剑奔驰在函馆的道路上。根据骰子的指示,他们很快见到了一队时间朔行军。

狐之助点开自己的面板:“函馆是我们的时政已经进行过一定的时空干预的战场,您现在所面对的战场都是如此。时间朔行军不能对这段历史进行过多干预否则他们也会被时空吞噬,所以您只用把这些时间朔行军干掉就可以了,别的不用操心呢。”

白夜眯眼看了看这群可以说是怪物的时间溯行军:“他们是怎么产生的?”

狐之助一边指引白夜选好刀剑们的阵型:“我也不清楚呢。不过有传言他们是于历史不满的怨念所形成的,托身于刀剑显形妄图改变历史。因为怨念过强,所以只有刀剑男士才可以杀死他们呢。不过一旦杀死他们这些怨念就消失了,也是方便。”

对面的敌人只有两个,短刀们的练度稍高所以让山姥切和鹤丸上去试一下手。对面的时间溯行军看起来很弱,不过很快白夜就发现不是这么回事了:敌人打伤了山姥切和鹤丸。

白夜立刻拔剑冲了上去,但真剑必杀的二人已经干掉了时间溯行军。白夜眼睁睁看着敌人化为飞灰,危险的眯了眯眼睛:“狐之助,每次都会这样吗?”

狐之助赶紧拦住白夜:“大人,大人您别生气!这是第一次出阵我们都会遇到的,我马上回本丸教您怎么预防这种事情发生!”

白夜拎起狐之助:“那你刚刚怎么不在本丸教我?”

狐之助心说这是每个新手审神者的必修课我有什么办法,但还是一秒认怂:“对不起大人。。。。。。。”

白夜无心计较,把狐之助放下赶紧看山姥切和鹤丸的伤势。鹤丸倒是大大咧咧的:“没什么大事,染上鲜血才更像鹤嘛。”

山姥切拉起刚刚掉下的斗篷:“这样破破烂烂的样子更适合我。”

白夜气的好笑,捏起召唤器把众人带回本丸手入。正在本丸里收拾资源的药研惊了一下,看着白夜风风火火的带着受伤的二人去手入,狐之助充满委屈的向乱撒娇:“这是每个新审神者都要面对的,我也不想啊。。。。。。。。”

前田抱起狐之助:“所以你快去告诉大人怎么手入二位大人吧,不然她该更着急了。”

药研苦笑一下,跟着狐之助进入手入室给受伤的二人处理一下。白夜冷着脸给二人手入完,很严肃的警告所有人:“以后不许受了这么重的伤才回来,以后一有伤就回来让我手入!”

狐之助小步上前:“可是大人,他们是战士,这是战场,受伤是常事,不能一有伤就撤退,这仗不是这么打的啊。”

白夜深吸一口气:“是,这是战场,我们要打退敌人。但是,击退敌人也要让自己全身而退这才是真的胜利。”

“战场上一定会有伤亡,但是不是伤亡就是理所应当的。作为将军,我有必要保证我的士兵好好的回到自己的家。”

狐之助哑然,药研赶紧上前:“大将去制作几个刀装给大家佩戴上吧,这样可以让大家以后出阵的时候更安全呢。”

在了解了刀装怎么制作后白夜大手一挥做了几十个金球球:“所有人都佩戴好这个!不管出不出阵,这是确保你们安全的。”

所有人仔细戴上刀装,狐之助又介绍了御守的作用,白夜有些恼了:“那你刚刚怎么不说有这些东西?”

狐之助缩成一团,前田和五虎退赶紧上来给白夜顺气。白夜喝了口水平静一下用中文冒出一句:“福生无量天尊。”

所有人都没听懂这是啥。白夜一口气喝完杯中水:“御守怎么制作?”

狐之助打开时政的万屋页面:“这个没法做,得在时政统一购买。”

白夜盯着货币那一栏半天说不出话来:“甲州金?”

狐之助连忙道:“您每个月的工资都有的!绝对够用!”

白夜深吸一口气,从自己的袖子里拿出一块金灿灿的货币:“我没听说过这种货币,但是我有唐代天宝年间铸的金锭,可以用吗?”

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鹤丸更是接过翻来覆去的看:“我的天,这在我铸造的那个年代都是古董,您要用这个?”

白夜扶额:“我还没拿到自己的工钱啊。如果这个不方便,我还有几个银镯子什么的可以融了换钱的。”

狐之助看着白夜拿出来的首饰对比一下数据库觉得自己可能呼吸有点困难:“这个也是唐朝的古董了,您不必这样的!我可以打个报告给您预支一点工资让您买东西的!”

白夜点头,把拿出的金锭和镯子交给山姥切:“但是这个还是拿来备用吧,以后钱不够了就拿去换,我这里还多,切国,本丸的财政大权我就交给你了,我数术不好,你多劳心点。”

狐之助被白夜那句“我这里还多”给惊住,连忙把预支来的甲州金给白夜打到账上:“这是万屋的虚拟购买页面,上面只能用甲州金购买资源和御守一类的战场用道具,生活用品需要您去真实的万屋街用小判购买。当然!您的工资里也有小判的!我已经帮您预支了!回头您就可以安排人去万屋采购了!”

白夜嘟囔了一句“小判又是什么”后大手笔一次性买了10个御守:“先买着,以后所有出阵的人都必须佩带这个出阵,队长落实到位,谁不带告诉我。”

大家当然是很高兴能有御守佩带的,出阵的人一一由白夜亲手戴上了这个在其他本丸可能挺珍惜的东西。乱把御守揣在怀里眼睛亮晶晶的:“白夜大人以后您有了极御守可以让我戴上吗?”

白夜迷茫:“那又是什么?”

狐之助介绍了一下极御守和普通御守的区别:“极御守非常难得,一般的审神者很难入手,所以。。。。。。。。”

药研强势打断狐之助的话:“您不必在意那么多,我们不会让自己有使用它们的机会的。大将,天色不早了,您还是再带着第一部队出阵一次吧,战场上会有您意想不到的惊喜的。等您回来,锻刀炉里的刀剑也该好了。”

白夜看了看天色:“那我们出发吧!狐之助你说战场上也会掉落刀剑?那要不要少派一个人出阵?”

狐之助摇头:“不必的,您可以带着刀剑回本丸再让他们显形。”

山姥切出声:“白夜大人,不如我留下,咱们本丸今晚的晚饭还没着落呢,我去万屋街买点菜吧。”

白夜微微诧异一下什么,但未做声。前田向前站一步:“山姥切大人不熟悉万屋街,不如让我去吧,山姥切大人和鹤丸大人多去战场提升实力在现在比较重要。”

和几人商量后,白夜同意了这个安排,划了一大笔小判给前田:“你去买点柴米油盐,今天先对付一下,明天我亲自去一趟买东西。今天大家回来以后记着就要把自己需要什么写下来我好去买,明白了吗?”

众人乖乖点头,白夜匆匆带着几人又奔赴战场。前田收拾好行装准备出门,药研叫住了他:“等等兄弟。”

前田回头:“怎么了药研尼?”

药研有些为难:“咱们本丸,有人会做饭吗?”

场面一时尴尬起来。

药研深吸一口气:“失策了。之前的本丸里有人会做饭,但是这里咱们能不炸了厨房就好了。现在怎么办?”

前田看了眼锻刀炉:“这个三小时二十分的快好了,药研尼你可以锻一次看看能不能召唤出会做饭的付丧神。”

药研有点犹豫:“私自锻刀,不好吧?”

前田想了想:“可是让大家饿肚子是不是更不好?”

二人对视一眼,果断点头:“锻刀吧!”

----------------------------------------------------------------------------

甲州金和小判应该都是幕府才有的东西了,生活在平安年代的白夜小姐姐是不认识这两种货币的。

恋爱线还没有开启,最多两章我一定让白夜小姐姐和鹤球谈恋爱!

评论(1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