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糖糍粑

特色小吃,欢迎品尝~
主刀乱,鹤厨,爱全本丸
墙头众多,杂食
另在英美/楚留香中反复纵跳~

白夜(四)

恭喜我们白夜小姐姐的鹤终于出来了!

这么久了才出来我都唾弃我自己。。。。

---------------------------------------正文的分割线----------------------

被扔给白夜的狐之助是懵逼的。

一个小时前自己接到通知自己成为了一位灵力强大的审神者的狐之助,在什么情况都不知道的状况下自己走马上任,陪着审神者爬了99级台阶来到审神者的新本丸,呼哧呼哧给万叶樱注入灵力让本丸认了主,就和审神者的初始刀一起受到了巨大的惊吓。

“我是山姥切国広。……怎么了,那样看着我…….对于我是仿品这事很在意?”

面对突然自卑的初始刀,白夜吓了一跳:“啊?什么?”

山姥切国广立刻拉下自己的破布:“连仿品的话都不听吗?”

白夜连忙道歉:“没有呢,我在想明明是个很漂亮的孩子,为什么要用块这么脏的布遮住自己。你能把布揭开吗?”

山姥切国广立刻涨红了脸:“不要说我漂亮!”

白夜有些无奈的笑笑:“你既然要遮住就遮住吧,不过要小心不要妨碍自己的活动哦。我是你的审神者白夜,我来自华国,也是一把剑,以后请多多指教!”

狐之助吓得毛都炸了起来:“审神者大人,请不要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付丧神啊!”

白夜撸了一把狐之助的毛:“放心放心,我自己就是剑灵,不会被什么神隐的。”

山姥切国广的注意点有些不同:“阿鲁及来自华国?但您的日语。。。。。”

白夜拍拍山姥切国广的肩膀:“我很早就来日本生活了,是村上天皇的时代哦。我说话会不会你们听不太懂?教我日语的都是些宫内的女御,感觉自己说话和你们略有不同呢,要是觉得我发音奇怪一定要告诉我哦。”

“哦对了,以后不要叫我‘阿鲁及’。我不是你们的主人,叫我白夜就好。”

山姥切国广身上啪的飘出一阵樱花:“好的白夜。。。。。大人。”

白夜吓了一跳,狐之助赶紧解释:“这是付丧神樱吹雪了,表示他们心情很好呢。”

山姥切国广羞的差点钻地缝了,白夜笑的见牙不见眼:“真可爱。对了,你的名字好长,我可以叫你国广吗?”

山姥切国广摇摇头:“我还有两个兄弟名字里也有国广,您可以叫我切国的。”

白夜点头,抱起狐之助开始撸:“好的呢小切国~对了给你说件事情。”

山姥切又樱吹雪了一次。白夜把药研他们要来自己本丸的事情告诉了山姥切和狐之助,山姥切表示淡定接受,而狐之助则受到了惊吓:“为什么没人告诉我!”

又撸了一把狐之助的毛,白夜带着一人一狐往门口走:“我今天上任来的匆忙,有些事他们没有通传到位吧。我们去看看他们到了没。”

一排的军装小短裤此刻已经在本丸门口站好,白夜看着一群小正太心都要化了,狐之助明显感受到了白夜撸自己都用力了一点……….

“在下叫做前田藤四郎,长长久久,侍奉与您。”这是个穿着小斗篷的乖孩子。

“我名叫五虎退。那个……我没有真的击退老虎,对不起,因为老虎们很可怜啊!”这是个身边跟着五只可爱小老虎的孩子。

“我是乱藤四郎哦……你,要和我一起坠入迷乱吗?”这是个穿着小裙子的可爱男孩子!

只在本丸山上和藤四郎家的孩子们惊鸿一睹的白夜感觉自己得到了身与心的治愈,很开心的一人来了个摸头杀换来众人集体樱吹雪:“你们好你们好,我是这个本丸的审神者白夜,是来自华国的一个剑灵。以后大家不要叫我阿鲁及,直接叫我白夜就好,以后就请大家多多指教了!”

药研惊了一下,白夜想起什么似的回头拍拍药研的肩膀:“当然你还是可以叫我大将的,这个称呼我不排斥。”

乱凑到白夜身边:“那白夜大人,我可以叫你姐姐吗?”

白夜笑眼咪咪:“你想要个姐姐吗?”

乱捏着自己的裙边有些不好意思:“我们有很多的兄弟,但是我很想要个姐姐呢。”

白夜点头:“我也想要你们这么可爱的弟弟呢。”

一旁的山姥切国广看的有些眼热,下一秒就见白夜很亲昵的拉着几个短刀走到他身边:“对了切国,狐之助说这个本丸要有一个近侍,就让你来担任吧,好像要负责本丸的日常什么的,咱们这个本丸刚刚成立,就辛苦你了!”

山姥切国广拉拉自己的斗篷:“好的白夜大人。”

狐之助扯扯白夜的裙角:“审神者大人,虽然您已经有了几把刀剑,但是还是请您前去锻刀召唤出更多的刀剑男士呢。”

已经有了这方面知识的药研赶紧给白夜科普了相关知识,白夜若有所思:“所以要近侍帮忙是吗?”

山姥切国广立刻低头:“这种事情,仿品是做不好的吧。。。。。。。”

白夜有些无奈自家近侍这种性格,但还是拉着山姥切往锻刀房走:“哎呀切国这么漂亮的刀,肯定可以帮我召唤出很棒的刀剑的!我相信切国!”

山姥切立刻脸爆红:“不要说我漂亮!”

两个人拉拉扯扯的终于来到了锻刀房,进门白夜就被吓了一跳:“哇这么多东西!”

锻刀房里摆满了密密麻麻的各种资源,多的人几乎无法下脚,狐之助灵活的在上面跳来跳去:“这是政府奖励灵力强大的审神者的初期补贴,审神者大人的灵力是目前已知的最强大的一位,所以补贴也非常多哦!”

山姥切和尾随而来的几把短刀立刻看白夜的眼神都不一样了,白夜只是笑笑:“那整理起来很费劲呢,一会儿大家一起收拾吧。”

勉强清出可以落脚的地方,狐之助帮白夜使用审神者办公系统调出锻刀的界面:“现在大家都是使用智能锻刀系统了,只要审神者把想要使用的资源的数目输入这里就可以让刀匠把对应的资源拿去锻刀了。”

小小的刀匠式神跑出来给白夜打了个招呼然后待命,白夜随手在办公系统页面上学着狐之助一样乱划:“这个有什么讲究吗?”

啥都不知道的山姥切国广看向药研,药研踮脚帮白夜把界面调到“世界纪录”那里:“这里可以看到不同的审神者使用了怎样的公式锻出了怎样的刀剑,一般ALL50是短刀………”

白夜一脸茫然:“哦?”

药研愣了一下:“啊大将不懂英语?”

白夜更愣了:“什么是英语?”

狐之助赶紧解释:“审神者来自非常古老的年代,只会说华国语和日语的。”

白夜虚心求教:“人老了跟不上你们的潮流了,那个药研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药研恍然大悟:“是这样啊。那个ALL的意思就是全部,就是所有的资源都只加入50份是短刀,除了玉刚其他100份玉刚400份是胁差,所有都放200份容易出打刀,所有都放350份什么刀剑都有可能,木炭砥石550份玉刚冷却材650份容易出太刀,有时也有大太刀,木炭玉刚550份冷却材砥石750份容易出薙刀,还有枪是………大将你要是记不住就看看世界纪录里大家是怎么锻刀的就好了。”

听的晕头转向的白夜听到最后一句话仿若救赎:“这样哈,那切国你所有都放350份看看效果吧。”

抱着五虎退老虎的前田凑到白夜身边:“白夜大人有想要得到的刀剑吗?”

白夜想了想:“你们的兄弟还有很多吗?”

药研点头:“粟田口的短刀很多的,我们还有一位大哥一期一振和叔叔鸣狐。”

白夜抱起地上一只五虎退的小老虎撸毛:“那就帮你们接回他们最好了。那我们下一把试试都放50份资源看看会不会给你们接回兄弟好了。”

五虎退很激动的看着熊熊燃烧的炉子:“说不定这次大人就可以接来一期尼呢!”

众人把目光投向炉子,才发现倒计时赫然正是3:20:00,白夜不明所以:“这是什么意思?”

药研激动的推一推眼镜:“这有可能召唤出几把四花的太刀啊!”

白夜更懵了:“四花?”

狐之助简明扼要的介绍了一下时之政府对于不同刀剑花数与刀剑刀种、稀有度和能力之间的关系,白夜听了嗤之以鼻:“短刀适合贴身使用,你让他和在马上使用的太刀比是怎么想的?说起来我的本体实用性还比不上后来的刀剑呢,那我的稀有度怎么说?都是几千年几百年的刀剑之灵,谁比谁高贵了不成。”

感受到白夜微微的怒气,狐之助果断闭嘴。药研和自己的兄弟对视一眼,心中升起一种说不出的开心。

作为人数众多的粟田口短刀,在古代他们绝对是众多富商豪强大名贵族的喜爱之物,但是在时之政府的规则下,短刀成为了弱势的一个刀种,这放谁身上都不会高兴。药研暗下决心,在日战自己或许不如打刀太刀厉害,但是到了夜战自己一定要好好表现不让大将失望!

白夜拿起一张狐之助说的“加速符”的咒文,回头问五虎退:“这次有可能召唤出你们的大哥吗?”

五虎退紧张的点头:“但是也有可能会召唤出江雪左文字大人、莺丸大人和鹤丸国永大人,他们都是四花的太刀。”

白夜若有所思的点头:“鹤丸国永?那个白白的付丧神?长得挺好看的。”

五虎退蛮激动的:“一期尼也很好看!”

白夜安抚的拍拍五虎退:“我见过他的长相,你家一期尼长得是挺不错,但是我觉得鹤丸国永长得更白净一点。”

几把短刀诡异的沉默一下,前田斟酌措辞:“我们原来的本丸里有一位鹤丸国永大人,他的性格,嗯,很………”

白夜已经把灵力注入了加速符:“不管了,还不一定是谁呢,先接来看看吧。”

眨眼间刀剑就铸造好了,山姥切国广帮白夜把刀剑从炉子里抽出来,只有光裸的一个刀剑本体,连刀拵都没有一个。白夜看了面红耳赤:“怎么这样的啊!”

山姥切国广赶紧说:“都是这样的,大家召唤出来是穿了衣服的,这个您放心。”

前田已经看见了刀剑上的铭文,虽然有微微的失望但还是很高兴的祝贺白夜:“恭喜大人得尝所愿呢。”

白夜眨眼:“啊?是你们大哥吗?”

前田摇头,帮白夜把手势摆好好注入灵力:“您马上就看到了。”

一阵炫目的樱花雨飘起,一个白的发光的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哟,我是鹤丸国永,我这样的刀突然到来,有没有吓到你啊?”

刚刚出现的鹤丸国永一个潇洒的转身把本就纷纷扬扬的樱花弄得更是到处都是:“哟,让我来看看我的审神者是哪位呢?”

白夜眯眼叉腰一气呵成,鹤丸也对上了白夜的眼神,不由一愣。

白夜突然开口:“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评论(7)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