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糖糍粑

特色小吃,欢迎品尝~
主刀乱,鹤厨,爱全本丸
墙头众多,杂食
另在英美/楚留香中反复纵跳~

婶婶今天又疯了(三)

久违的日常系列。

给《白夜》查资料的时候在萌娘上看刀刀们的资料,忽然发现刀刀们在极化后真剑脱得不是一般的干净啊,于是有了这个脑洞。

所以《白夜》明天更新,明天鹤球就会和白夜见面了。

说一下这个日常向本丸里的婶婶是四次元平行空间的我(但是也不是我),白夜是我闺女,两个完全不同哦~

--------------------------大阪城我只看重小判,毛利不存在的-----------------

又是一次活动至。大阪城又开了,活跃的藤四郎们又从哥哥手中接过了挖掘机的钥匙,开向了大阪城,为挖塌这个本来就很古老的建筑出力。

满级所以留守本丸的一期今天也在很努力的帮助婶婶处理本丸事物好让婶婶更好的去安排挖地的队伍。大前天婶婶送出了满级的平野让他前去修行,作为极短大队队长的药研非常期待又一位队员的归来,今天干脆就留在了近侍房里帮鹤丸算账。

是的,今天的鹤丸、一期和药研一人拿着个计算器很努力的在算账。本来算账这事是博多的领域,但是大阪城地下极化后的博多可以以刮地皮一样的能力拿到一般婶婶所获两倍的小判,所以本丸里这次“大阪城+未满级刀剑冲级”活动里博多是唯一一个极短大队出阵的刃。

不同于博多喜欢的拨弄算盘,婶婶给算账的三位配备了的是非常高级的科学计算器。一期对于这种现代高科技产物使用并不是非常流畅,对比下接受过婶婶私人教学的鹤丸简直是算账如飞。。。。。。。。(恋爱BUFF了不起哦!)

药研突然手下一停:“鹤丸桑。”

鹤丸刷的一下抬头:“啊?”

药研手微微颤抖:“你那里收入是正确的?”

鹤丸点头:“正确,大家一般都是远征大成功,带回来很多小判箱子的,攒了有二十多个没开,一般的小的小判箱子都开了,还有前几次的大阪城活动,现小判有四十万了吧。”

一期也刷的抬头:“四十万?不可能吧,我这里只有三十四万个小判,还是博多最新带回来了这次大阪城收获以后的数字。”

鹤丸和一期交换下眼神,鹤丸立刻模仿起了梵高名画《尖叫》:“啥!”

药研双手把鹤丸的头同时往下一按:“别吵,数字没错,这就是我要给你们说的。”

三个人一下子都坐齐。药研跑去打量一下确定婶婶没回来,拉紧了近侍房的门,很严肃的说:“我看了下,最近大家的支出很大。”

鹤丸努力回想:“大家的食物支出很正常,至少咪酱给大家加餐是和以前一样没有顿顿大鱼大肉的,零食也是大家自己买的,走公账的部分不多啊!”

一期连忙点头:“弟弟们也没有乱买东西,大家网购也很节制了。我看到连陆奥守都没有乱买东西!”

药研扶额:“我这里看了,主要是极短一队和极胁二队的支出超标。”

一期汗都下来了:“不是吧?弟弟们买什么了?”

药研连忙安抚已经吓坏了的一期:“一期尼我才是极短队队长,紧张的该是我你冷静点好不。”

鹤丸拿过药研负责的账册:“不是吧,你们会花什么钱?现在主要去的江户新桥你们不是基本无伤吗?苦无你都一刀一个了,怎么会花钱特别多?”

药研一脸难以启齿:“花钱……花在衣服上。”

一期立刻准备起身:“我去找乱,他又乱买小裙子了?”

鹤丸拉住一期:“等会儿,不是,乱的支出不是最大的,药研你怎么支出比乱还大?”

一期回头愣住了:“药研?”

药研双手捂住脸:“对不起……一期尼你听我解释………”

 

春光明媚,带着练级队回到本丸的婶婶和众人一人捧着个小判箱子,婶婶很高兴的和山姥切商量:“下午我拖个蛇皮袋来,这样大家拿着也不方便,我们拖着回来好拿些。”

博多走路生风兴高采烈:“我真的好喜欢地下城活动to!”

一脸春风婶婶走进庭院把小判交给交接的长谷部:“辛苦了,部部你今天和鹤丸一期他们去算账了吗?”

长谷部摇头:“鹤丸殿说仓库里的冷却材好像制冷出问题了,我和光忠去修冰箱了。”

婶婶擦了把汗:“制冷出问题了?冷却液不够了还是冰箱老化了?博多你等会看看要不要重新买个制冷器,夏天来了可别放坏东西了。”

博多点头称是:“那下午拜托大家把本丸里的冰箱和空调都检查一下,正好本丸里小判充足的说,一起看要不要换家电好了to。”

婶婶伸了个懒腰看向把小判哗啦啦倒进袋子的骚速剑:“但是也要注意呢,马上又要联队战了,十万魂的大包平虽然已经来了,但是我这次可一定要接回大典太啊!上次二十万魂都失败了,我们可不能向上次一样小判不足导致浪费时间了。”

说话间几人已经走到了大广间里,歌仙已经把今天的午餐摆好,照例是他做饭就会有的萝卜花。鹤丸一期药研三人已经正襟危坐,盯着自己盘子里的萝卜花恨不得那是朵真花表演一个现场开放。

婶婶潇洒的一个走位揽住面色僵硬的鹤丸的腰吧唧一口亲了上去:“亲爱的今天辛苦了,想我没?吃完饭把你们今天整理的账册给我和博多看一眼,接下来一段时间花小判的地方可不少呢。”

药研和一期浑身一抖,吓得帮歌仙端汤的大俱利奇怪的看了二人一眼,一旁的小贞把脑袋凑了过来:“你们怎么了?”

此刻本丸里在的所有人都到了,药研心一狠,拉着一期两人一个标准的土下座面向婶婶:“大将,我有事情想给你说!”

正在一边揩鹤丸油一边偷偷把手伸向盘子里的天妇罗的婶婶吓得手一抖,拿起的天妇罗又掉回盘子:“怎么了?政府开二次极化了?不是吧药研我好不容易把你练上50级的!”

鹤丸把婶婶摆正坐姿,自己也跟着土下座,惊得其他人一时都收拾脸上表情坐端。

婶婶拿起一张餐巾纸慢条斯理的擦手,脸上面无表情:“说吧,账目出问题了?”

博多一个激动站了起来:“什么!”

药研把头贴近地板大声说:“药研藤四郎代表极短一队向大将谢罪!”

婶婶立刻冷漠脸看向坐在一起的一脸懵逼的极短一队队员,新极化回来小夜都被吓着了,不知所措的看向极短一队的‘前辈’们。

大广间里落针可闻。婶婶绷了一会儿绷不住了:“行了你们都起来,有什么事情说清楚就好,一会儿晚上平野就修行回来了别吓着他。”

药研保持土下座的姿势,只头微微抬起:“大将,极化队伍超支了。”

婶婶愣了一秒:“超支?你们超什么支?你们出阵多,修复资源不算超支的。”

一期声音微微发抖:“是衣物……”

婶婶眯眼看乱:“你买小裙子了?怎么不带我!”

乱立刻喊冤:“我没买!我最新的小裙裙还是阿鲁及你买给我的呢!”

鹤丸双手捧上了账册,婶婶扫了一眼瞪大了眼睛:“不是,你们这是全身的衣服都全买了一遍?”

药研有苦说不出:“是这样的,我们的常装都是向时政统一购买的,大家都一样……”

长谷部反应了一下:“我知道了。”

婶婶立刻看向长谷部。长谷部清下嗓子:“阿鲁及,如果是极化部队的话,他们的衣物在真剑必杀后可能就没法补了。”

一直以来勤勤恳恳帮大家补衣服的歌仙和光忠也反应过来:“是的呢,极化后的诸君的衣服都破的很厉害,比如原来药研殿真剑后里面还会有一件衬衫,那个补一补扣子还能穿,现在那件衬衫好像都直接破成布条,补都没法补了。”

婶婶一脸绝望的看着药研:“怎么回事?谁解释下?”

一群极化短刀纷纷抬头望天低头看地,极胁也纷纷顾左右而言它。药研硬着头皮回话:“大家一般真剑必杀的时候都是受伤后很激动,为了和敌人拼命大家就把衣服扯了好打人一点,也没注意那么多……”

婶婶目瞪口呆:“所以你们的衣服不是敌人打的是自己扯得?”

药研舌头咬了一下自知失语,一期很尴尬的笑笑:“弟弟们也是在战场上太激动了。”

婶婶无力扶额:“来诸君先吃饭,我一会儿给本丸注意事项补充下条款,药研你先起来,这事我不追究了。”

惴惴不安的药研听话的和一期一起站了起来回座吃饭。很快,他就明白了为什么婶婶说这事她不追究了。

月明星稀,云淡风轻,一个美好的春夜,从加贺归来的平野藤四郎修行回来。近侍鹤丸国永,极短一队队长药研藤四郎,极胁二队队长笑面青江,粟田口大家长一期一振和叔父鸣狐,本丸总管家压切长谷部等人全数到场。婶婶很郑重的给平野佩戴上出阵的人才会有的御守:“恭喜修行回来。”

平野难掩激动:“是!请让我贴身守护您!”

婶婶微微一笑:“乖孩子,婶婶相信你。来这里有件事情要给你说下。”

平野一脸好奇,只见药研上前一步,拿出一本厚厚的《本丸注意事项》展开:“最新加上的第25条,极化后的刀剑如果受伤,在中伤后真剑必杀时不允许因为方便行动撕毁衣服,如有违反,欢迎检举,撕毁衣物者自费购买衣物不走公账,检举者有奖。”

目瞪口呆的平野看向婶婶,婶婶微微一笑:“具体原因回去问你哥。好了诸位,厉兵秣马收拾行装,我们再去大阪城!花出去的小判,我们得挣回来啊!”

----------------------------------------------------------------------------

平野真的是我写到月明星稀那里的时候回来的,缘分啊!

喜欢小蓝手小红心给一个谢谢~也请多多评论哦~~~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