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糖糍粑

特色小吃,欢迎品尝~
主刀乱,鹤厨,爱全本丸
墙头众多,杂食
另在英美/楚留香中反复纵跳~

白夜(三)

此文为鹤婶,虽然婶婶的鹤预计下章才出来。

审非人类,有OOC与私设,私设的部分后面会标出。

 @达尔林普尔 来我还是爆肝在五一前写了一章,爱我吗?

---------------------------接下来是正文--------------------------------------

局长很快就被一期一振和鸣狐客气的邀请去单独“品茶”,剩下尴尬的白夜和其他几个政府工作人员面面相觑。其中一位文质彬彬的眼镜男温和的笑笑:“让您见笑了。局长大人有时候就是这么不靠谱呢。”

白夜爽朗笑笑:“是个性情中人。”

眼镜男正襟危坐:“但是我们真的希望您能够成为一名审神者,您的灵力是我见过最为强大的一位了。”

白夜挥手,又是第一次出现在人们眼前时的荼蘼花雨,惹得五虎退的老虎蹦跶着去抓:“灵力?千年以前天皇的那群阴阳师可是口口声声喊着这是‘妖力’呢。”

眼镜男微笑:“灵力自天地之间来,您能领会运用,这是机缘。”

白夜斜眼看着眼镜男:“你是修道之人?”

眼镜男不动声色:“家母多年前寻访华国,得以有高人指点一二罢了。”

白夜叹气,收了花雨:“今日有缘于此间相见,想来确实是缘分。也罢,审神者是吗?多年前我倒是真见过一位与神明沟通之人,只是我真的能做到?”

几个工作人员对视一下,一个圆脸女人严肃道:“我们相信您可以做的很好。”

白夜耸肩:“那我为什么不去试试呢?”

 

转眼间白夜已经和几个工作人员回到了时之政府的驻地。高耸入云的建筑让白夜感慨万千:“曾经我也驾云而上,而如今人类也可以建这样的高楼了。”

眼镜男全权负责引导白夜接下来的入职手续:“在前往您的本丸之前,我们需要先对您做一个岗前培训。”

白夜打断他:“还没问阁下尊姓大名?”

眼镜男愣了一秒,笑的依然温和:“编号652,您就这样称呼我就好。”

白夜摇摇手指:“我知道你们日本人忌讳把名字交给妖精,可我不一样。姓名由父母所赐,标志着你与世界上的其他人的不同之处。我是华国人,华国人强调称呼对方名字是一种礼节。我一来就告诉了你们我的名字,我觉得大家对等一下吧?”

眼镜男刚想说话,就听见一阵压抑的哭声传来。二人一起回头,发现是一振秋田藤四郎在哭,而他旁边的药研藤四郎正在努力的和一个工作人员说着什么。

白夜立刻走了过去,伏下身拿出一方丝帕递给秋田:“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秋田哭得说不出话来,药研叹口气:“抱歉,我们是来做审神者阵亡后续处理报告的。”

四周一下子安静下来。眼镜男挥手从虚拟光脑里调出资料:“本丸E-458963,审神者编号ASE-5769?死因是。。。。。为了掩护第一部队撤退灵力枯竭被时间朔行军杀害,当场阵亡。”

药研想挤出一个微笑来,努力几次还是失败了:“政府说这个本丸失去灵力源,要解散。我今天带弟弟来,是来核实大家接下来的去处的。”

接待药研他们的工作人员看见上级领导来了也是头疼:“他们本丸的稀有刀剑还好,可关键是粟田口家的这些短刀,几乎其他本丸都有,也就没什么本丸愿意接收,我们也很难做啊。”

白夜把秋田的脸擦干净:“宝贝别哭了。来我这里有糖你要不要吃?”

秋田哽咽着接过白夜手里的一个糖莲子,白夜摸摸他的头顶,回头问眼镜男:“这种情况很常见吗?”

眼镜男沉默一下:“这是战场,死伤是常事。”

白夜也沉默了。药研深吸一口气:“所以,现在就是本丸里的秋田,前田,乱,五虎退和我没有去处了。那我把本丸其他人的去处先核实了吧。”

那个工作人员这点倒是处理很快,两下弄好了所有。药研很慢的收好所有的文件,拍拍哭成一团的弟弟:“走吧。”

白夜忽然出声:“等等。”

药研回头:“这位大将有什么事吗?”

白夜转头问眼镜男:“他们如果没有本丸接收会怎么样?”

眼镜男说的很轻,但白夜还是听清楚了:“回收,销毁。”

白夜深吸一口气,弯腰看着药研:“我现在还不是审神者,但我马上就是了,也就是说我马上就会有一个本丸。所以,你愿意带着弟弟们来我的本丸吗?”

药研和秋田瞪大了眼睛,眼镜男也惊呆了:“等等,大人这个。。。。。。。。”

白夜伸手制止了眼镜男的话语,目光笃定的看着药研:“你愿意吗?”

药研感觉眼眶酸酸的,他抑制住了这种本能,低头说:“我和您今天才是第一次见面,您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您既然即将拥有一个自己的本丸,那您完全可以召唤出属于自己的刀剑男士,而不是我们这些。。。。。。。”

白夜笑了起来:“我这个人吧,修道,但是相信佛家说的一句话,相逢就是缘。今天既然我在这里遇见你们了,相信这就是我们的一种缘分。再说了,看着秋田这么可爱的一个孩子哭得这么伤心,我也是会心疼的。”

药研看看还在哭泣的秋田,握拳下定了决心:“我明白了。”

“哟,大将,我呢,是药研藤四郎。还请多多关照我和各位兄弟。”

秋田抹了抹眼泪,也很大声的说:“我是秋田藤四郎,终于能到外面来了,好激动!”

白夜很开心的把两个人抱进怀里:“我是白夜,来自华国的一把剑。流落多主,相遇于此,按你们的说法,以后就请多多指教了。”

 

 

拜托那位工作人员去药研他们原来的本丸接来剩下的几把短刀,白夜暂时告别了药研和秋田。眼镜男头疼的揉着自己的眉心:“您还真是任性。他们听说您也是把剑可吓坏了。”

白夜目送药研和秋田一步三回头的离开政府工作大楼,理了理自己被弄乱的衣服:“有什么,没关系的,都是刀剑大家还亲切些。我们走吧,一会儿去我的本丸接这几个孩子。”

眼镜男长吐一口气:“其实在这里做的事情不多,主要是和您签一份劳务合同,对您进行一下关于灵力的使用教学。。。。。。。”

白夜想起了什么:“等等。”

眼镜男赶紧停下脚步:“怎么了大人?”

白夜严肃的看着眼镜男:“刚才被打断了,你还是没告诉我你叫什么。”

眼镜男苦笑不得:“我叫夏安。好吧这也不是真名,但是是个代号,您要叫就叫我这个名字好了。”

白夜点头:“好吧。”

夏安苦笑,赶紧带着白夜去了劳务部门签合同,又带着白夜熟悉了一下灵力的使用方式,扔给白夜一只头顶一撮白毛的狐之助:“接下来就是让狐之助带着您去您的本丸里正式任职了,我还有事,如果您有其他的问题,这会儿我可以给您解决。”

白夜想了想,很诚恳的说:“没有了。今天麻烦您了。”

夏安长舒一口气:“为您服务是我的荣幸。我的内线交给狐之助了,以后有困难随时联系我。祝您武运昌隆!”

等白夜的身影消失在了转换器中,局长终于出现了:“给白夜大人办好手续了?”

夏安点头,推一推眼镜:“一期大人没弄死你?”

局长赏了夏安一个暴栗:“说什么呢!不过叫你这个战略规划处处长亲自接待,你不会业务不熟练吧?”

夏安瞪了局长一眼:“呵呵。”

局长叉腰:“不过巫女大人那句‘命定机缘之人,万事转折之机’,还真是叫人琢磨不透啊。”

夏安耸肩:“那又如何呢。”

“接下来的故事,就看这位白夜大人自己如何书写了。”

----------------------------------------------------------------------------

很好,这样四舍五入婶婶已经有自己的本丸了!

写这章的时候正在挖地,写到药研和秋田的入手台词的时候我想“哎呀挖地的时候他俩来的挺勤的来了我看看台词好了”

结果连续五六个点一把刀都不掉。

于是我去了萌娘看入手台词是啥。

写到后面了掉了一把药总。

“咦咦咦咦怎么国服的入手台词和萌娘上写的不一样?!”

改改改

然后又掉了一把秋田,果然。。。。。。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