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糖糍粑

特色小吃,欢迎品尝~
主刀乱,鹤厨,爱全本丸
墙头众多,杂食
另在英美/楚留香中反复纵跳~

月色和醉酒

 @Twilight君 今天也喜欢药研 T君点的药审,憋了好久,还是短小。。。。

我慢慢写点文,明天看情况还是更一章白夜吧,你们都不猜敌婶的身份我觉得不好玩了。

以下正文。

审为一次性用完就完的审,和其他系列都无关。

--------------------------------正文---------------------------------------

婶婶并不会喝酒。

但是架不住本丸一群人都嗜酒如命。上至小祖宗,下到和泉守,连短刀都人人可以喝上至少二两清酒。加上光忠又会酿酒,从梅酒到各种花酿酒,整个本丸成天都浸在一股酒香里,人乍一闻,头都是晕乎乎的。

婶婶的酒量按照大家的说法是“极限也就是吃个酒酿鸭子”,平日里看着连红酒腌过的牛排都不许动。但偏偏每次婶婶晚上路过刀刀们设立的居酒屋,每次都会被喝高了的人拉进去逗她一样的给她喂上一口,非要看她被辣的吐舌头才肯放过她。而这样的结果,就是大家经常可以收获一只喝醉的婶婶。

不幸中的万幸,婶婶喝醉了并不闹腾,只是坐在那里一个劲的傻笑。当然这是有前提的,前提是来找她的人,千万别是药研。

所以当今天药研冷着一张脸打开居酒屋的门来找婶婶时,正抱着婶婶企图再让她喝上一口的次郎整个人就傻了。偏偏婶婶已经看到了药研,憋了憋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药研他们欺负我!”

药研斜靠在门边,面无表情的看着定格了的众人。过了两秒,婶婶被几乎是扔出门外,扑了药研满怀。药研无奈,只好越过婶婶的肩膀大喊:“下次别叫我再看见你们欺负大将!”

居酒屋里又是一阵大笑。药研揉一揉眉心,打横抱起婶婶,一步一步往隔了半个本丸的天守阁走。

婶婶大概是被抱的姿势不舒服,在药研怀里扭来扭去的,被药研不轻不重的拍了拍大腿:“别乱动,小心掉下去。”

婶婶委屈的瘪嘴:“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药研头疼:“为什么这么说?”

婶婶可怜巴巴的看着药研,絮絮叨叨的扳手指:“你是不是嫌我重了?我跟你说这不怪我,都怪咪酱,他做饭太好吃了,还要给我做小蛋糕,晚上还有夜宵。我跟你说,昨晚咪酱做的杏仁酥可好吃了!我想给你留的,但是包丁抢走了。。。。。。”

药研眉毛都没抬一下:“我知道,一期哥后来说他了。”

婶婶突然用力从药研怀里跳了下来,自己跌跌撞撞的走到台阶边缩成一个球:“你果然不爱我了。”

药研哭笑不得,也走到婶婶旁边蹲下:“又怎么了?我又怎么了?”

婶婶歪过头去不看药研:“你又说他。”

药研傻了:“我说谁了?”

婶婶拿脚尖划拉地面:“你说呢!我就不该去把一期带回来!”

事情是这样的。婶婶并不是一个欧审,所以本丸里很长一段时间是没有一期一振这把刀的。药研是婶婶的初锻刀,也是本丸资历最老的人之一,所以不得不肩负起带领弟弟们的使命。后来弟弟们变多了,其他刀派的弟弟也要拜托药研来带。看着药研辛辛苦苦的带着短刀们在池田屋七进七出,婶婶实在心疼,就和其他人商量一下,跑了几趟阿津贺志山,在带回了好几把搞事鹤和江雪以及无数的咪酱山伏小狮子后,看似樱飘雪实则累成狗的大家终于带回了一期一振。

婶婶本来以为有了一期带弟弟,药研就可以多陪陪自己了。但是由于一期等级太低了,所以药研其实还得带他哥升级。所以婶婶很快发现,药研是不用操心弟弟了,他得操心哥哥了,还是没陪着自己。

婶婶仗着自己喝了酒,颇有些撒疯:“每次和你说起什么,你都在说一期哥!你说说,为了他,你都推了几次近侍了?人长谷部帮你替了好几次班了!”

药研有点无力:“他不是也挺乐意吗?”

婶婶一下子哭了出来:“你还说!你就是不爱我了!”

药研蹲在婶婶旁边看着她从假哭变成了真哭,彻底慌了神:“我没有!这不是我哥刚来嘛,这两天过了他能独当一面了我不久回来了吗?”

婶婶抹一把眼泪,气冲冲的往刀铃走:“我把大家叫来,让大家评评理!”

药研赶紧抱住婶婶:“别,大家都睡了,你何必呢。乖大将,有什么事情明天我们再说不好吗?”

婶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好!你就是想着一期睡了不想吵着他是不是!我看透你了!我要去把鸣狐的小狐狸揍一顿,然后去自杀!”

药研头疼欲裂:“你干嘛要揍小狐狸啊?”

婶婶恶狠狠的看着药研:“你果然不爱我了,你都不拦着我自杀了。”

药研叹口气,抱住婶婶的肩膀:“因为守护大将的工作是交给我的啊,就算你想,我也不会让你自杀的。这是我的信念啊。”

婶婶终于冷静了一点,还是很闹脾气:“那又有什么,只要是你的主人,你都会这么说,不管是不是我。”

药研把婶婶的脸扳向自己,一字一顿的说:“不在乎别人,也不是别的。我会这样,是因为你是我的大将。你也不必为了一期哥吃醋,我会这样,是因为我想陪着你,所以我要让一期哥学会去照顾弟弟,这样我才能照顾你。”

婶婶哼了一声,转而抬头指着月亮:“今夜月色很美。”

药研失笑:“对啊,今夜月色很美。可是我不懂那些风雅的事,我只知道。。。。。。”

婶婶满脸问号,药研温柔的刮了刮婶婶的鼻子:“我只知道我想和你一起去屋顶看月亮,不想和一期哥或者别的任何人看月亮。今夜月色很美,但是在我心里,大将比月色更美。”

婶婶的脸爆红,药研微微一笑,发力把婶婶抱了起来:“不过今天晚上咱们还是别看月亮了,太冷了。改天我们一起去看月亮哦。”

“嗯。”

“大将你下次绕着居酒屋走吧。”

“还不是因为你,去粟田口的部屋必须路过那里!”

“这样啊。。。。。那我知道了。”

“你又知道什么了,╭(╯^╰)╮”

今夜月色很美,真的很美。

-------------------------------------------------------------------------

第二天粟田口全家搬家到天守阁旁边,鸡飞狗跳X1

结果婶婶看见一期天天在自己面前晃,坚决认为一期是为了自己身边的药研所以和自己住的这么近。

然后粟田口除了药研以外又全部搬回了原来的地方,鸡飞狗跳X2

婶婶终于满意了,可喜可贺。

评论(10)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