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糖糍粑

特色小吃,欢迎品尝~
主刀乱,鹤厨,爱全本丸
墙头众多,杂食
另在英美/楚留香中反复纵跳~

白夜(一)

此文文案本来在晋江,但是由于一些事情我不会再在晋江上发表文章了。

此文为鹤婶,审非人类。

有OOC,部分私设,会在后面注明。

小学生文笔,如果不嫌弃请给个小蓝手~当然希望大家踊跃评论哦~

----------------------接下来是正文-----------------------

公元2205年,时之政府为了和意图干涉历史的“历史修正主义者”对抗,将拥有唤醒沉睡刀剑力量的“审神者”和从刀剑中诞生的付丧神“刀剑男士”送往各个时代展开战斗。

当战斗进行到一定的阶段的时候,时之政府发现战斗力不够了。

不是审神者不足,是时之政府发现投放于战场上的诸位刀剑男士的本体表示自己的分灵太多,自身提供的灵力到了一个瓶颈,不利于战局的进一步扩大。

时之政府立刻明白过来,该投放新的刀剑进入战场了。

一般来说时之政府都是前往各大博物馆,请来专门的阴阳师召唤出刀剑的付丧神,请他坐镇于时之政府中,再通过特定的方式,这位刀剑男士的分灵就可以投放战场了。

于是时之政府赶紧联系各大博物馆,不过在联系上以前,有几位刀剑男士的本灵先打探到了什么消息,火速前往了时之政府的局长办公室。

时之政府的局长办公室里。

局长头疼欲裂的看着面前或笑或严肃的四个付丧神,笑的一脸无奈:“几位,这刀,不是走正规渠道拿到的吧?”

鹤丸国永非常干脆的把自己的本体当拐杖使,脸上笑容灿烂的比太阳更盛:“我们费那个劲干嘛,直接从仓库里找出来就好了。”

一期一振微笑着双手捧上还贴着库房标签的刀:“如果要有谁追究您的责任,我们来承担就好了,您不必担心。”

局长心中有一万句MMP想送给面前四位惹不起的大佬,可惜除了鹤丸和一期外,莺丸和平野一心只在打劫他的茶叶柜上,局长只有自认倒霉。

鹤丸把刀放在了局长办公桌上:“首先我得给你说清楚,这不是一把霓虹刀,这是把货真价实的华国刀。。。。。。。其实是华国剑。他是正儿八经的天皇御物,和我们四个的身份是一样的。我们查过来历,除了一句‘阴阳头安倍吉昌献于天皇’外我们看不到更多的资料。”

局长颤颤巍巍的接过刀,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阴阳咒文有些害怕:“安倍晴明的儿子献给天皇的?不会是什么。。。。”

平野很淡定的给一期递了杯茶:“如果真的有什么问题,量安倍吉昌也不敢献于皇家,你这个可以放心。”

局长连忙称是。莺丸仔细品着杯中茶水:“我和这把剑在天皇那里也算是邻居了,可我从来不知道这把剑叫什么名字。”

所有人回头看莺丸,莺丸温柔一笑:“连保管他的历代保管员,也只称呼他的编号,没人知道他的名字。”

局长忽然身上一冷,咽了口唾沫,低头凝视这把剑:“那我去找一下安倍家的后人召唤他吧。不过无名之剑,还是华国产的,有点麻烦啊。。。。。。。”

四个人同时一愣。局长撑头叹息:“华国那边的话,一直不允许我们召唤华国刀剑。华国那边历史都几乎有专门的守护灵守护,比检非违使高级了不知道多少,所以时间朔行军不敢动那边的历史,他们也由此不对这事有什么共情。而对于华国方面来说,是完全不可能把自己国家的刀剑借给我们的,那都是他们的国宝中的国宝。所以即使华国一直派有灵力的审神者援助我们,这方面他们可也没松过口。”

鹤丸单手撑在局长办公桌上,眼神玩味:“哇哦,原来还有这个讲究啊。。。。。。那你还是先让阴阳师把他召唤出来吧!我真的很想见见他!”

局长嘴角抽搐一下,这位大佬根本没想什么召唤新的付丧神,关键就是想见见这位千百年来从未见过的邻居吧?

 

 

 

很快安倍家的后人就来到了时之政府。两位阴阳师仔细端详了古剑上的阴阳符文,先抄录了一份备案:“这可是平安年代的真东西,还是安倍吉昌所绘,千金难求啊!。”

一旁研究古代文物的专家则侧重点不同:“根据测量看是华国古物,年代可能比平安时代早很多!我倒觉得这个形制有点越王勾践剑的意思。”

一群文物专家纷纷点头赞同。过来看热闹的小乌丸歪头:“能有多早?比为父还早?”

一个女研究员沉吟片刻:“可能这把剑锻造出来的时候,日本还没有进入文明社会吧。”

众付丧神纷纷一惊,鹤丸和一期交换一个眼神:“这可真是吓到我了。。。。。。。我们是不是该换把剑拿的?”

局长听到这把剑的历史时已经没有言语了,只能无力的询问两位阴阳师:“可以吗?”

阴阳师摸摸后脑勺:“其实吧,这个咒也就是个睡眠咒,解了这把剑的剑灵也就直接醒了,不像其他付丧神那么麻烦的。”

“但是我们不知道当年吉昌大人为什么让这位剑灵沉睡,所以等他醒来,你们要有点思想准备,万一是个不好惹的主,我们估计降不住。”

笑呵呵喝茶的三日月宗近轻轻把手扶上自己的本体:“哦呀,那我们也还在这里呢,不怕的。”

看热闹的源氏兄弟闻言也立刻兴奋起来,髭切更是笑眯眯的说:“不管是人是鬼,都斩给你看哦~”

三日月放声大笑:“甚好甚好,我们一起来吧,毕竟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啊。”

几个平安老刀一边笑着一边做好了准备,膝丸更是刀都要抽出来了。局长叹口气站直严肃道:“开始吧。”

阴阳师们交换下眼神,两人同时起手做准备。

一阵金光四射,漫天花雨就此落下。

不同于一般付丧神召唤出来时的漫天樱花雨,这是一阵炫目的荼蘼花雨。不知从何处传来了一阵怪风,骤然让这阵花雨散乱开来,落了众人一身。

局长慌忙拂去自己身上的荼蘼花瓣,就听到一个声音传来:“是谁?”

一群付丧神齐刷刷懵掉,这个声音是女声!

荼蘼花无穷无尽一样,过了好久铺满了房间后终于停下。众人终于看见了摆放剑的地方坐着一个怎样的人。

白发三千丈,身上的红衣却如火炽烈。女剑灵眉目如雪,连带睫毛都是雪白的,嘴唇也是淡的几乎没有颜色。女剑灵漆黑的眼眸轻轻看向局长,局长便已经觉得自己血液都被冻结了。

女剑灵歪头看了看在场被荼蘼花弄得有些狼狈的众人,抬手,荼蘼花瓣如烟消失不见,正在整理自己刘海上花瓣的膝丸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差点把自己发型弄乱。

阴阳师们不由后退一步,所有人也都感受到了,这个女剑灵身上强大的灵力。

女剑灵跳下桌子拿起古剑,刷的抽出三尺青锋:“是谁把我弄醒了?”

局长差点跪下去了。按说现在刀帐上的一众大佬级别的付丧神本灵他都有接触,但是压迫这么强的本灵,他从未见过。

三日月宗近手搭上刀鞘,微笑着向前一步:“抱歉扰了阁下清梦。我们是刀剑付丧神,现在请阁下醒来有要事相商。还不知阁下尊姓大名?”

女剑灵微微一笑,挽了个剑花剑锋直指三日月:“刀剑付丧神?扶桑人口中的器物之灵吗?”

三日月面色不变:“正是。”

女剑灵收剑回鞘,抬眼看了一眼三日月,转开了头。三日月有些尴尬的笑笑,随着女剑灵的眼光挪过去,发现她竟然在盯着髭切和膝丸看。

髭切的刀都要拔出来了,膝丸更是紧张到咽了口唾沫。女剑灵走了过去,在他俩三步开外站定,看了膝丸半天。膝丸被看的浑身发毛,大着胆子问女剑灵:“你看我干嘛?”

女剑灵噗嗤一下笑了出来,伸手去摸膝丸的脑袋:“膝丸不记得我啦?你不是还说要给我当小弟吗?”

膝丸当场宕机。髭切身上的黑气几乎实体化:“阁下到底是谁?请不要调戏我弟弟!”

眼看髭切就要一记居合斩使出斩向女剑灵,膝丸终于反应过来:“阿尼甲!这位是乐阳公主的佩剑!”

女剑灵叹了口气:“终于记起我来了。”

“吾名白夜,昔者楚司马之剑,流落多主,随唐朝乐阳公主下降扶桑。”

名为白夜的女剑灵眉眼弯弯的看着众人:“看样子我睡了很久啊,谁来给我说说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呢?”

-----------------------------------------------------------------------

安倍吉昌:安倍晴明次子,阴阳头,也是个很厉害的阴阳师。

乐阳公主:历史上肯定不存在的~私设为唐宗室公主,下嫁给了天皇。

司马:管理军事的官。



婶婶不是和鹤球的本灵在一起的,她会有个自己的本丸的。

如果有兴趣请给个小蓝手~

以及下一次更新不知道啥时候能掉落,但是大纲早就理完了,所以有时间就会写的很快的。

评论(10)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