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糖糍粑

特色小吃,欢迎品尝~
主刀乱,鹤厨,爱全本丸
墙头众多,杂食
另在英美/楚留香中反复纵跳~

婶婶今天又疯了(二)

鹤丸再浪,是我婚刀! 

要不是为了那套纸笔,我真的不想打江户城了。。。。。

---------------春天是恋爱的季节--------------

地下城的任务结束了,本丸恢复了安宁。

一期一振和五虎退正在本丸里浇花。婶婶去年种下的迎春花终于开花了,混在原来的七里香花架上稀稀拉拉的。一期一振私以为婶婶这样妄想花架上四季都有花是不可能的,就算可以把菊花和水仙连盆端到花架上,他也不认为迎春和七里香可以种在一起保持两季都有花。

宗三走了过来:“一期先生,主公在找你。”

一期惊讶的放下水壶:“是找我?要我去找药研吗?”

宗三笑了起来:“一期先生,你才是粟田口的大哥啊,主公找你谈谈你弟弟们的问题。”

旁边的五虎退接过一期手里的水壶:“一期尼,你快去吧,不要让主公久等了哦。”

一期想了想应该不是找他说出阵的事情,于是整整衣服赶紧去了。

 

本丸主公的办公室里,一期到了才发现人一点都不少。近侍鹤丸国永,极短队长药研藤四郎,不知道来干嘛的三日月宗近,加上办公桌后的主公,四个人围坐在桌子四方,一期一时不知道自己该坐在哪里。

婶婶抬头:“一期来啦?来过来坐。”

坐在婶婶对面的药研主动朝鹤丸那里挤了点,鹤丸顺势朝婶婶那里挤了点,一期跪坐下,还是挤。三日月也朝婶婶那里挤了点,这下小小的桌子旁可算坐下了五个人。

桌上有一盘色泽鲜艳的草莓,婶婶捻起一个:“一期啊,今天我是来和你说一下关于你弟弟们的极化问题的。”

一期了然。现下本丸的极短队全员都是粟田口的短刀们,极胁中也有双子这两个粟田口的小哥哥,所以婶婶说又要送弟弟们去修行一期一点都不惊讶。

婶婶细心的摘干净草莓叶子:“嗯,现在本丸里可以去修行的有你家的平野和包丁,左文字家的小夜也可以去了。所以这次我和江雪、宗三还有歌仙商量了一下,觉得还是让小夜先去修行,毕竟他的等级要高一点,一期你觉得呢?”

一期小小讶异了一下,很乖巧的点头:“我听主公的安排就好。”

婶婶不急着吃那颗草莓:“那,一期尼你回去好好和弟弟们说一下这件事,好好沟通一下,你懂吗?”

药研牙疼一下:“大将,早上那件事您真的不要生气,包丁他不懂事,您别计较啊。。。。”

婶婶慢条斯理的把草莓送进嘴里不说话,药研只好低声给一期解释早上发生的事情:“今天早上包丁给大将说了他想修行的事情,主公早就答应了小夜,就没同意包丁的要求。”

一期如临大敌:“那包丁说什么了?”

药研苦笑:“包丁说‘主公自己不可能是人妻,还不许我去找家康公询问关于人妻的事情吗?’。”

一期脑袋一下炸了。包丁捅大篓子了。

 

在这个故事开始之前,我们先来了解一下本丸里的情况。

本丸里恋爱自由,婶婶鼓励支持刀刀们去寻找自己的真爱,所以本丸里和泉守和堀川早就喜结连理,冲田组每天发糖不断,石青每次祈福都感觉是在举行婚礼。而婶婶也是有男朋友的,但就是这个男朋友的问题,有很大的麻烦。

在婶婶当年还是一穷二白的时候,本丸里只有初始刀山姥切国广和寥寥几把短刀,这时候时政送来了温暖,一振太刀,四花太刀鹤丸国永。

婶婶第一次见到鹤丸,就被深深的迷住了。鹤丸刚刚做完自我介绍,突然就看见自己的阿鲁及拉住了自己的手,非常认真的问:“鹤丸先生,你有女朋友吗?”

一旁的粟田口临时大哥药研连忙捂住了懵懂的弟弟们的眼睛,而当事刃鹤丸国永先生笑的一脸灿烂:“哎呀这是什么新的惊吓吗?这可真是吓到我了。不过,我没有女朋友哦~”

婶婶咽了口唾沫:“那你可以做我男朋友吗?”

鹤丸愣住了。紧接着一个温热的吻就贴到了他的脸上,而耳旁传来了乱的惊叫。

但无论怎样,鹤丸就这样成为了婶婶的男朋友。作为本丸最早的情侣,婶婶和鹤丸天天发糖不断,鹤丸靠着恋爱buff还超越所有刃成为了本丸第一个满级的刃。

不过很快一个人的到来打破了这个事情,那就是一期一振。

鹤丸作为本丸里离婶婶最近的刃,拥有婶婶电脑和手机的使用权,由此也可以看到婶婶平时看的论坛网站这些内容。由于婶婶自己是个脆皮鸭文学爱好者,懵懂的鹤丸为了了解自己女朋友到底都在看些什么,也点进了那些tag。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婶婶要看自己男朋友和别的男人的脆皮鸭文学,但是毫无疑问,鹤丸懂得了啥叫“三日鹤”和“鹤一期”。。。。。。。

所以当单纯善良软萌可欺的一期一振来到了本丸时,鹤丸的好奇心爆发了。

“一期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呢?为什么大家喜欢把一期和我组成cp呢?”这是鹤丸最早和一期接近时的内心疑问。为了解开这个疑问,鹤丸开始上蹿下跳的不断出现在一期周围。

可怜的一期,不是那种外面本丸白切黑的腹黑吉光,作为一个本丸里纯良无害的软萌草莓,在受到鹤丸不停的“接近”之后,他陷入了深深的苦恼。

终于他向自己的弟弟发出了疑问:“鹤先生为什么对我那么好奇呢?”

弟弟们调笑着说:“是不是鹤先生喜欢一期尼啊?”

只是弟弟们状似无心的一句调侃,但是一期是真的陷入过苦恼:“怎么会这样呢?我和鹤先生之前发生过什么吗?是在我被烧之前吗?.....”

感觉自己就要被NTR的婶婶紧急和一期进行了谈心,但是由于婶婶当时太过心急,这件事被刚来本丸的包丁知道了,所以婶婶在他的心里变成了“狠心拆散自己哥哥和真心喜欢自己哥哥的刃的人”,婶婶从一个妙龄少女活生生被误会成了言情剧里恶毒女二的角色。

误会大发了。

不过之后之后一期还是和鹤丸保持了很好的关系,原因是由于本丸开荒时期鹤丸作为主力实在是对粟田口的小短刀们照顾有加。不过有好事者还是说,自己本丸里还是有一对隐形的“鹤一期”存在着。。。。。。

本来就够乱了,后来更乱了。因为婶婶接回了三条的老弟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宗近此刃,从来都是一个腹黑的存在。他一开始就知道自己和一期曾经是“丰臣夫妻刀”的事情,而三条宗近和五条国永之间的关系三日月对鹤丸也有非常高的情感加成。于是切黑的三日月开始了孜孜不倦的骚扰鹤丸和一期的日常,并深以为乐。

从此本丸里几人的关系被传唱成了一段奇怪的故事:“三日月对自己曾经的爱人一期念念不忘,但是一期由于大火的原因忘记了自己和三日月之间的事情,三日月悲痛欲绝,移情别恋了鹤丸。鹤丸出于好奇去了解了男友的前男友一期,却被一期所吸引爱上了一期。但是邪恶的婶婶垂涎鹤丸的美貌,逼迫鹤丸从了自己。鹤丸以泪洗面,日渐消瘦,都快要碎刀了,但是婶婶还是不肯放过他和自己心爱的刃在一起。。。。。”

婶婶听到这个故事时,差点摸起旁边鹤丸的本体和这个故事的主笔人乱藤四郎决一死战,还是一期土下座才从婶婶刀下救回了可怜的乱一命。

没有刃真的把这个故事当真,婶婶是这样认为的。但是,看样子包丁是本丸里与众不同的那一个。。。。。。

 

回忆到此为止,一期不由捂脸。婶婶恶狠狠的嚼着草莓,一期觉得那不是草莓,那就是自己。药研脸都要低到胸口了,完全不敢看婶婶的眼神。

三日月也拿了颗草莓把玩:“一期君啊,看样子包丁真的是误会大了。”

一期和药研动作整齐的土下座:“主公/大将,我们会好好教育包丁的!”

鹤丸给婶婶顺口气:“好啦好啦,反正是误会啦,你别和包丁一番见识啊。宝贝你都是我媳妇了,怎么不算人妻呢?”

婶婶一脸委屈:“我好好和你谈个恋爱,他都误会到天边去了好吗?”

一期脑门上汗都出来了,婶婶一拍桌子:“我不管,一期你去叫包丁给我写检讨,三万字,手写!什么鬼啊。。。。。”

药研头如捣蒜:“肯定的!大将你不要生气了,生气伤肝。。。。。。”

婶婶更委屈了:“伤肝,伤肝怎么了!一期啊,你是假的草莓吧!地下城那么久都没接回毛利,你看看别人家的一期!我都肝硬化了,绿毛都只有石切丸!”

一期赔笑,鹤丸赶紧把背后的清肝明目茶拿来:“哎呀,这次不是毛利掉率低嘛,下次,下次一期肯定能把毛利带回来的,是不是一期?”

一期连忙点头。婶婶一口喝空杯子里的水,还是气鼓鼓的:“不管,一期尼你自己去教育包丁!他现在和小夜一起在江户城下,你监督他早日满级,赶紧让他去见家康公见他的人妻去!”

从婶婶办公室落荒而逃,药研掏出手帕给一期擦汗:“兄长,一会儿我去和包丁说这件事吧。”

一期摇头:“还是我去吧,药研你最近才从地下城出来累了,这种事我来就好了。”

药研微微一笑:“没事的兄长,给你分忧是我分内之事。我可舍不得你辛苦啊。”

一期盯住药研紫晶色的眼眸,脸微微一红:“嗯。”

二刃手拉手回粟田口部屋了。微风吹过,一片樱花掉落在了走廊上。



---------------------------------------------------------

所以其实一期的正房是药研啊,还是药一来着~~~


评论(5)

热度(24)